抖阴视频直播

      修仙士会沉睡吗?

      当然不会!

      修仙的“睡眠”,就是打坐。

      即使修为尽失,苏晓宁依然保留着多年来的打坐习惯,只不过现在他换一个姿势,躺在地板上“打坐”而已。

      五心朝天(两手心两脚心加上百会穴),人体就像一座金字塔,与宇宙沟通,获取星力灵气,从而增加修为,就是一个修仙者的日常功课。

      在这种状态下,进入无我境界的苏晓宁,感觉偏偏非常灵敏。

      以苏晓宁现在战五渣的修为,只要他愿意,依然能够感受到周围五十米以内的任何动静。

      “嗖!”

      一道绿光从窗户缝隙射了进来。

      苏晓宁早已经察觉到异常,他不会认为刀疤脸他们就会就此罢休,这几天一定会过来找茬,更加不会“沉睡”过去。

      伸出两只手指,铁钳一样夹住了射向自己裆部的飞刀,苏晓宁心中好不恼火!

      “这是一个变态,一出手就要我的命根子!”

      他随手一挥,飞刀飞出窗户,原路返回,朝对面顶楼上的黑衣眼罩人飞去。

      然后一跃而起,身体飞出窗户。

      黑衣人看见自己射向目标的飞刀,居然朝自己飞来,心中不由大惊!

      “小李飞刀,刀无虚发,这怎么可能!”

      黑一人看见自己发射出去的飞刀朝自己飞过来,那速度那力量,只会比自己更快更强更准!

      而且,他还看到目标从窗户里飞了出来,然后迅速的飞檐走壁攀上八层楼顶,正准备朝自己扑过来!

      “好强!”

      黑衣人此刻才明白,徐少爷交代的话没有错。

      自己先前,

      轻敌了!

      眼看飞刀向自己额头正中飞过来,黑衣人发现自己居然被飞刀的杀气锁定,避无可避!

      “只能动用第二把飞刀了!”

      黑衣人一咬牙,摸出袖子里藏着的金色飞刀,腰子一拧,甩了出去。

      作为“飞刀王”的传人,他师父在他下山的时候,只送了三把飞刀给他,并且交代说:

      “你下山以后遇到强敌,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因此一把飞刀就够了。

      第二把黄金飞刀,保命用的,打不赢就跑吧!

      第三把红色飞刀,你不到万不得已不可动用,那是用来自尽的。记住,死了也不要说你的飞刀王的弟子。”

      现在,

      就是保命的时候!

      “叮!”

      两把飞刀在夜空中,刀尖相撞!

      针尖对麦芒,

      非常准!

      黑衣人的飞刀技术,

      不是一般的准!

      刀尖相撞的声音没有多大,没有惊醒小区里的居民。

      夜空中金光一闪,两把飞刀凭空消失了!

      于此同时,黑衣人感到一股血腥味涌上喉咙,嘴角冒出黑血。

      那是他的本命飞刀被毁,造成的内伤。

      然后黑衣人顾不得那么多,因为强敌已经出现在空中!

      此人让黑衣人瞳孔急剧收缩:

      一头黑发的长发飞舞,就像雄狮的鬓毛一样威风凛凛。

      一身皮衣在朦胧的月光下似乎散发着让人迷乱心悸的黑气,那似乎是……

      魔气!

      一双锐利的紧盯着目标的狼一样的眼睛,

      一只充满力量,似乎扯出风雷声的拳头,迎面而来。

      此人极为凶猛!

      那拳头上蕴藏着至少五百斤的力量,不可力敌!

      “难道是地级武师?!”

      黑衣人心中大骇,出拳达到500斤的力量,是地级武师的标准。

      而他一个玄级武师,最大的攻击力只有400斤!

      不可力敌,只有躲闪。

      黑衣人仗着自己身法灵活,紧急偏头扭腰,堪堪躲过夺命一拳。

      然而刚猛的拳风从脸颊上刮过,就像刀子一样让皮肤火辣辣的生疼,眼罩也被刮掉!

      黑衣人不敢恋战,拔腿就跑。

      师父的告诫犹在耳边:

      “第二把飞刀被毁,你有多远滚多远,保住性命才是上策。”

      黑夜中,黑衣人的身影就像一阵风似的飘过屋顶,顺势飘到另外一栋楼的楼顶上,然后马不停蹄的继续奔跑。

      “这家伙身法不错,本体战斗力在6左右,飞刀的战斗力为7,可惜胆量不够。”

      苏晓宁紧随其后,两人的距离保持在三米之内。

      今晚过来的搞事情的只有这个黑衣人,苏晓宁不需要担心陈小灵的安全,“穷寇必追”!

      必须查出来他们一而三再而三过来搞事情的原因,不然永无宁日。

      虽然苏晓宁的修为被毁,但是他的神识在成神液的修复下,恢复到两成左右,能够迅速的判断出对方的实力。

      神识力,

      是修仙士与凡人的分水岭,就是天级武师,也没有办法修炼出神识力!

      “吭哧吭哧……”

      黑衣人跳了三栋楼顶之后,呼吸急促起来。

      他毕竟内伤在身,在苏晓宁的紧追不舍之下,渐渐吃不消了。

      “难道,今晚要逼我祭出第三把飞刀?”

      黑衣人心里一阵悲哀。

      “不!我还年轻,绝不能现在就死去!”

      想到这里,黑衣人停住脚步猛地转过身来,死死的盯着苏晓宁。

      即使没有朦胧的月光,苏晓宁也能看清黑衣人二十来岁的脸庞,模样还不错,一双亮晶晶的细长眼睛,给人留下印象。

      “怎么,不跑了?还是跑不动了?你受伤了。”

      苏晓宁在黑衣人一米多的距离处停了下来,气定神闲的说。

      “你很强……你到底是谁?”

      黑衣人喘着粗气问。

      “你是谁?为什么要偷袭我?而且下手还……那么龌龊?”

      苏晓宁抱着胳膊,嘴角上扬。

      其实他心里很想一拳打爆黑衣人,这家伙太不人道了!

      居然用飞刀偷袭本公子的命根子,岂不是要毁了本公子一辈子的幸福?

      “这位……高手,在下是奉命行事,并不是有意冒犯,还请……见谅。”

      黑衣人似乎感觉到苏晓宁冷笑背后的杀意,连忙抱拳道歉,姿态低调起来。

      “奉命行事?谁的命令?”

      苏晓宁不动声色的问。

      其实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应该是徐子豪指示黑衣人过来的。

      苏晓宁很奇怪,自己只是与陈小灵刚刚重聚,值得那个徐少爷如此大费周章的派人过来对付自己吗?

      难道陈小灵对徐少爷非常重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