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俺去也影院

      比起昨晚,现在的四爷是较清醒的。但是身体的炙热,并不亚于昨晚。

      四爷强势的吻上香香用贝齿咬着嘴唇的地方,双手一只固定着香香的头,一只搂着香香的腰。

      香香的双手紧张的拉紧了四爷的衣服。

      这是香香的初吻呀!

      对于两个香香来说,都是初吻,香香心里非常笃定。

      香香脑子已是一片空白,被舔过的伤口和正在被描绘着的唇瓣,酥酥的、麻麻的······舒服极了。

      香香的嘴唇真的很软,可是,四爷越来越不满足,他想品尝香香更多的味道。搂着香香的手,悄悄地伸进了香香的袍子里。

      好甜!

      香香的味道,如同四爷想象的一样甜蜜。

      原来,亲吻,可以如此的美好!四爷心里感叹。

      四爷早已有妻有妾,而且又正是青春正盛的年纪。可是,四爷一来不好色;二来,四爷本性清冷,妻妾多少都是畏惧于四爷的。

      所有,这样仔仔细细的吻一个女子,这也是四爷的第一次。原来,只是嘴对嘴的亲吻,就可以让人如此心旷神怡。

      四爷情不自禁的加深着这个吻,在人家衣服里的手,也开始不规矩的到处游走起来。

      四爷的亲吻、四爷的抚摸,让香香身体的疼痛感被说不清的快感所代替。

      不行!不行!不能再继续了!

      四爷艰难的把自己从香香的嘴唇上,身上,撕下来。小心翼翼的的推开香香。

      刚刚感觉身体舒服一点的香香,一被推开,就不乐意了。双手急急的环上四爷的脖子,睁开水汪汪的大眼睛,委委屈屈的看着四爷。

      眼眶红红的,眼看泪水就要溢出来了。四爷看着心都疼了,可是不能再这样莫名其妙的要她了。

      特别是刚刚香香已经表示过,不要四爷负责。

      是不是昨晚上的香香,是因为药物的关系,不得已,才和自己在一起?

      否则,她有意识的时候,为什么那么着急的和自己撇开关系?四爷还从来没有勉强过任何一个女人。

      “香香可知道爷是谁?”四爷狠着心,双手却不敢用力的推开香香的身子,让香香看着自己的眼睛。

      “是爷!”

      “是谁?”

      “是四爷?”

      “爷是谁?”

      “是胤禛!”香香的大眼睛一眨,眼泪滚落了下来。

      四爷原本正在推开香香的手,转而捧住了香香的脸庞,用大拇指拭去香香脸颊上的泪水:“香香跟爷回府,可好?”

      香香点点头,又摇摇头,眼泪一串串的滚落下来。

      四爷皱了皱眉头,这个小妮子到底什么意思啊?四爷咬咬牙,伸手把香香环在自己脖子上的双手往下拽。

      “不要!”香香使劲的绕紧四爷的脖子,把自己努力的塞进四爷的怀里。

      “不要什么?”四爷在香香的耳边喘着气。

      “不要推开!香香痛······嗯!”身体开始如蚂蚁叮咬一般的疼痛,香香忍不住的哼哼。

      这样的香香,让四爷心里软得一塌糊涂:“香香和爷回去,好不好?”四爷磁性浑厚的声音,在香香耳边诱惑着。

      四爷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耐心的哄着眼前的这个小女子,明明可以狠心推开或者用力扑倒?

      舍不得!

      是舍不得!

      舍不得用强,更舍不得放手。

      和香香负气离开后的那几天,四爷莫名的发着脾气、焦躁不安,茶不思饭不想,无所适从!

      终于,再次在宴会上吃到栀子花的菜肴,知道香香就在离自己很近的地方。

      四爷心里舒服了不少,浑身的无所适从,突然就好了。

      不过,四爷平时规规矩矩惯了。而且光明正大的去找香香,自己面子上也过不去。

      那天,香香可是翻脸不让人的。

      所以,旁人劝酒,正中四爷的下怀。喝醉了,自己就可以理直气壮的找香香去了。

      自己千方百计的甩开了苏培盛和跟着自己的人,跑到厨房的不远处,悄悄地寻着香香。

      凭借着完强的意志,四爷等到香香忙完,自己去吃馒头时,才接近香香。

      只是,四爷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竟然会被人下药。在不清醒的情况下,要了香香。

      第二天,四爷好像断片了一样,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但是,当他确定,香香已经成为了自己的女人时,真正是心花怒放的。

      听到被下的药,还会发作,四爷害怕着、心焦着,不顾一切的寻找香香。

      可是,找到了以后。香香的不在乎,香香的不承认,香香的撇清,让四爷很憋屈。

      都快开始怀疑自己的魅力,或又陷入莫名的自卑中了。

      此时此刻软在自己怀里的香香的,四爷想要;在品尝过香香的滋味以后,四爷更加坚定了自己要香香的决心。

      四爷要香香心甘情愿的和自己回去,心甘情愿的做自己的女人。

      当香香说他是“胤禛”的时候,四爷心里是欣喜若狂的。这两个字,几乎没有人唤过,香香是第一个。

      所有,四爷更要确认,更要把香香拐回去。

      “爷!痛!”香香难受的呼唤着,在四爷的怀里蹭来蹭去。把自己更紧的贴近四爷。

      “香香跟爷回去,好不好?”四爷也忍耐的很辛苦,可是他执意要得到香香的回答:“爷会好好待香香的。”

      四爷故意低着声音,哄着。还张口叼住香香小巧圆润的耳坠,轻轻的吸弄。

      “唔!”这一刻,香香的心、身,都在感受着四爷。香香身体无力,心里却是清楚的。

      算了,算了!

      本来昨晚自己早就成了他的人了。虽然担心小香香跟着四爷,会受苦。

      不过,对这个年代的人而言,一个粗使宫女,能成为四爷的女人,是不是也算出人头地?

      跟他,就跟他吧!

      好歹这一辈子,只要保得住性命,应该可以衣食无忧一辈子。

      “香香要什么,爷都回给香香。好不好?和爷回去。”四爷还在香香的耳边引诱着。

      “好!”香香终于点头了。

      “再说一遍。”四爷惊喜的盯着香香的眼睛。

      “好!和胤禛回去。”香香说得视死如归,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乖!爷疼香香!”四爷很是高兴,满足又温柔的吻去香香的眼泪,轻轻的把香香压倒在榻上。

      虽然药物的影响有之!但得到香香准允的四爷;决定跟着四爷的香香,都从心里,有了不同的变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