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辰雪见夹蛋百度云

      第三十五章:郭家兄妹

      朱重八回到城西的院子,天已经黑了下来,但既定好的上课事宜却并未落下,点上蜡烛来了一场挑灯夜战。

      教授完今日的几个生字后,正待众人准备离开之时,又见郭晓莲一个劲的给他使眼色,这才想起早上还答应了小丫头要帮她一件事呢。

      哎!都让老混蛋给气糊涂了,踏马的!

      心里骂一句,想起事情的朱重八随即向着郭兴和郭英两兄弟招了招手,道:“兴子,英子,到咱屋里来一趟,有事给你们俩兄弟说说。”

      “哦(哦)!”

      两人心有不安,这课都上完了,为啥还要叫他们去屋子里,难道是要单独检查他们兄弟的功课?

      可也不像啊!

      而且单独检查功课的事从来都没有过,所以不太可能,何况就算有怎么也落不到他们兄弟俩头上吧!

      两人怀着忐忑的心情跟在朱重八屁股后面,一步一步都走得十分小心,生怕动静大了会引起朱重八的注意。

      这两兄弟怕朱重八那是怕极了,一来朱重八确实很严厉,经常性的训导人,二来朱重八上课的时候总是会凶着一张脸,简直比老虎还吓人。

      两兄弟有时做噩梦都是梦见朱重八在梦里教导他俩读书写字,稍有不对的地方等待的就是一顿批评,如此一来,已经把畏惧深深刻进了两兄弟的骨子里。

      后面,郭晓莲一个小丫头偷偷的跟来,她还有点不放心,一定要亲自确定朱重八确实教训了她的两个哥哥,并让两个哥哥亲口承诺以后准许她学习文化和知识才行。

      小女孩的心思特别多,为了照顾小丫头的感受,朱重八回头的时候即使看到了郭晓莲的身影却也装作没瞧见,而是领着郭兴、郭英两兄弟进了屋后,一关上门便严厉开训:“听说你们两兄弟很厉害呀!”

      两兄弟是懵逼状态的,完全不懂朱重八咋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

      大眼对小眼,使眼色各自向对方问起了情况,结果依旧是不明所以。

      “哼,别猜了,是小莲她告咱的,说你们两个做哥哥的联合起来欺负她不准她读书,还说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

      哼,纯属无稽之谈,简直扯踏马的蛋!

      这话谁教你们的?你们怎么就说得出口?你们还是小莲的亲哥哥吗?你们想没想过小莲将来嫁人了,如果因为没有见识被婆家人欺负了该怎么办?你们想没想过?说!想没想过?!”

      “没……没有!”

      两兄弟哆哆嗦嗦的回答,面对发大火的朱重八,头是一点也不敢抬起来,低眉顺眼的,真是太惨了!

      “哼,没想过就说出这种话来,亏你们说得出口,回去一人写三百字的检讨,明天晚上上课的时候亲自在大伙面前做出深刻的反省,还有一定要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明白了吗?”朱重八道。

      “明……明白!”

      两兄弟眼下大气都不敢喘一声,所以自然是朱重八说啥便是啥。

      “明白就好,回去好好休息吧!”

      朱重八挥手让两人下去,该说的都说了,他还有事也懒得跟两兄弟废话。

      不过就在两兄弟退到房门处时,朱重八又想起来道了一声,“对了,回去过后别想欺负小莲,不然仔细你俩的皮!”

      “是(是)!”

      ……

      两兄弟退出朱重八的屋子,一关上门皆不由得大松了口气。

      这进去前后也不过短短几分钟,却感觉像是进入了好几个时辰,朱重八大声训斥时,是真把他们吓惨了。

      这不额头的细汗都吓了出来,站在台阶上,凉风一吹,两兄弟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此等窘态半点不差全落在了郭晓莲眼中,只见小丫头笑眯眯,眼角弯得像月牙似的走出来,望着两个哥哥嘻嘻笑到:“大哥,二哥,知道厉害了吧!哼,看你们以后还敢欺负咱不!”

      “小妹,你可把大哥害惨了!”郭兴一手擦掉额头的汗水,郭英见此也是有样学样的道:“二哥也是一样,叫你害得心肝砰砰跳!”

      “哼,谁叫你们不让咱读书的,咱就是要告你们。还有你们还想让咱裹脚的事,咱还没告诉重八哥呢。要是再敢惹咱,到时候要你们好看!”

      郭晓莲撅起小嘴,再次重重的警告了两个哥哥后,便开心像个小家雀似的蹦蹦跳跳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子里。

      作为一个女孩子,在一众男娃子之中,她自然是最特别的,为此朱重八单独给她隔出了一个小房间,虽然不是很大,但却胜在有着自己的私密空间,比起睡大通铺的众人好了太多。

      看着妹妹离开的小小身影,两兄弟又一次面面相觑。

      “大哥,你说妹妹这样,将来谁治得住她,还有万一要是因此嫁不出去,咱们怎么跟爹娘交代啊!”

      别看郭英年纪不大,比他大哥郭兴小了好几岁,可因为经历的事情同样很多,所以小小年纪心思也不简单了。

      “交代个啥,还能怎么交代,大不了让爹娘打一顿就是,怕啥!”

      郭兴心里已经有想法了,等到郭晓莲再大几岁,到了该嫁人的时候,他就找朱重八想办法解决,谁叫朱重八这样惯他家妹子的,如果真惯出个姑奶奶来,那就得找你想法解决。

      嘿嘿!

      “大哥,你咋笑了,而且笑的还有点阴阴阴……险。”

      郭英半天没想起“阴险”这个词,就在那里打结巴。

      他大哥郭兴看不下去了,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道:“阴什么阴,还不快点去写检讨,记得给咱的一块写了!”

      “呜呜,大哥你好无耻!”

      郭英哭了,还骂他大哥无耻,气得郭兴又给他屁股上来了一脚:“臭小子,说啥呢?长兄如父,你知不知道?你难道就是这么跟你大哥说话的吗?”

      “呸,狗大哥,屁大哥,就知道欺负咱,呜呜呜!”

      “哟,还敢顶嘴,看咱今天不好好收拾你!”

      “你敢,你要再打咱,咱就去重八哥那里告你虐待儿童,哼!”

      “哎呀,好弟弟,哥哥跟你开玩笑的,别生气,别生气!”

      “哼!”

      ……(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