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西方魔幻>

      第四十八会毒女相逼

      贺文正随着来人到了朱雀门,但见大院内门人稀疏,想来是都被派去找上官天衡他们了,转入后院,却见层层守卫,不禁有些纳闷。原来自上次木芳晴在朱雀门内被敬鬼教人劫走之后,秦素清心生恐惧,增加了后院布防,以免女儿再有差池。

      来人引着贺文正进了后院,守卫问道:“这是何人?”林若彤从屋里走出来,道:“乃是桃源才子,小姐找来作画的。”守卫便让了进去。秦素清知道自己的这徒儿和云家兄妹交好,担心她在追捕时会顾及儿女私情,丢了朱雀门的面子,所以让她在师门照顾木芳晴。

      贺文正进门,向木芳晴见礼后,问道:“不知木小姐喜欢想要什么画?”林若彤轻声道:“你还真以为让你作画来着。”贺文正不明所以,道:“不然呢?”

      木芳晴走到门口,向守卫道:“你们离远一些,画师作画,不能有人打扰。”守卫便站到了院子中间。

      林若彤走到屏风后面推动一个花瓶,一排柜子移动,墙后竟有一个暗室。林若彤在暗室上敲了三下,里面的人推门出来,竟然是云清晖。

      贺文正见到云清晖,心中一喜,道:“原来你藏在了这里。”云清晖焦急地问道:“舍妹呢?你可知道她的下落?”木芳晴也跟着问道:“百里公子呢?他是否也安好?”

      贺文正看了一眼木芳晴,林若彤道:“师妹是自己人,不用担心。”云清晖也点点头,示意他可以相信木芳晴。贺文正道:“云姑娘、百里恒,还有慕容夫人和慕容兄都在我新买的宅子里。”云清晖舒了一口气,道:“那就好。”林若彤道:“总是藏在你的宅子里,也不是长远之计。”贺文正便把上官天衡他们想要出城的事情说了出来,想着木芳晴毕竟是秦素清的女儿,很多事情不便和她多言,就没有把黑面阎罗率人来攻岳州城的事情说出来。

      云清晖向林若彤道:“可有法子?”林若彤摇摇头,道:“听别的师妹说,谁能抓到慕容夫人和百里公子,大家就会尊谁为天义盟盟主。所以现在不仅四门的人,还有江湖各路人马都在各处把守,来回巡逻,出城简直比登天还难。”

      木芳晴想了想,道:“我有一个法子,不知是否可行?”三个人都看着她,她开口道:“我跟母亲说,这几日想念父亲,想要去城外木家墓地去祭拜,想来母亲肯定不会拒绝。到时候,我坐马车从贺公子家门前经过,百里公子他们装作我的随从,这个法子可行吗?”

      云清晖、贺文正看着她,觉得这个闺阁姑娘甚是聪慧,林若彤也没想到平时娇弱的师妹竟能够有这样的计策。云清晖道:“此计虽然有些冒险,但总比坐以待毙强。”几人正在商量着如何隐瞒他人,突然听到门外传来守卫喊道“门主”的声音,吓得林若彤赶紧把云清晖推进暗室,把机关推回。

      秦素清进来,林若彤忙道一声“师父”,然后又道:“这位是桃源才子贺文正。”贺文正上前向秦素清见礼,然后向木芳晴道:“既然如此,今日回去定好好琢磨,明日送一幅云山雾水图来。”木芳晴道:“有劳画师了!”贺文正道:“哪里?哪里?在下先告辞了!”林若彤把贺文正送出门去,动动眼睛示意他,回去要和上官天衡他们好好商量。

      秦素清见贺文正出门去,向木芳晴道:“服了招魂丹,身子好些了吗?”木芳晴道:“好了很多。”秦素清道:“我瞧着,气色也和你的师姐们差不多了。等再过些日子,彻底恢复了,就跟着母亲一起学武吧。”木芳晴点点头,道:“我听跟您出去的几位师姐说,还没抓到百里公子他们呢。”

      秦素清听女儿提起上官天衡,有些火气,道:“上官家这小子太不知好歹了,本来看他那晚没有和魔教沆瀣一气,还想劝上官门主让他重回青龙门呢,没成想,他居然又去帮上官鹏英。”她知道女儿对上官天衡的心思,可是自己身为朱雀门的门主,无论如何不能让女儿和魔教有染,况且上官天衡心里只有一个云清兮,女儿再多深情亦是无用。想到这里,她道:“晴儿,男女之事,不可强求。等抓到人了,我自会设法放他一回,权当是替你还之前的救命之恩了。”

      木芳晴听到母亲说“不可强求”四个字,心中不禁一阵伤心,她岂会不知道上官天衡对云清兮的感情呢?可自己总是忍不住想起当日上官天衡救她时的情景。

      秦素清看女儿脸色有些不悦,道:“你先自己好好想想。”又向林若彤道:“最近,你不要出门了,好生在这里照顾你师妹。”林若彤道:“谨遵师命!”秦素清还要忙着去抓人,便离开了。

      贺文正从朱雀门回到家中,紧忙和上官天衡等人商量木芳晴的计策。慕容祥道:“木大小姐当真会违逆自己的母亲,来帮助咱们吗?”贺文正想起木芳晴询问自己上官天衡下落时的神情,道:“应该没有问题。木大小姐问起百里公子时,一副担忧急切的样子,想来是真心要报百里公子之前的恩情吧。”

      上官天衡听他如此说,心里一惊,马上看向云清兮,生怕她有什么别的想法。云清兮瞥了他一眼,把头扭开了。

      上官鹏英道:“衡儿,你觉得呢?”上官天衡道:“木大小姐既然肯收留云大哥,就说明她是向着咱们的。而且林姑娘对云大哥和清兮都很好,她若相信木大小姐,那咱们也可以相信。”

      贺文正心里爱慕云清兮,听到上官天衡的话,又道:“百里公子这样说,想来对木大小姐的为人也是很熟悉的吧。”

      上官天衡听他又把自己和木芳晴连到一起,马上又看向云清兮。云清兮眼神清冷,有些悲伤,见他看过来,又把头侧过去。其实,她心里很介意上官天衡和别的姑娘的事情,可是想到自己时日无多,如果真有一个人能替自己照顾心爱之人,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上官鹏英道:“如此,我们便按木大小姐的计策来吧。那就有劳贺公子明日再去朱雀门一趟,把木大小姐的行程敲定。”贺文正道:“举手之劳。那我先去准备了。”说完,就向书房去。上官天衡恼怒他刚刚一再出言把自己和木芳晴的关系说得那样亲密,待他走近时,将脚伸出,贺文正一不留心,被他绊倒在地上,狠狠摔了一跤。

      云清兮知道他是故意的,有些生气,向上官鹏英道:“师伯母,我也先去忙了。”转身出门。

      上官天衡见云清兮面有怒色,赶紧追了出去,拉住她,道:“是我不好,是我不好,你别生气了,我知道错了。”云清兮甩开他的手,道:“别跟着我。”上官天衡又紧走几步,抓住她的手,道:“好好,我不跟着你了。这宅子的后院和林姑娘家的后院,只隔了一条巷子,我过去把那月初、月中、月尾草带过来,你先解毒,好不好?”云清兮见他始终不忘关心自己的毒势,心里激动,可是他越这样,就越怕他会接受不了自己的情况,道:“那草很娇嫩,你别去随意动,我会在离开前把花移过来的。”上官天衡听了,道:“好好,我不去动。”云清兮甩开他的手,又往自己房间去。上官天衡怕她生气,不敢再跟上,在后面喊道:“那你中午想吃什么,我给你做。”云清兮也不搭理他。

      上官天衡道:“唉,怎么哄清兮开心呢?”转身,看见贺文正也出来了。贺文正看到他,瞪了一眼。上官天衡“哼”了一声,挥起拳头。贺文正怕他过来,又要不利于自己,紧忙向书房去。

      上官天衡叫住他,道:“才子,你要为木大小姐作什么画?”贺文正没好气地道:“云山雾水图。”上官天衡摇摇头,摆摆手,道:“木大小姐平素未出过门,不如你为她作一幅岳州闹市的画,她一定会很感激你的。”贺文正不知他为何会这样说,但回到书房后,还是依着他的意思,画了一幅闹市图,又将自己之前画的山水图与之放在一起,预备明天一块儿送给木芳晴。

      云清兮因为心里难过,又忧心上官天衡的毒势,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上官天衡以为她还在生自己的气,在她房前来来回回地走着。一会儿,慕容祥过来,非要请他指导自己青龙剑法,上官天衡只能先同他切磋武艺。一下午,慕容祥都缠着上官天衡在院里讨论剑法。

      晚饭后,云清兮见上官天衡和慕容祥正同上官鹏英说话,便悄悄进到后院,翻墙出去,过了小巷,再翻墙便进了林若彤家的后院。刚一进去,一个亭亭玉立的身影映在眼前,婀娜的蛇髻在月光下显得格外醒目。这女子正是钟心爱,她恰巧站在墙角处云清兮种着花草的地方。

      云清兮少小注重清修,对一切变故总能心如止水,见到钟心爱只是眼神稍稍转了一下。如今她只想尽快帮上官天衡解毒,至于和三星堡之间的仇恨,自己虽然有恨,但也不太上心了。

      钟心爱开口道:“我从敬鬼教探子口中得知你和百里哥哥住在这里。不过,在这里转悠了大半天也没找见个人影,刚要离开,就看见了这三棵草。”她指了指月初、月中、月尾草,接着道:“我想,你一定会再来这里的。”

      云清兮见她手中把玩着一条小青蛇,那青蛇来回扭动着身子,口里的毒牙随时都可能触到月初草,便从袖口处摸了一根银针来,冷冷地道:“你想做什么?”

      钟心爱道:“我还能做什么?自然是想带回上官哥哥了,岳州城里有这么多人都想对他不利,我担心他呀!”云清兮道:“他不会跟你走的。”

      钟心爱道:“我知道,可是如果我把这三棵草带走的话,他就会跟我走吧。”她见云清兮手动了一下,厉声道:“你最好别动,否则我即刻毁了这些草。”

      云清兮把手里的针放回去,道:“看来你早知道他的半月花毒未解。”钟心爱道:“我也是前几日听大伯和爹爹说话时偷听到的,大伯说了,起死回生药未炼成之前,不能给百里哥哥解药,否则他要是捣乱的话,就不好办了。”云清兮道:“你若真的在意他的话,就和我一起用这些草植帮他赶快把毒解了。”钟心爱道:“老实说,我大伯早就制了半月花的解药,碍于和我大伯母金蛇夫人的情分,他也一定不会看着百里哥哥去死的,所以这几棵草,我觉得根本用不着。”

      云清兮道:“所以,你今日来……”钟心爱道:“是来催你死的。那日,百里哥哥在敬鬼教中同我说了,你若死,他就会陪你一起。百里哥哥一向言出必行,可我喜欢百里哥哥,我想和他共度余生。所以你必须死,而且得死得神不知鬼不觉,死得无声无息,没人知道才行。这样,上官哥哥才能活下去。你说是不是?”

      云清兮听他说到上官天衡在敬鬼教里讲的话,心里满满的幸福,此生能够遇上一个全心全意待自己的人,她已经心满意足了。自己的毒已经找不到解药了,可上官天衡还有很长的人生之路要走,不能因为自己的死而断送心爱之人的活路。她把眼泪擦了擦,道:“你想怎么做?”

      钟心爱见自己的言辞起作用了,满脸笑意,道:“你同意了?”云清兮流着泪点点头。钟心爱将小青蛇抛过去,道:“让它咬一口,只要一下,你就会去往黄泉,我用销骨粉把你的身体化掉,再放出去消息,说你云游四海,找火舌草去了。这样,百里哥哥为了找你就会活下去。只要他活着,我总有办法让他喜欢我的。”

      云清兮接过那条小青蛇,脑海中涌现出万千回忆来,心中亦是痛苦、彷徨、悲伤……她曾不止一次地想过死亡时的情景,可她没想到死亡来得如此之快,甚至一点儿征兆都没有,她就要和心爱之人阴阳相隔了,大伯、大伯母、大哥、上官天衡,这些重要的人,她还没来得及告别呢!可是,老天爷把日子就定在了今日,她只能听从。也许只有这样的死法,才能让心爱之人活下去。她闭上了眼睛,慢慢地举起那条来回挣扎的小蛇,让小蛇靠近自己的脖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