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停止器系列番号

      就先从这里开始吧,了解一下信息。

      于是陶知命点了点头,让开房门。

      小野寺留奈眼睛一亮:“打扰了……”

      鞠躬+4。

      陶知命有些蛋疼,在这个国度后面怎么发展先不说,这个动不动就得鞠躬的社会,已经开始让他觉得难顶了。

      尽管现在还没理清楚,但接下来几年是个能在霓虹迅速暴富的难得机会,积累完资本之后,主场不能在这,他可不想陪着“失去三十年”。

      请小野寺留奈进了门,在陶大郎的记忆里,这小野寺留奈并不是第一次来。

      植野洋介已经很猪哥地给小野寺留奈倒了一杯水,收获鞠躬之后就十分正经模样地坐在了侧面。

      陶知命看着对面的小野寺留奈,脑子里很感慨。

      地上げ屋这种公司,表面上是地产行业的,但实际上可以被理解为“拆迁承包中间商”。

      所做的业务,就是收储土地,或者干脆为地产商做服务,把某些地块上的住户房屋收回来,方便后续开发。

      从事这一行的,也不会一开始就搞得很暗黑,都是这种态度和善甚至低下的相谈师出马,找好谈判的对象,以柔克刚,先拿下一些,给钉子户制造压力。

      实在谈不拢的钉子户,就会用上小混混甚至黑社团这种“最终兵器”。

      当然了,针对这种情况,一般也就只是过来高声地“问好”、墙上写点很客气的字这种“恫吓”,还不至于真正搞得血腥。

      毕竟人家也是表面上“正经”做生意的会社。

      记忆里,小野寺留奈最初留下名片的时候,名片上还有个隐隐的唇印。

      在和陶大郎这个21岁小鲜肉打交道的过程中,小野寺留奈不是没有暗示过:如果可以同意出售房子,她不仅可以尽量说服公司给出最高的价格,还可以……照顾照顾他的生活。

      这么拼的吗?

      小野寺留奈看上去是个30岁左右的女人,当然,真实年龄可能还要稍微往上偏一点。长相不算绝佳出色,但在用心的妆容和温顺的仪态下,看着还是赏心悦目的。

      也就是陶大郎在前一段时间疯狂迷恋一个同校女生,心里还有着“爱”的忠贞感觉,才对这样一个成熟姐姐的暗示无动于衷。

      不过,也因为这套房子的意义……

      而植野洋介在女人面前,一样没有刚才训斥陶大郎时刚猛的气息,像个乖巧的邻家好男孩。

      陶知命叹了口气说道:“留奈小姐,你也知道,这是我父母去世之后留下的,这里都是珍贵的回忆,我不可能现在出售的。”

      “我非常理解!”小野寺留奈眼里露出钦佩的目光,“陶君的父母,是了不起的人,不仅能在港区买下这样一套房子,还培养出了像陶君和植野君这样优秀的儿子,实在是令人敬佩。”

      “对他们遭遇的不幸,我非常同情。但是,陶君还是好好考虑一下未来吧。最上恒产已经制定好了开发计划,虽然站在陶君的立场,我也不希望遇到每天被这样‘问候’的日子。”

      “但是,陶君孤身一人,为什么不用父母给您留下的这份财产,好好地开始新的生活呢?陶君是东大的幼龙,何必把目光停留在这狭隘的过去呢?植野君,你说是吧?”

      听到这样的话,每当小野寺留奈把目光转到植野洋介身上,他就露出乖巧幼龙的隐隐得意,坐得笔挺:“留奈……小姐的见解,非常正确!”

      在小野寺留奈“真诚”又“中二”的语气中,陶知命一直环顾着这个房子。

      按照霓虹这边的习惯,这套房子应该被称作3LDK,三个卧室,一个起居室,再包括设置在起居室一侧的开放式厨房和一个单独的卫生间。

      总面积有80多平米,算是不错的房子了。

      只不过,还有很多年的贷款要还。问题是,陶大郎这个废物点心,已经把钱花得差不多了。

      说到底,还是受到了战争的重要影响,陶大郎这一批年龄的年轻人中,霓虹国的男女比例很悬殊。

      就像一女多难的联谊,就挺正常,还叫做日常茶饭事。

      再加之经济快速发展的七八十年代,女性就业比例越来越高,普通人手里的钱也越来越多,物质欲望和消费主义就不可避免地膨胀了。

      发展到现在,一般略微受欢迎的年轻妹子,都是很多人在追。一些没什么底线的妹子,基本半公开的脚踩几条船,还从备胎中做分类。

      跑腿男:有车的,可谓是专职车夫了。

      付账君:有点小钱的,专门负责买单。

      上贡男:可谓初级备胎,还停留在送礼物给女孩求加深关系的阶段。

      最后才是女孩真正希望发展出关系的,谓之本命。

      昨天就是陶大郎从别人口中获知这个真相消沉很久之后,鼓起勇气的日子。

      翘掉了重要的工作面试,去找绿茶婊来场坦白局,结果碰见绿茶婊和所谓的“本命”在一起,受到了羞辱,还亲眼看着别人一起走进高级酒店。

      然后他今天喝了很多酒,就自挂在房里。

      陶知命觉得大郎父母可能气得从棺材里爬出来。

      接下来还有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呢,贷款也得还!

      小野寺留奈再次说道:“陶君,只要您能明确出售的意愿,那些无所事事的家伙就不会再来骚扰您了。您和植野君都是未来的猛龙,注定要走入上层社会的人物。如果能得到您的认可,我非常乐意继续代表您,从社长那里争取让您满意的条件!”

      鞠躬+N。

      升级为猛龙的植野洋介也鞠躬谦虚着。

      陶知命叹了口气。

      大郎啊大郎,这家伙除了考上了东京大学这种顶尖名校,剩下的部分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废物点心?

      听听这少妇的夸赞,什么幼龙、猛龙……拿父母拿命换来的赔偿款,去追个绿茶婊,还啥都没捞着,现在就连前途都消极对待了,面试也不去。

      “留奈小姐,我这套房子,现在可以卖到多少钱?”陶知命终于开口了,先搞清楚自己的资产到底有多少再说。

      小野寺留奈眼睛一亮,脸都明媚起来:“陶君终于决定了吗?说起来,陶君的坚持也是有意义的。现在,只要陶君同意,4500万円就可以一次性拿到手了!”

      陶知命默默地喝水不说话。

      4500万円……陶知命脑海中浮现出了信息,现在汇率升值和降息是个热门的话题,按现在的汇率,4500万円大概可以换30万米金。

      所以说,只要陶知命乐意,卖掉这房子,除去还给银行的贷款,现在就会有大笔启动资金到手。

      不过,现在刚到这里,一切还是得从长计议。

      他甚至还没有时间好好捋一捋现在脑海中的信息,做出个计划来。

      于是陶知命不置可否,只对小野寺留奈说道:“留奈小姐,现在房价涨得太快了。这个价格,我可买不到一套新的房子。”

      小野寺留奈立刻回答:“以陶君的实力,已经获得非常棒的工作了吧?我可是听说,像陶君这样‘会社未来不可或缺’的人才,都是提供免费的公寓和车辆的。就算想立刻买一套新的房子,小一点的2LDK也是绰绰有余啊!如果一定要买同样甚至更大的房子,以陶君马上就可以拿到的薪资,我也可以很快帮您联系到可靠的银行,给出利息很优惠的贷款!”

      听到小野寺留奈的话,陶知命心里骤然一动。

      有一条线索被她提了出来。

      他一边思索着,干脆一边和小野寺留奈聊起来。

      从银行贷款,到现在东京普通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陶大郎的记忆里固然有很多信息,也可以和植野洋介聊,但小野寺留奈这样在外面工作多年、见过社会方方面面的人物,见识角度自然是不一样的。

      小野寺留奈一开始先是耐心地跟他聊着天,聊着聊着心里诧异起来。

      之前印象里的那个青涩男孩,似乎突然成长了很多。

      听着陶知命时不时问出的问题和感慨式的评论,小野寺留奈竟觉得他的眼神里别有一种慑人的光芒。

      这……就是能进入东大的男人所具备的智慧吗?

      坐在一旁半天没憋出几个屁的植野洋介,看着跟小野寺留奈侃侃而谈的陶知命感到很诧异。

      这小子,死过一次,真的有了不同的觉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