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EGINNING

      “我、我、我不同意!,这陆家嘴的老房子这么大面积,说什么也要平分才是,怎么只能她一个人?,而且我们一家子还住了这么久!。”

      只听见陆渊伯母不满道,或许是忌惮爷爷,她在说的时候显得有些口吃。

      陆渊的伯母、名作林敏之,尖牙利嘴的,长的倒是挺高挑。

      陆渊打小就不太喜欢这个伯母。印象中的伯母,与其他平常的女人并没有差别。

      此时再见,相比于三十出头、脸上两三条皱纹已经清晰可见的母亲,前者却像是一位新晋贵妇。

      只见陆元礼轻闭慈目,长发已经绑了起来。一身干净的老旧中山装,裤子看上去也有些年头了。

      夏日里、这样的着装还是显得有些厚重了。

      陆元礼悠然开口解释道

      “并不是说我将上海的老房子留给利惠,就是将你们赶出去。你要分清楚这一点。”

      “那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是住在别人的房里罢了。”

      林敏又撇着头不满道

      “够了!”

      啪的一声,只见伯父陆世海一个巴掌扬了出去

      “世海!”陆元礼大声呵斥道

      “你以为你在苏州新买的房子我会不知道?。”

      “爹!,我已无法回头了!”

      “但是,远行、我不答应!。”

      陆世海闭着眼睛含泪痛苦喊道

      “您年轻的时候远行当然是好事,可是现在已年迈,行动不便。”

      “这要是出了意外,我们不得落个不孝子之名了吗。”

      陆渊只见父亲低着头,沉重的说道

      “不孝子之名?,真是好笑。”

      只见陆元礼大笑着从凳子上站起。

      慢慢的走到了陆世鹿面前怒目道

      “一个奸商,身拥万贯却抛弃了妻儿孩子。”

      又走到了陆世海面前

      “身为民官,不自清廉而随浊流,污金满身。”

      盯着林敏又大声道

      “一个女子,不注重内心修养。赌气环腹,怎么教育孩子!”

      说完又缓缓走到利惠面前,却不说话便走了过去。

      “乱性怎寻真爱,白洁又怎引黑火。”

      爷爷看了看陆渊的大姐叹了叹气说道。

      陆小倩刚欲反驳,却好像又想到了什么,硬是不敢说出口,只能不甘地低下了头。

      陆元礼最后最后抱了抱陆小媚,低下身子在其耳边轻轻呢喃了几句便回李婉仪的房间去了。

      陆渊懵了懵,赶快跑到利惠跟前

      “妈,爷爷又要去远行吗?,什么上海的房子留给你,这是什么意思?”

      只见众人都被说的满脸通红低着头,母亲也只是摇了摇头,陆渊便要自己去问爷爷。

      就在陆渊刚走进奶奶的房间时,陆元礼慢步走了出来。

      二姐陆小媚赶忙上前将弟弟拉了回来,白嫩的小手在陆渊俊俏的小脸上猛掐了一把

      “你可别瞎闹了,听我爸爸说,家里出大事了。”

      听闻陆渊也不敢多出声,将手揣在怀中,老实的在陆小媚身旁坐了下来。

      场面及其诡异,奶奶李婉仪也从房间里出来坐到大堂前。

      只见陆元礼身着灰黑的道袍,手掌合十,苍老深邃的眼睛盯着地板。长白的头发被扎成了一个丸子,几撮刘海垂在脸前,苍白的胡子几天没刮,看起来也很是忧愁。

      陆渊早已习惯这副模样,毕竟爷爷是多么个性的一个人,永远都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良久之后,陆元礼缓缓开口

      “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远行,留下的东西我都已经和婉仪商量好了。”

      “爹,为什么这么做?,到时候我们去哪找您?,不管怎么样,我不答应!,娘、您快劝劝爹吧。”

      只见陆世海一身整齐西装,看向李婉仪哀求道

      “对啊爹,您算命也有算不准的时候不是?,就算算准了也得让我们给您送钟啊。”陆世鹿应合道

      李婉仪也不吱声,只是闭着眼睛,双手搭在大腿上。

      “你们可知道,为何我和你娘要搬到乡下住?”陆元礼问向两人

      陆世鹿、陆世海低下了头。

      “没错,我和你娘都是人民教师,却教出一个宦官,一个奸商。”

      “子不教,父之过,我无颜面对国家,更无颜面对当年相助于我的恩师,遂去锦还乡也。”陆元礼悲愤道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我自己,不想再沾惹这些世俗。”

      “如今终日将临,自以为算半个道士,应以天地为食,照光之下皆是我宿。”陆元礼悠悠道

      众人不再吱声,在陆家,陆元礼就是权威,除了李婉仪。

      “就像我不让你们再做眼下的工作一样,你们也听不进去。老陆家都是一根筋,我已无力再去责罚你们。只是你们的母亲,我始终放心不下。”

      “别废话了,要走趁现在。”

      只见李婉仪眼也不睁的说道

      陆元礼双眼深含泪水,温柔的在倔犟的老伴儿脸上亲了亲,又深情的抱了抱,李婉仪便回房去了。

      众人一一上前和陆元礼拥抱,皆是泪光流转,利惠更是小声捂着嘴抽泣。

      陆元礼温柔的抚了抚利惠的头发。

      “扑通”的一声,陆世海双膝吻地,也不出声。

      众人见“老大”下跪,正犹豫着要不要下跪。

      只见陆元礼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跪天,跪地、跪死人,你们希望我是后者是吗。?”

      也不敢再多有动作,在众亲人的目光下,陆元礼拄着一根青道杖、背背竹篓,映着暗黄色的落日,出了院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