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神话之万古一帝

      李导冷哼一声就离开了,李菲菲站在原地紧紧的撰着自己的手,拧成了拳头,指甲镶嵌在她的肉里,满脸都是不甘心。

      凭什么顾凌真就可以得到那么好的待遇,而她?就要被人指责,就因为顾凌真是影后?我呸,不过就是个靠着床上功夫好而已爬上去的,有什么好骄傲的!

      一阵冷风吹过,李菲菲的头发随风飘扬,她轻轻地抚了下来,眼里都是寒意。

      没关系,剧组里的日子还长着,咱们慢慢儿来。

      ……

      顾凌真换了衣服走出来,她们到山顶还有一小段的距离,得爬上99层的石梯,望着这么长的楼梯,顾凌真猛然吸了一口气:“什么时候剧组开机还要来这种地方。”

      “李导喜欢这儿,当时他的条件其中一个就是说明开机仪式必须要来这儿,而且现在的圈子里很少有人知道你开机的消息,你上一部黄导的剧杀青没多久就接了这部剧也是很多人没有想到的,所以你放心大胆地去做,公司公关一直都为你服务。”曲轻离的高跟鞋换了下来变成了一双极其舒服的运动鞋。

      顾凌真给她竖起了大拇指:“果然还得是你。”

      只是这句话怎么那么耳熟,她疑惑地偷偷打量曲轻离,却什么也看不出来黯然地收回视线。

      曾经什么时候,一个男人也肆无忌惮的在她身旁高傲的说:“什么事情你想做就去做,封氏的公关随时为你服务。”

      她摇摇脑袋,一定要把这些东西全部忘记掉,不能让这些影响到自己的拍摄。

      等她上了楼梯以后,剧组的人还有一个李菲菲还没来,五分钟以后李菲菲姗姗来迟,故作扭捏的道歉:“对不起啊各位,我不是故意的,希望大家能够原谅我。”

      顾凌真抿唇没说什么,这才知道这个小演员叫李菲菲,但属实没什么印象,顾凌真双手一摊,这真的不怪她,没什么知名度的她没必要去认识。

      剧组里面的工作人员一个一个地把香烛递给了他们,顾凌真结果香烛的时候那个工作人员明显一顿,她有些疑惑地注意了一下,但是没注意到这个人的相貌,就听到李导现在前面抑扬顿挫地说道:

      “各位,大家伙儿相聚一堂是有点不容易,但是希望大家都能够好好地把这部剧拍好处理好,这就是我的心愿,昨夜雨疏风骤,开业大吉!”

      紧接着,一个个上前烧香拜拜插进香灰里,到了顾凌真的时候,她的香烛无论怎么点都点不燃,在场的人脸色都很不好,在这种开机的时候发生这种事情,那简直就是不好的事情。

      李导一向比较信这些东西的,他的脸色也渐渐地阴沉下来,甚至有人在旁边嘲笑。

      “为什么大家的香烛都是好好的就她的是坏的,不会是有点问题吧?”

      “那这部剧拍着出什么事儿,铁定是她的错,不然好好的……”

      “听说导演还为了她改了剧本,你们说说,这任谁都有点问题吧。”

      一个人一张嘴,一张嘴说一句话,寺庙前面嘟嘟囔囔的一群人,甚至有人恶语相向,顾凌真皱眉看着面前的这个香烛就是觉得哪儿不对劲。

      “我看啊,还是别演了,这样子下去我们在剧组里都不能后安心。”

      这话一出来,很多人都跟着顺从他的话讲下去,顾凌真回头看却不知道是谁说的。

      她拧着眉,一旁的小和尚上前来:“这位施主,你的香烛可以给我看一下吗?”

      顾凌真点了点头双手给他递了过去,小和尚也双手弯腰接了过去,他细细端详着,小小的身子,圆圆的脑袋,小表情一下一下的,最后确认好了重新把香烛递给了她:“这位施主,您这个香烛是燃不起来的。”

      旁边的人一听又立马开始嘲讽。

      却听到小和尚继续说道:“这个香烛并没有芯,如何能够点燃。”

      “施主你还是换一个香烛试试吧,这个香烛也不是本庙出售的,本庙的香烛都是经过正规程序一个个出来的,能拿出来卖的也绝对是考察过得。”

      顾凌真感激地看了一眼小和尚,小和尚双手合十就离开了,一边离开着嘴里也一边说着:“阿弥陀佛……”

      她缓缓回头,此时导演正看着她,顾凌真勾唇一笑:“李导,看来这件事情另有隐情,怎么单单就我的香烛是坏的呢。”

      “那说不定是你自己的错呢,一个小和尚的话怎么可以信。”李菲菲急红了眼立马说道。

      顾凌真一个眼神过去,红唇向上一扬,风声沙沙作响,落下的花儿散落一地的花瓣,顾凌真的眼神却没有了温柔反而很是冷漠。

      就听见她说道:“看来你并不知道,平安寺庙能够在这里屹立这么多年绝对不是因为她香火多么好有多么灵验,而是因为现在的社会里,它做事情是极其厚道的。”

      “就这个小和尚说的话也绝对不会有假,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李导。”顾凌真话锋一转就把这个烂皮球踢给了李导。

      导演正认真听着她说的话,一下子被提到佯装生气地说道:“怎么又让我出场。”

      顾凌真往后一退,一只手示意这个主场就是给你的。

      导演看了一眼群众:“顾凌真说得没错,这也是为什么我瞒着大家要来这里开机的原因之一,但是我没想到就一个开机仪式就闹出这么多的事情。”

      “希望大家把心思都用呀这部剧上,而不是偷偷摸摸地小背后乱搞动作。”

      李导还说要好好地彻查这件事情,但是顾凌真却拦住了他:“不,你别查。”

      “这件事情很严重!凌真你不用劝我,有人竟然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做这种事情,这还得了?”李导现在还在气头上,他差点就要冤枉顾凌真。

      “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但是在我接到香烛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有人动了手脚,在场就那么几个人在看到我要落败的时候那么激动,怎么想想也是这些人动的手脚,但是你赶走的了一个,却赶不走一群人。”

      顾凌真慢慢地解释道:“所以就让这件事情过去吧。”

      她的大义凛然让李导不得不佩服。

      但是只有顾凌真自己知道,她要用什么样的办法去惩罚这几个不长眼的家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