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录播在线观看

      凯文和将军护卫坐着投石车一路追赶商队,商队速度虽然慢,但投石车也快不了多少,想追也要追上一段时间。两人坐在车上,一时都不说话。

      无论如何,凯文对护卫直接屠杀的行为,难以认同。即便对方山贼,但毕竟已经投降,而且绳子捆上已经失去抵抗能力,这个时候直接进行大屠杀,实在有违人道。当然每个人的做事方法不同,凯文也说不出把山贼拉回去就有什么大用,关监狱里还是接受审判比较合理等等,也或许上过战场的军人就习惯于简单粗暴的命令,直接杀最省事也不留后患。

      但凯文作为吟游诗人,终究还是难以接受这类做法。而且将军的护卫一定程度也反应了将军本人的性格态度,护卫杀人的时候都露出了笑容,虽然收敛的快但还是被凯文看见。将军本人是什么样的人,凯文多少可以有些推测。

      当然这些凯文都不会说出来,都只是在默默的在心里盘算,说出来也是被护卫笑话。思维方式完全不同的人,基本上也无法交流。

      凯文不由在想,如果将军让自己执行类似命令,自己会怎么办?想来想去,似乎也只有咬牙执行一条路。

      直到傍晚时分,凯文的投石车才追上商队,当即就吊在最后。护卫则起身,一路小跑朝将军汇报。他此时还是一身的血,一路走过腥味十足,商人们纷纷皱眉,但没人说什么。

      “将军,”护卫来到将军面前敬礼,“回去押解途中,山贼试图反抗。我已经配合凯文,将山贼全数击杀。”

      “恩,”将军点点头,“先上来休息。”

      护卫依言坐在将军身边,将军凌空打一个响指,一只巡逻鹦鹉急速下冲,稳稳停在将军手上,翅膀一横,算是鹦鹉的礼节:“将军!”

      “通知城门治安队,把那边尸体处理一下。”将军开口。

      “是。”鹦鹉再行一礼,然后飞速朝城门口飞去。

      这一路,再没有什么差错,大约于太阳落山时分,商队平安到达目的地。当然护送远没这么快结束,这条路商队要走三天左右,目前也只是到了第一个中转站而已。

      商人们各自熟练的安营扎寨,拿出食物,升起篝火,围坐在一起也是有说有笑。将军无疑是商人们拍马屁的对象,即便是将军和他们没什么利益关系,但遇到强者拍马屁已经是商人的习惯。搞好关系总没错,说不定哪一天就遇上了呢?

      于是商人们依旧客气的递上各种食物:“来!将军,吃鸡腿!”“来!将军,喝点酒。”“来将军!擦个嘴!”……

      虽然将军杀人不眨眼,但熟悉之后,感觉还是可以聊聊的。大家聊起来倒是天南地北,商人有时候要抓住商机,局势什么的都必须了解清楚。这会儿听将军分析分析,也都觉得不错。

      将军的护卫则在一边帮将军搭设帐篷,凯文则在摆弄他的投石车。其实他的投石车没什么好摆弄的,他只是装装样子。他不便直接坐在将军一起,毕竟军衔问题,而且将军也没叫他。也不愿意帮将军护卫整理帐篷,这种拍马屁的事情如果是斯达特一定会干,但凯文就有些干不出来。

      但如果站在一边什么都不做,就显得太另类,所以还是摆弄一下投石车吧,晚上凯文就准备睡车上,夜里不下雨,垫个席子就可以睡。

      “将军!帐篷已经准备完毕。”护卫过来汇报,他自己也已经换了一身衣服,血迹也洗干净。

      “那今天就这样吧。”将军也起身,“各位早点休息,明天我们早点赶路。”

      商人们当然无异议,各自散去,回自己的帐篷休息。晚上无需值班,因为将军实在太强了,一有风吹草动必然察觉。这一趟有如此强人,众人休息自然格外安心。

      但凯文却没这么容易睡着,白天看见如此血腥一幕,不由让他思绪万千,也有些心烦意乱,而且一路上他也不是很累。

      在车上躺了半响,还是没睡着,索性坐起来。今天月亮挺大,晚上光线也不错,回头是连绵的丘陵构成的黑色轮廓,往前看确实一望无际的旷野,明月当空,群星闪耀倒也是不错的景色。

      空中突然一只乌鸦飞过,发出一阵:“啊……啊……啊……”的声音,最终落在投石车的车架顶上。

      凯文下意识的抬头去看,不巧乌鸦也低头在看凯文,一人一鸟对视良久,谁也不动。凯文是把乌鸦当景色看,当然不动,而至于乌鸦为何不动,凯文也不知道。

      突然又一只鹦鹉飞下来,停在乌鸦边上,对着乌鸦骂:“你个傻鸟!滚!把人都吵醒!”

      乌鸦不甘示弱:“啊……啊啊……”

      “还不滚?信不信老鸟揍你?”鹦鹉扑打翅膀,似乎准备啄乌鸦。乌鸦体型比鹦鹉大了不少,正常情况下完全不惧鹦鹉。当即也拍打翅膀,试图单挑。

      凯文当即起身,一发魔法飞弹过去帮忙,鹦鹉毕竟是我军的,看见了总得帮着。乌鸦十分灵巧,居然躲过了,但也明显受惊,急忙远远飞走。

      留下那只鹦鹉给凯文敬了个礼:“谢谢长官!”

      “不客气。”凯文回答,对鹦鹉他总有不少好感,即便有些鹦鹉特别的拽。

      “长官怎么不睡?”鹦鹉飞下来停在凯文肩膀上。

      凯文笑了笑:“年纪大了,失眠睡不着。”

      鹦鹉转头看了看凯文,随即晃了晃脑袋:“还是不太能理解人族的语言,算了,我还要巡逻,先走了。”

      “恩。”凯文点头,目送鹦鹉飞入空中,最后消失在夜空中。

      边上突然脚步声响,凯文转头一看,却见将军不知何时已经出了帐篷,正向他走来。凯文急忙下车敬礼,当然还是压低了声音,防止吵醒其他人:“将军!”

      “恩。”将军点点头,一边漫不经心的走过来。

      “将军怎么不睡?”凯文问。

      将军看了他一眼:“年纪大了,失眠睡不着。”

      凯文:“……”

      “你呢?小小年纪也失眠?”将军随手摸摸投石车,然后手一撑,坐上面。

      凯文没得到命令当然不敢和将军坐一起,依然站在下面笔挺:“将军,我……担心下一个任务,所以没睡着。”

      “是吗?”将军拍了拍身边,“上来做吧。”

      “是。”凯文依言坐在将军边上。这么近距离和将军聊天,还真是第一次,估计其他军官也不一定有类似经历。

      将军转头又看了看投石车构造:“我的护卫汇报说,你的投石车不错,成功拦住了几个山贼。”

      “是。”凯文不知该谦虚,还是说谢谢,只能尽量简短回答。

      “别觉得我们在针对你,”将军安慰一句,“我堂堂一个将军也犯不着针对你一个下尉。当然我们都知道你有困难,但你同时也是军人。你作为军人,有困难就克服困难,这一点是没有什么可解释的。你明白吗?”

      “是。”凯文不得不做出恭敬表情,大半夜还接受将军的教育。

      “我当将军你以为就没有困难了么?”将军随口闲聊,“每年降下多少指标,每年下达多少要求,红蓝军对练我们几乎都是输多胜少。那我们怎么办?难道也一天到晚抱怨么?作为军人,要你守卫一个阵地,哪怕不给你武器,但要你去,你就得去。这就是军人,你明白了吗?”

      “是。”凯文只能再次表示将军说得对。

      “当然你现在做得不错,”将军回头也表示肯定,“投石车基本已经达标了,而且一个人就能驾驭。我的确没什么可以批评你的。”

      “将军过奖了。”凯文谦虚。

      “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将军问。

      “下一步,我打算在投石车上镌刻硬化术,希望能进一步提高精度。并且引进更多的弹种。同时我也希望有自己的通信鹦鹉,这样可以和大部队保持联络。最好我能自己去领菜,然后回来自信烹饪,不用想现在一直在其他大队食堂蹭饭。”凯文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将军:“……”

      “当然,如果可能,最好能增加投石车数量,也增收新兵。一辆投石车,终究很难有大作为。”凯文补充,“当然这要看军队的发展战略,我只是希望而已。”

      “计划不错,”将军点头,“想实施这个计划,先要拿出贡献来。明年又有红蓝军对抗,你还是能出点成绩,那我资金拨给你,也拨的名正言顺。你说呢?”

      “是。”凯文点头。

      说完之后,两人又是一阵沉默,气氛变得有些冷场。凯文思索片刻,还是打破冷场,随意问:“刚刚有一只乌鸦飞过来。这边挺常见吗?”

      将军也没在意:“不太清楚。”

      “是否有死尸的地方,就会有乌鸦出没?”凯文问的有些谨慎。

      “这不一定的,”将军完全不在意,随意给凯文普及一些乌鸦知识,“乌鸦也不一定吃腐肉,种子、虫子都吃。虽然表面上被很多文学家认为是死亡的象征,但实际上也就是一种黑色的鸟而已。”

      “哦。”凯文点头。

      “其实乌鸦的智力还要在鹦鹉之上,”将军回答,“王立学院有详细的研究报告,乌鸦几乎是现有已知鸟类中智力最高的,当然不包括魔兽。它懂得使用工具,而且有学习能力。而且经过训练,甚至也能说人话。当初到底是培训鹦鹉,还是培训乌鸦,王立学院那边有过相当长的争论。”

      “哦。”这些凯文也不知道,听着就当增加知识。

      “最终还是训练的鹦鹉,因为鹦鹉寿命比乌鸦长很多。鹦鹉饲养得当都有六七十岁的寿命,甚至有超过百岁的,乌鸦一般也就是十年到二十年左右。长远考虑,最终选择了鹦鹉。”将军回答,“说到底,这种鸟类也就起到一个传递信息的作用,也不需要它太聪明。太聪明了,反而不好。”

      凯文沉默不语,算是默认了将军的话。

      “不过有时候你看见鸟类也得小心点,”将军提醒,“弄不好可能是其他法师的使魔,也可能是敌对势力派出来侦查的。”

      “是。”凯文点头。

      “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将军起身,“早点休息,明天还要赶路。”

      “是。”凯文也起身,目送将军一直钻进自己帐篷里。本来凯文提起乌鸦,希望将军能对护卫拔刀屠杀有一个说法,结果可能太隐晦了,将军没发现,转而给他普及了一下乌鸦知识。

      算了,凯文也不多想,躺下休息。一觉醒来,众商队已经在弄早餐和收拾帐篷,见大家都这么忙,凯文也不好意思干站着,于是他不停的摆弄他的投石车,显得也很忙碌的样子。

      早餐就是两个面饼,人人都吃一样的,将军也没例外。吃完上路,吃得慢的边走边吃也没事。

      只是走了片刻,空中鹦鹉就飞下来,提醒凯文:“小心,背后后人跟踪。大约三十多个,拿着斧子。”

      凯文点头,心中警惕,并不向后看,但把身子缩在投石车架子前面,防止后面放冷箭。

      然而一路到第二天中转站,这后面一群人也一直就这么跟着,完全没有进攻的意图。直到商队停下,后面的人也自动撤离。

      晚上,将军把凯文和他的护卫召集过来:“明天如果他们再跟着,你们两个主动出击,把他们全部干掉。”

      “是。”护卫当即回答。

      “是。”凯文慢了一拍,但还是接受命令。

      “去休息吧。”将军没多在意,打发凯文离去。

      一夜又无事,第三天商队继续出发,行进片刻,背后果然再次出现跟踪的人,据鹦鹉所说还是昨天那一批。

      按照将军命令,凯文当即停下投石车,并调转车头等在原地。将军护卫也来到凯文身边,拔出剑,准备杀人。

      “他们就在那边树林里。”鹦鹉轻轻飞过凯文头顶,留下一句。

      护卫当即开口:“直接投石车先砸过去,能砸死几个是几个。”

      凯文无奈:“树林的话,投石车基本没什么威力了,除非火油弹。”

      “那就上,直接砍死!”护卫的方法真是简单粗暴,“我进去杀,你守着外面,出来一个砸死一个,或者用弓箭,反正随你。”

      “等等,”凯文还是辩解一下,“还不知道对方是谁呢?这……”

      “山贼啊?还能有谁?”护卫回答。

      “但是即便平时日城内治安官遇到地痞捣乱,也是多次警告无效,拔刀无效之后,才能攻击。即便有外国接近国境线,也是多次警告无效之后,才可攻击,为何这就直接杀人了?”凯文还是看不惯这种粗暴做法。

      “哼。”护卫不屑,“你不要和我说,你去和将军说。”

      凯文无奈,只能默不作声。

      “我上了,你在外面看着点。”护卫提剑而去,一瞬间,林子里惨叫连连,骂声连连,隐隐有血光出现,还有那强悍的黄色斗气。将军护卫已经是六阶战士,而山贼说到底大多数不过是农夫级别,也只有少数能有红色斗气,实力比他差了远不止一个档次,装备也是。

      护卫杀入,几乎毫无危险,如砍瓜切菜。片刻,几个山贼惊慌逃窜,从树林里跑到大路上。凯文心中叹息,拉弓射箭,只能自我安慰这些人也该死,没什么可惜的。

      不过凯文的箭术有些蹩脚,射击固定靶也只是勉强及格而已,这些活蹦乱跳的山贼凯文也只能保证射中,没几箭命中要害。山贼中箭倒下,但依然痛苦的往前爬着。

      凯文额头见汗,拉弓再射,依然命中他们屁股上、胳膊上、肩膀上、腰上,山贼一时间都死不了,跑也跑不动,反而痛苦更甚。

      “哟,”护卫一身血从林子里出来,“看不出你还喜欢玩这一手?这折磨人可就有些变.态了。”

      凯文一言不发,走进几步,用弓箭对着他们脑门射,终于将他们一个个射死。用实际行动证明,我不是变.态,我就是箭术差。

      护卫笑了笑,没说什么。两人坐上投石车,再次追赶商队。

      之后这一路,终于再没有什么差错。商队毫发无损的到达目的地,并支付将军和凯文各20金币的佣金。说起来凯文现在眼界也高了些,感觉20金币明显少了,这要是其他佣兵团过来,护卫一个商队至少几十号人,20金币真不够分的。也难怪这种任务积压了三个月,没人愿意干。

      回去的途中,将军和凯文算是分开了。将军有快马,护卫当然也有,两人纵身上马,凯文向他们道别,一直目送他们消失在视野中,这才开着自己的投石车缓缓往回赶。

      回去的途中,路过树林,又看见一大群乌鸦在围绕着飞。其中一只飞到凯文的车架顶上,又和凯文对视片刻。

      凯文不由想起曾经边境遭遇莱博齐耳国伏击,结果被刺客会长救了之后,也留下一地死尸,当时乌鸦乱飞,又一只也跟着凯文很久。不会最近看见的都是同一只吧?

      凯文仔细观察了一下它,没看出什么。抬手朝它打个招呼:“嘿。”

      乌鸦瞬间受惊,飞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