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杏视频app最新版官方

      秦观像个痴汉一般,暗中关注秦晓父母的行动。

      到明年,也就是04年,国内才强调在公共场合安装监控,直到08年才大规模普及。

      所以只能通过入侵网络线路获取信息的秦观,心中庆幸此时全国进行联网售票。

      秦观先查到了秦父买了九月十三号从深圳到省城上午9:55的票,第二天,也就是十四号大约11:03到站。

      而秦母这边,买了从县城到省城的火车票,九月十四号8:30出发,大约下午14:00到站。

      为了以防万一,秦晓特意让秦观给她以个微型监控机器人,放在秦母身上。

      秦晓周日这天,也就是九月十四号,刚和秦源一起把秦母送到县里的火车站,此时才不到十点。

      秦晓一边在系统里看着秦母有些坐立不安的样子,连热水都不敢去接,只拿着一个书包坐在座位上,不由有些心疼。

      临走前,秦母特意把彩票包好,缝在了裤子的腰侧,还专门缝死了,到了那再拆开。

      即使已经万无一失,秦母仍十分焦虑,对此秦晓没什么好办法,只能期盼时间过得快点,让秦母早点和秦父碰头会面。

      因着秦晓两个是周日下午归校,秦源便提议道:“要不咱们去网吧瞧瞧吧!高原和我说注册个QQ号,可以加他好友。”

      秦源无疑是真正的小孩子,他对神秘的网络和电脑十分好奇,尤其是有高原那个家庭条件不错,也爱炫耀的家伙故意馋他,秦源更是心里痒痒的。

      秦晓有系统的情况下,对网络没有太多渴求,毕竟这会儿的网络远远没有后世发达,系统也可以通过侵入网络链接,和正常上网没什么区别。

      只是秦观还特意为秦晓保存了大量2020年能查阅到的许多资料,秦晓前两天才补了《名侦探柯南》的最新进度呢。

      当然,在秦晓穿越当天,以后发生的讯息和各种资料影视等,是秦晓看不到的。

      所以说,秦晓压根不稀罕去网吧上网的机会。

      但是秦晓想到自己前世第一次去网吧,并且摸到电脑,注册第一个qq号的经历,也乐意让秦源也去接触这些。

      “好吧,你知道地方吧?让我们进去不啊!”秦晓回道。

      秦源倒不像秦晓这般担心,因为他知道的不多,只想着有大人在呢,并不需要他担心。

      所以他没心没肺的笑道:“嘿嘿,我早和高原打听好了,商业街那边,有个网吧,叫自由网吧,那是高原的表哥开的网吧,他说我去给打八折。

      高原说去了可以找他,他经常在那。”

      秦晓也知道这个自由网吧,而且也是她经常去的地方。毕竟前世到了秦晓高二的时候,家里才买了电脑。

      县城里的网吧虽然不少,但能一直开到好几年后的也不多,这个网吧就是其一。

      秦晓大学的时候,好不容易有一回去县城旧地重游,正好看见这个自由网吧又重新装修了下,还特意进去感受了一下,和大城市的网吧也不遑多让。

      只是秦晓没想到,这个网吧和高原还有关系。

      这倒让秦晓安心不少。去年首都的一个网吧纵火案,终究是个警醒。

      他们所在的小县城,天高皇帝远,所谓未成年人不能进网吧的规定根本是如同虚设。

      但可惜小县城对未成年人的吸引力太大,而且网络也不是毒药,秦晓也希望找个安全可靠的网吧,这个网吧正好。

      “好,咱们去吧,不过我们先去商业街那里买的吃的,你吃不吃掉渣烧饼?”秦晓问道。

      “吃!”秦源毫不犹豫地回道。

      掉渣烧饼是上次来创元参加入学考试的时候吃的,秦晓是重温旧梦,秦源就是大开眼界了。

      他咽了咽口水,然后说道:“还有凉皮,掉渣烧饼吃不饱,吃上次去的那家。”

      秦晓一听,也忍不住说道:“那咱们快吃去。”

      说完两兄妹就蹦蹦跳跳地背着书包,往商业街跑去。

      来到目标所在,秦晓两人分工行动,一个去买烧饼,一个去买凉皮,然后去凉皮店汇合,很是享受了满足的一餐,可谓是大快朵颐。

      等吃完饭,两人抹抹嘴,就往商业街尽头的自由网吧走去。

      正巧的是,两人一进门,就瞧见高原和耿希同两个正坐在网管的位置上玩电脑。

      “诶,高原,耿希同,我来了!”秦源十分兴奋地挥挥手。

      秦晓也懒洋洋的挥了挥手,吃的太饱,导致秦晓打了个饱嗝。

      高原一见,忙招呼秦晓兄妹两个过来,给他们两个拿了两把椅子,招呼两人坐下。网管这里有两台电脑,高原让开位置,让两人坐在高原和耿希同中间。

      今天正好周日,网吧里打游戏的人很多,高原解释道:“里边没电脑了,你们先和我们玩。”

      “秦源,还有我们班长,等会看我教你们上网聊天。”高原得意洋洋的挤眉弄眼。

      秦晓翻了个白眼,然后坐下,而秦源却十分感兴趣的,让好为人师的高原一步步教他。

      耿希同见此,对旁边的秦晓问道:“要不我教你学学?”

      秦晓摇了摇头,道:“我吃撑了,让我先坐会儿,看你玩吧。”

      耿希同闻言没有说什么,只是给秦晓示范了一下电脑开关机的过程,然后又点开了屏幕上那只小企鹅,转头问道:“你还没有QQ号吧?”

      “嗯,没有,你帮我申请个吧!”秦晓说道。

      “嗯,好!”说着耿希同按照流程给秦晓选号,“诶,有个八位数的号码,你要不要?”耿希同忽然说道。

      秦源和高原这边,听到耿希同这么说顿时凑过来,高原立马插嘴道:“要,当然要啊,这会儿都是九位数了,八位数的QQ号可不常见,秦晓,你要是不要就给我。

      我申请了好多QQ号,只有两个八位数的。”

      “想得美!”秦晓又不是没玩过QQ,以后她固定的QQ号都是十位数了,如今竟然有八位数的,自然当仁不让。

      秦晓忙凑过去,拍了拍耿希同的胳膊,道:“快帮我选上,我要这个,昵称是极光。”

      “极光?”耿希同带着疑问的眼神看向秦晓。

      秦晓笑眯眯的说道:“极光啊,你不知道吗?听说北极能看到极光,很美的。”

      相比时下各种非主流火星文的昵称,秦晓的昵称真的是一股清流了。

      连耿希同一时都觉得,自己被高原蛊惑,起的那串火星文一样的昵称,是不是该换个了。

      等耿希同示范了一些电脑的基本操作以后,让开位置说道:“你来试试玩下。”

      秦晓点了点头,用十分流畅的动作复刻了刚才耿希同的操作。

      旁边高原瞅了一眼,惊讶道:“我们班长真是聪明,学电脑也这么快。”

      秦晓被人夸奖也乐呵呵的,笑道:“哼哼,那当然。”

      秦晓一点也不心虚的接受了夸赞,然后又顺手点开QQ,登录上,按照耿希同的指导,加上了另外三人的qq,然后又随意点开了随机选号。

      “我去,你这什么运气啊!”高原瞅见了秦晓随机出来的号码,惊叹道。

      这是一个八位数的QQ号,不同的是,它是以1开头的,而秦晓之前的QQ号,是8开头的。

      一般来说,QQ号越小越好。

      现在主流的都是九位数,八位数很少见,更别说1开头的了。

      高原见状可怜巴巴的看着秦晓,说道:“班长,我的好班长,这个QQ号给我吧,以后你来上网,我给你免费好不好!”

      高原自己最小的号码,都比这个号码大,自然对秦晓的这个QQ号垂涎欲滴。

      秦晓倒是不看重这个,不过既然高原肯大出血,她也乐呵呵的接受了。

      “再加一顿饭,一会儿请我和秦源吃凉皮去!”秦晓狮子大开口。

      高原露出一副大出血的样子,“班长大姐啊,你刚吃饱诶,算了算了,就请你吃顿饭好了!”

      耿希同翻了个白眼,吐槽道:“演的也太假了,两顿,班长,不要和他客气。”

      耿希同难得插嘴,高原立马拦住,笑嘻嘻的说道:“班长,说好了,是一顿饭啊,待会儿回学校前,我请你吃,还有秦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