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的承诺大结局

      俩天之后,在当地的条子接到了案报,池会长的小儿子池成久,被发现在一家郊区的小房间里,四肢被人打残,男性的某项功能已经告废,同时本人深度昏迷。

      这个消息一出来自然是震惊,而且消息封锁不住很快的在网络上流传,现场调查留下的东西只有属于池成久的,而没有半点关于凶手的指纹,安装在这栋小区的别墅的存储卡被人抽掉,已经调查不到监控录像。

      对于刚刚打赢官司出了法庭的亨真集团而言,这是一个巨大的噩耗,池会长这一段时间的活跃,实际上就是为了给自己的小儿子打通政路,现在池成久重度昏迷,人还在ICU。

      而要查找的时候却无从下手,关于池成久那一天的对话,他只跟自己的母亲说过要去拜访朋友,而稍微知道点消息的崔正民明白,这小子可能又再重操旧业。

      去过地方就只有两处,餐厅那边调查过,目前那名餐厅经理人也出了意外,伤残程度不比池成久小多少,而同一时间的池成久合伙人迈克至今还没有被找到。

      那种见不得人的勾当只有这三个人知道,而三个知情人全部都出了事。

      没有人是傻子,被报复了是肯定的,但又是谁动的手?

      那名女生同样的还在餐厅工作,她的脑海里早就被郑殊灌输了一切无事发生的事情,她清楚如果这件事情爆发,她可能自身难保,现在自己跟郑殊是在同一条船上的。

      只要自己稳住以后,等到这件事情的风波逐渐过去再辞职就好了。

      该事件被定义为恶性事件,让半岛民众奇怪的是,以往对于调查都不怎么上心的半岛警方这一次似乎非常的卖力,把事件定义为恶性,而且还调动大批人手开始搜查,找寻一切曾经跟池成久有过节的人,包括之前已经败诉的朴善英的家人也因此受到盘查,幸亏张仁奎出手及时。

      这些条子的举动太不寻常,甚至让人觉得无语。

      他们这么大费周章的,最后只是在某个海滩边发现了被埋在沙滩只剩下一颗头露出来的迈克,这个家伙的情况比起之前进ICU还没有出来的两位差不多,从沙滩里挖出来也是进了重症加护病房,脑袋经过特殊的撞击,不是任何的钝器,更像是被什么特殊力道震得大脑震荡。

      可偏偏就是留了这三个家伙一条命!

      姜赫利的小队在全面对池会长这一家子进行分析的时候,也得到了这个消息。

      “过来看看,这个池成久也会有今天。”林炳旻调出了一段录像,是关于医院的,他入侵该医院网络看到了加护病房里面现在的池成久吃喝拉撒都成了问题,当然池会长有钱可以给予最好的医护,但是躺在病床上半死不活的模样,让人看着实在是……解气!!!

      “揍得好,这家伙太猖狂了,就应该被狠狠教训。”都振雄自己都想往这崽种的脸上多来几拳,看似人畜无害的脸上,手里干了多少肮脏事。

      在这段时间的调查里,他们都认清了这家伙的本来面目。

      “可是这就难办了,池成久出了事,估计对于池会长的行动怕是要终止一段时间,现在的池会长会更加的小心谨慎。”姜赫利觉得池成久只是小害,而池会长这头黑老虎才是大害。

      “我觉得这样也挺好,这些家伙干了这么多坏事,你看看现在这池成久的样子,花八十亿韩元估计都不能让他恢复如初,还有什么比这样更解气的?”

      车雅玲说完,又把刚刚举在手里的棒棒糖重新放回嘴中。

      “对,八十亿韩元让这些家伙落得这样的下场我觉得值。”

      看着团队里的三人都觉得这件事很妥当的时候,姜赫利总觉得整件事情里,自己倒是打了酱油,而且没有惩戒到池会长这种家伙,还是不满足。

      他自己一个人开车出去散散心,街头上时不时的可以见到半岛的条子跟疯狂狗一样的在巡逻,只不过都跟无头苍蝇似的,他们就是外强中干,指望这帮酒囊饭袋抓人还是省点力气吧。

      开着车等待红绿灯的那会儿,一道身影经过斑马线的时候,姜赫利觉得很眼熟,头探出窗外看,郑殊刚从网吧回来,正准备返回旅馆。

      人还没有走?

      姜赫利已经通过调查知道郑殊的身份,是一名跑货船的员工,这个时间点货船早已经离港,怎么他人还会在这座城市里。

      反正横竖没有事情做,姜赫利在前面掉个头直接开车跟上郑殊,一直到了旅店附近。

      “喂,可以聊聊吗?”

      郑殊一转头就看到了姜赫利,自己还没有去找他,这家伙倒是先跟上自己了。

      巧合?还是……

      “到旁边的咖啡厅聊吧。”

      “行”

      走进咖啡厅中,选择了靠角落的位置坐下。

      “郑先生还没有走啊,我还以为你已经上货船了。”

      “有事情耽搁了所以没走!”郑殊抬眼看着玻璃窗外,随处可见的警车路过。

      姜赫利也看到了,他开玩笑似的说:“最近查得很严,郑先生如果不找一份安稳的工作,恐怕一不小心就会被当成凶手抓走。”

      “也对~~谢谢你的提醒。”郑殊饶有深意的一笑,顿时姜赫利的眼珠子都瞪得圆不溜秋的。

      “你……你”

      “是我做的,池成久、餐厅的经理还有迈克~~”郑殊没必要跟他隐瞒,借着咖啡厅这个鱼目混杂的地方,就像是随口开的一个玩笑。

      可落到姜赫利的耳朵里,这可不像是咋开玩笑。

      “为什么这么做!”

      “收拾一个渣滓需要理由吗?”

      服务员送来了两杯咖啡,郑殊接过其中一杯抿了一口。

      “你的胆子可真大~”姜赫利即便是有了自己的团队他都不敢这么干,在《player》的原剧情发展里,至多也就是在池成久被捕之前给了他一拳罢了,随后就交给了张仁奎处理。

      要是知道即便是犯了这样的罪责,池成久最多付出十几年的代价,财阀还是财阀不会因此而有所改变。

      郑殊不选择在一开始进入姜赫利的团队也就在此,真正需要下狠手的时候狠不下心来,也不愧是‘玩家’,非常贴合他们这支团队的名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