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从哪儿下

      卓佩云目光死死的盯着那张面具,一刻也不愿意离开,虽然理智告诉他,眼前的女子绝不可能是素雨,但他还是希望面具之下是自己无比熟悉的素雨。

      斯~

      一阵白光自灵灯中迸射而出,再次引得在场的众人一阵骚动,有些老玩家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最核心的几盏灵灯大都有着其独特之处,其中最特殊的一点便是会在挑战者快要成功时发出各色光芒,这不仅意味着挑战者即将成功,也意味着挑战者已经进入了最艰难的时刻,接下来的每一步都会变得无比艰难。

      在场的挑战者们大都为这束白光兴奋了起来,自千灯夜行开始,有无数的人来挑战这盏灵灯,但都失败了,能做到这个地步的,花笑雨还是第一人。

      外围的人小声议论着,有为花笑雨感到高兴的,毕竟自己没有能力去挑战这灵灯,眼看有人能给这秦淮商会一个教训,当然是高兴得不得了。有的人则惊叹于女子的实力超凡,竟然能够拿走那稀有的雪灵石。

      人群的外围,几个身着黑衣的人戴着完全遮挡面部的面具相互交换了眼色,便是悄无声息的在人群间穿梭起来。

      察觉到那几个动作诡异的黑衣人,卓佩云转移了注意力,看来并不是所有人都想花拿到那雪灵石。

      “住手,这雪灵石是我大哥的!”

      正当众人聚精会神的观察着花时,一声厉呵自人群中响起,与厉呵一起的,还有一把匕首划破空气霹雳作响,径直向着花飞去。

      铛~

      匕首飞驰的速度极快,一时间竟然无人能够阻拦,就在众人为那绝色女子感到惋惜之时,一柄长剑竟裹挟写黑色气体也是同匕首一般径直飞向花。

      出乎众人预料的是,那柄长剑并未击中绝色女子,而是因为在空中划过一道诡异的弧线,而后将那把匕首撞得粉碎。

      在击碎匕首之后,长剑并未飞远,而是好像被什么力量控制一般,直直的插在了绝色女子身前,短短一次交手,便可看出那长剑的主人对灵气的掌控力达到了何种恐怖的境界。

      见到自己的攻势被化解,黑衣人也不气恼,齐刷刷的自人群中一跃而出,七人一剑就这样相互对峙起来。

      “没想到还有护花使者。”其中的一位黑衣人目光警惕的观察着人群,却是十分不屑的轻蔑道。

      他们本想出手逼走那绝色女子,但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拦路虎,而且看样子那人实力还不低,竟然对灵气能有如此的掌控力。

      “本来想怜香惜玉的,看来今天不得不来硬的了。”为首的黑衣人注视着那柄长剑,对着人群大声说道。

      虽然这御剑之人看起来好像是个硬茬子,但他也不是吃素的,筑基境中期,这样的实力放眼整个灵阵,恐怕也找不到第二个了。

      筑基境中期,的确有在这灵阵中狂妄的本事,但若是让他知道御剑之人是灵王境界,他可能肠子都会悔青,毕竟他只是被请来干扰那些妄图挑战雪灵石的人,和灵王做对手,给他十个胆子都没有。

      此时的卓佩云眼神平淡的看着那几个黑衣人,他目光如水,似乎没有再要出手的意思,他本想一剑震慑这些黑衣人,可是没想到的是这群黑衣人中竟然有一个筑基境中期。

      因为压制了修为,卓佩云此时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只有筑基境后期的样子,所以长剑之上也只是携带着灵气,黑衣人也正是看出了这点才刚出来直面长剑。

      “哟,想护花怎么还躲躲藏藏的,不会是想要英雄救美吧。”见卓佩云还未现身,为首的黑衣人再次开口,讥笑道。

      其余的黑衣人也是随声附和道,说卓佩云是个缩头乌龟,只敢让佩剑示人。

      卓佩云自然知道黑衣人在激自己现身,他当然不可能就这么如了他们的意,他继续原地站着,现在他在暗处,对他最为有利。

      “走!”

      见卓佩云没有行动,为首的黑衣人等不下去了,毕竟每拖一秒,花笑雨就多了一分成功的机会。

      他当即示意手下四散而开,紧接着七人将花围于其中,显然他们想要同时出手,这样的话卓佩云就无法防御,那花也会为了躲闪而放弃挑战。

      “这雪灵石我志在必得,现在只好对不住美人了。”为首的黑衣人大声地说道。

      卓佩云无奈摇头,这群人都到这时候了,还不忘演戏,也不知他们到底是修炼之人,还是职业演员。

      杀!

      随着为首的黑衣人一声令下,七把明晃晃的匕首出现在七人手里,几人动作一致,灵气自周身运转,聚集于手臂之处,而那为首的黑衣人则是将部分灵气覆盖在了匕首之上,显然几个人都是全力施为。

      人群之中的众人此时呼吸急促,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抢夺灵灯的事情在这灵阵中屡见不鲜,但如此大的阵仗众人还是第一见,七位似乎有着筑基境修为对一位不知修为的女子和一个还未露面的剑修,这样的阵容的确可观。

      见花还未有所动静,七人也没有留情,七把匕首自手中迸射而出,在灵气的加持之下,在空中划出破空声,而那最为厉害的一把匕首更是包裹着灵气极速飞驰,速度之快已然有些扭曲匕首周围的空间。

      同样是当匕首将要击中花时,一道黑影闪身而过,速度之快竟然超越了那些极速飞驰的匕首。

      黑影闪身到花身后,一把抓起长剑,紧接着体内灵海之中灵力翻涌,黑色的灵力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迅速覆盖在长剑之上,七人同时出手,卓佩云不得不拿出点真本事了。

      在灵力包裹之下,长剑通体黝黑,悬于卓佩云身前,此时的他闭目而立,灵王神识四散而来,迅速的锁定那七把匕首。

      万剑-陨杀!

      包裹着黑色灵力的长剑围绕着两人两人转动,速度极快恰好在两人周围形成七把剑影,万剑-陨杀的使用方式极其多变,而这形成剑阵保护主人便是其中之一。

      铛!

      随着几声金属碰撞之声响起,七把匕首与剑阵在短短一瞬全部碰撞在了一起,而那七把匕首在与剑阵接触,就如朽木一般,一瞬便是化为了齑粉。

      “这究竟是什么人?”攻势被化解,黑衣人心中暗骂到这次是碰到了铁板。

      虽然没有正面交手,但自己的全力一击竟然被对方轻易化解,那也就是说对方应该至少有着筑基境中期的实力,甚至更高。

      人群之中,慕和铃惊讶的望着卓佩云,俏丽的小脸写满了难以置信,先前卓佩云所施展的正是无上剑意中的第一重,而且看卓佩云那信手拈来的样子,对万剑陨杀的运用必然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虽然卓佩云曾来过慕容城,那国使府也必然去过,但慕和铃不敢想象一个外人在没有族中长老的传授下,竟然能够把万剑陨杀练到如此境界。

      人群中也是有眼尖的人认出了万剑陨杀这一招式,当即惊呼而出,显然他们把卓佩云与花当做是了慕氏皇族的人。

      “老大怎么办?”人群中的骚动传到了黑衣人的耳中,现在的他们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不要慌,慕氏皇族千千万,看那小子的衣着也不像是皇族核心人物,我们不用怕他。”为首的黑衣人细细审视着一袭黑衣的卓佩云,在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后,小声说道。

      “各位不必担忧,我只是个江湖游子罢了,今日途经慕容城,只是想领略慕氏元灯节的风采。”卓佩云看出了那些黑衣人心中的顾虑,当即笑着解释,不过面色一转,冷冷地说道:“不过看你们几人实在无耻,竟然想要伤人夺宝,所以仗义出手。”

      “没想到真的是英雄救美的主?”听到卓佩云的解释,黑衣人也是松了口气,如果卓佩云真是慕氏皇族,一定会用这个身份逼众人退去,现在看来这人真的不是慕氏皇族。

      不过卓佩云不愿用身份来压黑衣人,一是他本不再是慕氏皇族,二是他对自己的实力有足够的信心。

      “不是皇族,你小子还在这里逞什么能,想英雄救美,你小子还不够格。”黑衣人知道卓佩云不是慕氏皇族,气焰更加嚣张起来,讥讽道。

      “够不够格,试试便知!”对黑衣人的嘲讽,卓佩云不屑一顾,冷笑道。

      嘶~

      正当众人剑拔弩张之时,卓佩云背后传来灵灯被撕碎的声音,众人的目光再次被卓佩云身后的绝色女子吸引而去。

      此时的花笑雨手中捧着一颗拳头大小的雪白晶莹的灵石,灵石之上一朵雪莲花纹含苞待放,表示花已经成功挑战这盏灵灯,这雪灵石已是花的所有物。

      这最核心的几盏灵灯与其他灵灯不同,这些灵灯的奖励大都是些稀有灵石,而且都直接放于灵灯之中,一旦成功挑战便可直接取走奖励,无需前去兑换。

      而那秦淮商会这样安排的意义便在于,是谁得到了灵石众人都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规则中只说了灵阵中不能杀人夺宝,而灵阵之外则是有许多自由发挥的空间。

      “撤!”见到花手中捧着的雪灵石,黑衣人自知为时已晚,一咬牙便是带着手下迅速离开了。

      黑衣人撤去,卓佩云将长剑收入剑鞘当中,正欲离开确实被一声柔和的声音叫住。

      “为何帮我?”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拿到雪灵石的花笑雨,虽然她在全力破解难题,但还是能够察觉到周围发生的一切。

      她本是想凭借风楼主给的布下灵阵禁制的衣物,挡下攻击,但突然出现的卓佩云让他有些惊讶,没想到竟然会有人愿意帮助自己,与七位筑基境为敌。

      “那你为何不躲?”卓佩云不解风情,反问道。

      听到卓佩云的问题,花笑雨朱唇轻抿,不再多言,她总不能告诉卓佩云灵阵的事情吧。

      见花笑雨不再言语,卓佩云不作逗留,虽然他很像知道面具之下究竟是怎么的容颜,但他害怕在看到一张陌生面孔后的绝望,希望有多大,绝望就有多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