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音麻里亚在线

      早晨六点半,天刚亮起,李卫东就登上了返回青河的绿皮火车。

      其实李卫东也可以搭济城运输公司运货的顺风车回青河的,大家虽然不是一个单位,但同属于运输系统,互相之间搭个便车也是很经常的事情。运输公司的人要经常走南闯北,今日你给人方便,明日他人也会给你方便。

      不过魏斌却专门给李卫东买了一张回青河的火车票。说是买,其实一分钱没花,魏斌给火车站打了个电话,火车站就把票送了过来。毕竟铁路系统也是很需要重型卡车的。

      魏斌把火车票送到了李卫东面前,李卫东盛情难却,只好搭火车回去。

      其实坐火车也有不少好处,首先是速度比汽车更快。

      绿皮火车跟后世的高铁没法比,但也比老解放快一些,从济城到青河,可以节约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坐火车也更加的舒适,八十年代的路况远不如现在,老解放又没有减震,走起来晃晃悠悠的,与之相比火车的硬座,可要舒服的多。

      几个小时的行驶后,李卫东抵达了青河火车站,他直接走上了一辆公共汽车,也没买票,只是给售票员亮了亮自己的工作证,就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八五年的时候,各地都没有成立所谓的“公交公司”,城市内的公共汽车也属于运输公司运营,只不过当时线路和车辆都很少,票价是按照乘坐站数计算的。

      少则五分,多则三毛的公共汽车票价,对于普通人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寻常老百姓出门,距离近一些的就靠步行,距离远一些的就骑自行车,乘坐公交车是一种很奢侈的行为。

      李卫东作为运输公司的职工,乘坐自家运营的公共汽车肯定是不用买票的,直接刷工作证就行。

      李卫东返回运输公司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汽修车间里正热火朝天的忙活着。

      赵虎指挥者两个临时工,将一条轮胎推进车间,看到李卫东后,他立刻走了过去,开口说道:“李卫东,你总算是回来了!”

      “听你这语气,不像是在欢迎我啊。”李卫东笑着说道。

      “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赵虎话音有些急切,他接着说道:“你被处分了,还扣了一个月的工资,这些你都不知道么?”

      “有这种事情?”李卫东一脸的茫然,然后开口解释道:“我才刚从济城回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自己去办公楼门口的公告板看一看就知道了,处罚你的公告就贴在那里呢,说你无故旷工二十天,扣除本月的工资和奖金,外加一个严重警告的处分。”赵虎回答说。

      “旷工?我这明明是出差啊,怎么成旷工了?”李卫东一皱,接着问:“崔主任知道这件事么?”

      “当然知道了,他还去人事科找人理论,但人事科说了,崔主任只能批五天的差旅假,剩下的十五天就算是旷工。”赵虎话音将自己知道的告诉了李卫东。

      “崔主任的面子都不给,这是在故意找我麻烦啊!”李卫东喃喃自语的说道。

      赵虎却压低了声音,开口说道:“人事科有个股长,叫钟照,你知道么?他是王海滨的小舅子,也就是王磊的亲舅舅。”

      “原来又是王海滨在搞事情。”李卫东恍然大悟的点点头,随后开口问:“崔主任在么?我现在去找他,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

      “崔主任不在办公室,他去开会了。”赵虎指了指办公楼的方向,接着说:“今天是公司例会,公司领导和主要的中层干部都要出席。”

      “这么说,领导们现在可都在会议室啊。”李卫东微微一笑,接着说道:“那正好,我去找领导评评理去!”

      ……

      会议室内,运输公司领导班子的九个人,外加十几个主要的中层干部齐聚一堂。

      几个重要的议题讨论完毕之后,便是一些零碎的琐事,被摆到了会议的议程上。

      总经理朱士聪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接下来,我想着重的说一下劳动纪律的问题。”

      听到这个话题,崔大山表情微微一紧,而王海滨的脸上则露出了喜色。

      只听朱士聪接着说道:“有句话叫无规矩不成方圆,作为一个企业,有了纪律,才有秩序,各项工作才能得以开展。如果一个公司管理瘫痪、纪律松懈,缺乏团结,那就是衰败的象征。

      相反,如果管路规范,纪律严明,令行禁止,团结一致,那么就能做大做强。因此,加强劳动纪律,对于一个公司的发展,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它可以提高公司效益,增长公司发展潜力。”

      朱士聪开始了一套长篇大论。

      中层干部当中,几个年纪大味同嚼蜡一般的坐在那里,朱士聪的话对它们而言仿佛是对牛弹琴,而王海滨这种善于拍马屁的人物,则拿着笔记本奋笔疾书,一副认真学***指示的样子。

      终于,朱士聪的话进入到了正题。

      “目前,我们的职工在劳动纪律方面的表现,总体上是好的,但偶尔也会出现一些害群之马,如果不能即使制止和纠正的话,势必会给公司的发展带来很不利的影响。就比如最近,我们一位年轻的同志,无故旷工个长达二十天……”

      朱士聪说到这里,装作无意的看了一眼崔大山。

      在座众人也都明白,朱士聪口中的“害群之马”,正是李卫东。

      只听朱士聪接着说道:“对于那些违反劳动纪律的害群之马,公司已经给予了相应的处罚,但是我认为,处罚的力度还不够,还不足以起到以儆效尤的效果。所以我建议,对于违反劳动纪律的职工,应该从重处罚,这样才会有警示效果,才不会有人违反劳动纪律。”

      崔大山心中一紧,现如今对李卫东的处罚已经是严重警告,外加扣除一个月的工资奖金,若是再加重处罚的话,岂不是要给记过,并且扣除更多的工资奖金!

      眼看着就要过年了,这记过家扣钱,摆明了不让人过个好年。

      这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咚咚咚……”

      就在此时,敲门声响起,随后一个人推门进来。

      众人望向门口,进来的正是李卫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