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さんノ男性事情在线

      今天这道士的状态,显然没有上一次那么好,关键是不够专注。

      汤天看他敲木鱼时也是有心无力的,感觉像是在磨洋工,为了敲而敲。

      更让汤天惊异的是,这道士一边敲还一边长吁短叹的,节奏感也明显紊乱得很,轻一下重一下的,跟上次的那种清亮悦耳、炉火纯青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

      汤天暗想,就是随便换一个普通人来,应该都比他敲得好。

      看到这里,汤天暗自惊奇,停住了脚步,暂时不往里边走了。

      他躲在门柱后面,偷偷的朝那道士观望起来。

      他心中好奇,想看看这道士怎么回事儿。

      汤天的脑中疑云丛生,浮想联翩。

      “这道士是出家人,肯定不可能因为感情问题而产生烦恼的!”

      但他又想起张青山亲口说过,这庙里的道士都是属于“火居道士”,是可以结婚生子的,还能吃荤腥。

      “难道他真的是因为感情之事?”

      “失恋了?”

      想到这里,汤天自己都觉得好笑。

      一个道士,不安守本分,竟然谈起了恋爱,还因为失恋受到打击,连木鱼都不想敲了,这是多么滑稽的一件事!

      主要是因为上一次来,这道士敲木鱼敲得太好了,所以现在这种状态,相对比起来,让他反倒产生了不适应。

      他突然想起了以前看到的一个新闻。

      说的也是一个道士。

      这个道士已有家室,但并不安分,还搞起了婚外恋。

      搞婚外恋都还罢了,可他偏偏搞的是一个有夫之妇,两个人如胶似漆你侬我侬的。

      结果,长时间瞎混之后,被人家丈夫发现了。

      这下子不得了,那妇人的丈夫是个火爆脾气,提着一把尖刀就去了,将这对野鸳鸯当场抓了现行,而且还血溅当场,把两个人都给捅死了。

      当然,事后这男的也被判了刑,好端端的三个人,两个家庭,就此破灭了。

      想到这里,汤天忍不住想要规劝一下眼前这道士,就怕他误入歧途。

      他正要跨步进去,又发生了惊人的一幕。

      只见那道士居然低头抹起了眼泪。

      “哭了?他竟然还哭了?”

      汤天更是哭笑不得。

      一个大男人,竟然因为感情之事,一边敲木鱼一边哭?

      说出去都得让人笑掉大牙。

      “我必须得劝劝他!”

      “男儿有泪不轻弹,可不能为了女人,就这样哭天抢地的,像什么话嘛!”

      这时候,汤天一根筋地认为,道士是出了感情的问题。

      他必须得跟他好好说道说道。

      想到这里,汤天咳嗽了一声,然后举步就跨过了进入右殿的门槛。

      刚听见汤天咳嗽的声音,那道士就睁开了眼睛,朝他这边看过来。

      青袍道士一眼就看到了汤天。

      当看清楚是他,正在朝这边走过来时,道士脸上露出诧异之色,手上的动作猛地停了下来。

      紧接着,他脸上的诧异之色,很快又变成了惊喜之色。

      发现他看见了自己,汤天脸上堆着笑容:“道长,这次还得麻烦您,再帮我通传一下!我有急事要见清虚真人!”

      他一边朝道士走过去,一边把手伸进了上衣口袋,准备去掏钱。

      老办法,他还是准备用塞红包的方式开路。

      再说了,上次来都送了红包,这一次如果不表示一下,他觉得过意不去,感觉不自然。

      不过,他的手却掏了个空。

      汤天这才想起来,昨天下午已经把随身携带的现金,全都送给了市二院体检中心的那个女医生和护士,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了。

      现在身上带着的,只有钱包里的银行卡。

      那里边钱倒是多,但是不可能刷卡给眼前这道士吧?

      况且现场又没有刷卡机!

      他缩回了手,脸色变得有些尴尬了。

      然而,那青袍道士却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甚至没有关注到他的表情变化,只是愣愣地盯着他的脸。

      愣了好几秒,这道士才慌张地站了起来,放下了手中的木鱼,脸上露出恭敬之色,还朝他郑重地行了一礼。

      汤天看到他的动作,心中有些得意。

      他觉得是上次送了红包给这道士的缘故,所以他才对自己恭敬有礼。

      他快步走过去,正要与道士攀谈,却发现对方的眉宇间挂着浓浓的悲伤,苦着一张脸,跟上次见到的那种淡然的神态完全不一样了。

      还没等他说话,这道士猛地像是想起了什么,上前几步接住了他。

      “啊?您来了?您真的又来了?”

      汤天一愣,感觉他话里有话,大吃一惊:“什么?你早知道我要来?”

      那道士却突然嚎哭起来。

      汤天更加惊异:“你哭什么呀?”

      道士边哭边说:“师祖昨天下午说,说您今天会来呀!”

      “啊?他说过?”

      那青袍道士猛点头,拉着他的胳膊就朝后殿方向走:“汤师叔!快!快跟我进去!”

      汤天满头雾水一脸惊愕:“啥?你叫我啥?师叔?”

      “嗯!师祖说,他已经收了您做徒弟,是他最后一个关门弟子。”

      汤天更是惊异。

      上次,面对面交流的时候,张青山是说过这话,可他当时压根儿就没答应呀!

      他还没来得及消化掉道士喊他“师叔”这句话,道士后面一句更是把他惊得头皮发麻。

      “汤师叔!师祖,师祖他,没了!”

      汤天一把拽住那道士的手,把他拉了回来,“没了?啥意思?”

      “没了!就是,就是,仙逝了!”

      “仙逝?”汤天惊得目瞪口呆,“啊!死了?他竟死了?”

      这青袍道士丝毫没有上次见到的那种从容淡定了,像个孩子似的呜呜呜大哭了起来,哭得泪流满面稀里哗啦。

      这一刻,汤天的耳朵里,却根本听不见道士的哭声了。

      他感觉脑海中像是打起了炸雷,连绵起伏的轰隆隆响,炸得他眼冒金花,差点一头昏厥过去。

      七八秒钟后,他才稍稍回过点神,抓住道士的手急问:“啥时候的事?”

      “昨天夜里!九点钟的样子!”

      “九点钟?不就是我坐的那班飞机刚刚降落的时间么?”

      想到这里,汤天的鼻孔中突然又冒出了鲜血,止都止不住,啪啪啪地滴落下来。

      再紧接着,他失去了意识,当场瘫倒在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