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校园亚洲综合小说

      “我怎么能找到刘朝君?”魏定波认为军统暗杀计划没有问题,可让他打探刘朝君的行踪,实在是难为人。

      “刘朝君为人小心,行迹隐秘,来武汉多日都还没有找到他的踪迹。”石熠辉说道。

      “人已经到武汉了?”

      “是的。”

      “他是来联系社会各界人士的,还有一些党派代表,可以从这些人这里下手打听,怎么让我调查。”魏定波不解。

      “刘朝君最先联系的人都是亲日人员,不会透露他的行踪,且这些人可能也不知道他的行踪,至于让你帮忙,则是因为刘朝君和靖洲是旧识。”

      “你的意思是刘朝君会和靖洲见面?”

      “不排除这样的可能,所以才会安排你调查,不过老师暗中有交代,尽力而为不要暴露。”石熠辉给了魏定波一个心知肚明的眼神。

      那就是这一次的任务,不是唐立安排的,是行动处施压。

      唐立为确保魏定波安全,自然是要和行动处处长通气,免得魏定波被自己人给锄奸了。

      代价便是这一次行动处为除掉刘朝君,秘密要求唐立配合,唐立只能答应,可心里不愿魏定波因此暴露。毕竟他刚刚立下一功,唐立岂会杀鸡取卵,所以暗中让石熠辉转达,尽力而为自保为首。

      简单讲任务完成更好,失败也不打紧,单纯碰碰运气。

      “我知道了,我会留意靖洲的。”

      “那就不耽误大功臣建功立业了。”

      “小嘴挺甜,当赏。”

      “八大胡同你没少去。”

      “仅是听曲。”

      “呵。”

      赶在宵禁之前魏定波回到家中,冯娅晴已经做好饭等着,陈禾苗今日住校只有两人吃饭。

      别说才相处两日,可晚上少了这么一个小丫头,魏定波还有点想她。

      “下次放假我去接她。”魏定波边吃边说。

      “准备开导?”冯娅晴还没忘记这茬。

      “心魔岂能不管。”

      “你打算怎么管?”

      “俗话说得好,不破不立。”

      “怎么个不破不立法。”

      “就破罐子破摔,认命第二习惯第三接受第四,生活美好。”

      “你试试!”冯娅晴笑眯眯的看着魏定波,并未生气也不着急,可话却阴森森的。

      “玩笑玩笑。”魏定波急忙解释,他怎么可能那么对陈禾苗,简直丧心病狂。

      “是玩笑最好。”

      “肯定是玩笑。”

      “那多吃点菜。”冯娅晴莞尔一笑道。

      吃过饭魏定波躲在房间内写东西,用加密的方式将今日石熠辉说的有关伪政府以及刘朝君的事情汇报给组织,同时汇报了一下此前靖洲地图的事情。

      地图有关民国政府不用专门汇报给组织,但在汇报必要情报时,顺道可以一同交上去。

      伪政府这里的情报至关重要,目前情况可以判断,伪政府与日军的商议有了一定的结果,且伪政府成立也有了一定的章程,不然他们不会开始邀请各界人士。

      将情报汇报给组织,看看组织会不会有所安排,其次就是刘朝君的事情,他想要听听组织的意见。

      很快一封加密书信写好,在笔迹上魏定波也使用了一些小手段,和他的笔迹是截然不同的,哪怕信件被截获也不必担心直接受到影响。

      叠好塞入信封之中,从房间出来交给冯娅晴说道:“交给组织。”

      冯娅晴没有问里面是什么,她深知组织纪律,不该她问的她不会问。

      同时魏定波也不知道,冯娅晴究竟是如何将情报送给组织的,各司其职。

      将信封小心收好,冯娅晴说道:“消息明天会送上去,上面的指示需要隔一天才有,到时我转交给你。”

      “麻烦你。”

      “这是我的工作。”

      互道晚安冯娅晴上楼休息,将门关住打开桌上台灯,后从怀里拿出魏定波刚交与她的信封,居然当场拆开。

      是的冯娅晴将信封当场拆开,然后将信件摊在桌上,拿出一支笔开始在另一张纸上书写起来。

      很快,魏定波的加密内容被冯娅晴全部破译,写于纸上。

      冯娅晴将纸上内容看了几遍记在心里,后将魏定波书写的书信以及她破译的内容,全部烧毁在房间的铜盆内。

      加密?

      欺瞒?

      若是魏定波看到这一幕,恐怕下巴都要掉下来。

      冯娅晴知道加密内容,岂不是也知道他和军统的关系?

      因为这个加密方式是组织告诉魏定波的,冯娅晴能知道必然也是组织告诉她的,别无他法。

      房沛民说要瞒着冯娅晴,冯娅晴是魏定波最后的保险云云,弄了半天全是假的?

      远在重庆的房沛民是用心良苦!

      冯娅晴带着孩子,怎么可能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让她参与如此复杂危险的工作。

      定是在冯娅晴了解清楚事情的利害关系,还主动接受任务,组织才会同意她来配合魏定波。

      其次便是魏定波身份复杂,需要传递的情报肯定也复杂,依靠书写的方式存在隐患。

      冯娅晴没有亲人很多年,和谁会有书信来往呢?

      有纸张就有把柄,远不如记在脑海之中保险,所以冯娅晴必须要知晓情报,才能更好的传递给组织。

      从一开始,冯娅晴就不是那个被隐瞒的人,也不能被隐瞒。

      房沛民之所以那样说,是担心魏定波死在武汉,给他头上戴的一道紧箍咒。

      冯娅晴做完这一切躺在床上,美目之中闪过吃惊、好奇、还有佩服。

      她早知魏定波身份特殊,夹缝中求生存,如刀尖跳舞。

      可她却万万没有想到,魏定波在如此凶险之中,还给军统提供了那么重要的情报,立了大功。

      更加没有想到,还有关于伪政府的消息。

      冯娅晴越发觉得魏定波这个人,不同寻常。

      原本在接受这个任务时,她已经做好了,对方是一个冷酷自我的人。

      因为环境导致。

      身处危险之中,军统和伪政府还有日军都是索命的鬼,在这样的日子里多活一天,都要提心吊胆一天。

      所以她猜想中的魏定波,是精神紧绷带着一点神经质,甚至于不苟言笑老成持重,将自己封闭在面具之下,如同一台机器一样精密的活着,或者说是运转着。

      可见面之后的结果呢?

      完全相反!

      所以当晚初次见面,她才说魏定波与她想象中的不一样,并不是单单指年少轻狂自傲自大。

      后来看他和陈禾苗都能斗嘴较劲,更让冯娅晴看不懂面前这个男人,身陷险境刀尖舔血的人难道不是他吗?

      现如今魏定波又接连送出消息,冯娅晴更是捉摸不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