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斗恶龙app大宝箱

      和有栖川结束通话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齐开捏着自己酸涩的眼睛,在彼得舰娘的带领下去看了彼得一眼。

      根据港区医疗人员的说法,彼得身上的伤很重,但是还不至于有生命危险。

      那根刺穿身体的木刺虽然伤害到了脏器,但是好在是燃烧着的,在及时处理之下,不用担心什么二次感染之类的问题。至于从高空摔落,全身上下也就一些地方的骨头出现了裂痕,几处骨折外加轻微脑震荡。

      总体来说不要命。

      “不好意思了。”在病房外看了一眼身上各种医疗器械的彼得,齐开轻轻叹了口气,朝门外的黎塞留道了一声歉。

      黎塞留轻轻摇了摇头,红红的眼眶显示她前不久刚刚哭过,但是情绪显然已经平复了下来:“这个并不能怪您。”

      黎塞留这么一说,倒是让齐开更加不好意思了。

      老实说自从彼得认识齐开,和齐开搭上关系,好事从来没有,坏事一件一件找上门,就算对方不说,齐开自己也会觉得不好意思。

      “我会帮彼得报仇的。”看着医疗室门口,站成一排,面容悲戚的舰娘,齐开就觉得更加自责了:“弗莱彻怎么说也是我的部属,我会让她向彼得赔罪的。”

      “不,只有这个,希望您能退让。”说到这里,黎塞留忽然抬起头,用还有些红肿的眼睛看着齐开:“那名黑海对我家提督所做的一切,希望您能让我们亲自完成复仇。”

      齐开一愣,左右看了看周围,见她们脸上同样都是决然,便轻轻叹了口气。

      “可以,只是,如果...希望能留她一命。”齐开瘪了瘪嘴。

      “我们会考虑的。”黎塞留说着,突然朝齐开深深地鞠了一躬:“齐开先生,请您在将来,带我们一起前往百慕大!”

      齐开一愣,下意识后退一步,突然身后也响起了相同的声音,一转身,整个走廊里所有的舰娘都朝齐开超过九十度地鞠躬。

      “你们...你们这是做什么?”齐开有些慌乱。

      “经过之前您和那支舰队的战斗,我明白了一件事。”在黎塞留身旁,长门的声音颤抖着,似乎还没有压抑住自己内心的情绪:“短时间之内,我恐怕无法达到您那样的水平。可是,提督的仇,我们希望能由我们自己亲手了结。”

      “......所以,你们希望等下我动身前往百慕大的时候,带上你们?”齐开看着这隆重的架势,微微皱眉:“彼得不会同意的。”

      毕竟那可是战场,而且还是齐开从未参与过的,规模最为庞大的战场。

      在这种规模的作战中,沉船几乎不可避免。只是在之前的战斗中,齐开只需要在意少数十几艘黑海,而对面人类舰娘是不是沉船完全又是自己说的算,所以才几乎没有出现过任何一起沉船事故。

      可如果把彼得的舰娘带上前线那就不一样了。

      这群舰娘数量又多,还菜的不行,齐开实在没有信心保证她们一艘不沉。而且提督与提督之间,最尴尬的事情就是我借你我的舰娘,结果你转头就给我沉了这种事。更何况彼得本人还因为齐开的原因,重伤昏迷在里面呢,他怎么能接受这种要求。

      “我家提督的话,齐开先生不用担心,他会同意的。”说到彼得,黎塞留的脸上显然浮现出一丝为难,显然作为枕边人,黎塞留也知道彼得绝对不会同意。

      “你那这种话骗普通人去吧,我也是提督,你骗鬼呢?”齐开翻了个白眼:“不行。”

      “那我们就瞒着提督出海,请您务必要带上我们!”黎塞留身后,聪明的长门立刻就想到了绕开彼得的办法。

      不过说实话,你们这么明目张胆的不把彼得当回事,还瞒着他偷偷出海,真是彼得把你们惯坏了是不是?这换成齐开手下的舰娘试试?她们敢吗?

      ......哦,好像之前周年庆时,亚特兰大级也偷偷出海过,那没事了,我是小丑。

      “这不好。”面对长门的提案,齐开依旧摇头:“背着提督把舰娘偷偷拐走什么的...这太过分了。”

      确实,作为提督,这确实是最不能容忍的事情了。更何况这要是同意了,就相当于齐开在拐走彼得所有舰娘的同时,还拐走了他所有的老婆!齐开觉得生死大仇也就不过如此了。

      ...嗯?等下,怎么突然有种ntr的感觉?这样更不好了。

      “拜托了,齐开先生,请您务必答应我们!”见齐开死活不同意,舰娘们把腰弯的更低了,喊得也更大声了。

      齐开挠挠头,面对这种情况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舰娘想要为提督报仇的心情他能理解,但是带着这么一批累赘去战场,齐开实在做不到。更何况自己要是这么做了,可是会被无数提督同胞戳脊梁骨的。

      不行,绝对不行。

      “提督,实在不行,就答应她们吧。”同为舰娘,似乎是被逼的舰娘们的决心感动,萨拉托加轻轻上前挽住齐开的手说道。

      “你别跟着胡闹。”齐开皱着眉瞥了一眼萨拉托加:“这要是出去沉了一个两个的,我还怎么有脸见彼得?”

      “那,可以只带走一个两个啊。”萨拉托加说着,温柔的将齐开的手臂揽进怀里:“我家举世无双的提督,不会就连一两个舰娘都保护不好吧。”

      齐开一愣,狐疑的看了一眼这个妖艳的小狐狸。

      而原本已经做好求齐开求到死的一众舰娘,听到萨拉托加的话,顿时眼睛立刻就重新绽放光芒:“我们同意这个方案!”

      “同意个屁,我不同意!”齐开瞪了一眼萨拉托加,回头朝黎塞留吼道:“你们老老实实在这里呆着,之后我要是抓到弗莱彻会把她送来这里,给彼得谢罪的!”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我累了!睡觉去了!这事到此为止!”齐开说完,直接甩开萨拉托加的手,就径直朝自己的住所走去了。

      见到这一幕,瓦良格歉意的看了黎塞留一样,微微欠身,随后就紧紧地跟着齐开走了出去。

      她是齐开的贴身保镖,不能离齐开太远。同样的,阿尔及利亚也朝众人行了一礼,随后就不紧不慢地跟在了齐开的身后。

      见齐开离开,一时间病房外的舰娘们全部面露戚戚地面面相觑,情绪十分低落。

      “好啦好啦,别一脸死了提督的样子,这事不是还有转机么?”忍不了这期期艾艾的氛围,翔鹤就随口说了一句。

      “你提督才死了呢!”病房外,一个看起来年级比较小的舰娘红着眼说道。

      “你说什么?”翔鹤一听,眼神瞬间凶狠了起来。

      “哈曼!”黎塞留瞪了一眼刚才说话的小姑娘,然后朝翔鹤和萨拉托加歉意的躬了躬身子。

      “没事,气话不作数的。”萨拉托加微笑的扶起黎塞留,轻轻伏在她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这样可以么?”黎塞留一愣,先是一喜,但随后又有些紧张的问道。

      “可不止你一个人把男人调教的很听话哦。”说起御夫之道,萨拉托加十分得意的捂嘴轻轻笑了笑。

      “喂,你这样不好吧......”全程围观了这场邪恶交易的翔鹤微微后退一步,眉头皱得死死地:“我这就要去向提督告密!”

      “你真的要去么?”萨拉托加眸子一扫,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可是,我明明想之后在提督面前,给你创造一些机会呢!”

      “真的?”说到这个那翔鹤可就来了兴致了。作为港区两大败犬之一,翔鹤最大的梦想可不就是把齐开吃干抹净嘛:“你说话算数?不骗我?”

      萨拉托加抿嘴一笑,什么也不说,一手拉起黎塞留,一手拉起长门:“等下我们三个一起睡,你要来么?”

      黎塞留,彼得大老婆,正宫皇后,六宫之主。

      长门,彼得小老婆,大内总管,贴身小棉袄。

      萨拉托加,齐开暂时唯一夫人,港区一把手。

      这三个人一起睡,晚上交流些什么,不用多说了吧。

      看着长门羞涩的脸,翔鹤迟疑了。好吧,其实她也就迟疑了零点零零零一秒,然后就果断握住了萨拉托加伸出来的手:

      “成交!”

      就这样,齐开的后宫之主萨拉托加就多了一个和自己一个阵营,将来可以为自己争宠的狗腿子。

      之后,齐开就度过了一段较为平和日子。

      虽然北大西洋总督彼得陷入了昏迷,但是有美洲最高行政官亨利坐镇,发生在纽约夜晚的行动也就被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随着工程队陆续进入港区进行战后重建,彼得身体的情况也逐渐趋于稳定,并于五天后苏醒。

      巧的是彼得醒的时候,齐开正好在旁边。他刚走到病房门口例行探望,就听见这个刚睡醒的老色鬼对病床旁边的舰娘动手动脚。

      出于提督的修养,齐开轻轻挑了挑眉,将花放在病房外就悄悄离开了。此后,虽然嘴上不说,但所有人都能看出来,齐开的眉间少了一丝凝重,多了一份轻松。

      时间还在流逝,自那晚过后,彼得的港区再也没有遭到弗莱彻的骚扰,也再也没有见到头上戴着一个显示器的家伙,只是所有人心里都清楚,事情还没有过去。

      就如之前通话时道格拉斯所说,在夜袭结束的第一天,根据卫星显示,暂熄了一个月的战火,重新在百慕大周边燃起。

      似乎是重新积聚了力量,又或是改变了战斗方阵,亦或者真如道格拉斯所说,他们不再隐藏,所有家族都拿出了全力,一时间百慕大的战事激烈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留给齐开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终于,在彼得港区遇袭事件过去了十天之后,齐开最为核心的舰娘梯队终于纵穿大西洋,出现在了纽约港区的码头上。

      很难去形容见到这一幕的彼得舰娘们的心情。她们大多数一生中也没见过几次黑海舰娘。上一次见到黑海舰娘还是齐开从百慕大逃出来的时候,那时候才多少个舰娘啊,如今呢?

      除了猎户座和企业,太平洋夏威夷港区,黑海舰娘全员到齐。

      没有低级黑海,没有黑潮,她们就是那么平平淡淡的站在海面上,整整齐齐地站成一排,却像是整个世界都在这一刻压了下来一样。

      还有谁记得在齐开出现之前,黑海舰娘一个个都是单打独斗,是闯关游戏的关底boss一样的存在?

      现在,所有关卡的boss都汇聚在一起了。

      是时候,让那些正义的玩家,见识一下反派的力量了。

      “你觉得,是这张照片放在人类社会影响大,还是发现外星人的照片影响大?”在码头,为黑海拍摄了一张全家福,长门有些失魂的看向黎塞留。

      “至少,在外星人攻打地球之前,是眼前这个更加震撼吧。”

      远处,海面上。

      “你确定要跟着一起来?”齐开上上下下打量了一圈奥尼安,虽然他确实很想把这姑娘收入麾下,但是看在马上就要大战,这姑娘却连舰装都显现不出来,齐开就有点不愿意。

      “我要!”奥尼安则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齐开,声音异常坚定。

      她已经决定离开这里,结束流浪,为自己找一个家,那么她就不能错过这场“全家出动”的作战,不然她就觉得自己始终无法融入到这个家庭当中。

      朝一旁一脸兴奋的塔菲三号挥了挥手,奥尼安意志坚决。

      自己不仅要在这个战场上,保护塔菲三号三个小天使不受弗莱彻的骚扰,更加要让自己,在这场战斗中,找到自己的名字。

      奥班农,这不应该是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的名字。这应该是由自己,骄傲的,向自己的提督,用这个名字,宣誓效忠。

      “好吧,你也来吧。”齐开看着一脸靴子猫表情的塔菲三号,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转头登上了彼得提供的船。

      这种战斗让齐开开着豪华邮轮出去他才不干呢,能讹彼得一艘船就讹一艘...不过,这是齐开从彼得这讹的第几艘船了?算了,不管了,谁在意?反正哆啦A得。

      而就在齐开一行整顿完毕,浩浩荡荡的离开码头,前往驻扎在远海的低级黑海大军时,港区的码头还在上演另一场送别。

      由于彼得还在病床里躺着,空中侦查的舰载机选择性眼瞎,海里侦查的潜艇又被两个航母不择手段的恐吓一通。战列舰黎塞留和战列舰长门就这么正大光明的,和港区里所有的姐妹们告别,转身咬住了齐开的尾巴,尾随着本应成为自己生死仇敌的黑海,前往战火滔天的百慕大。

      这一刻,随着世界上体量最大的黑海入局,人类历史上规模最为庞大的海战,正式,拉开帷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