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社区看黄的

      “刀下留人!”

      刽子手提刀正欲下手,一道平淡的声音在磅礴灵气的裹挟下,席卷整个刑场,观看的众人急忙寻找声音的来源,他们想知道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国师监斩都敢来劫刑场。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一身玄服持剑站在马车旁的卓佩云,依照寒羽的指示,他还身受重伤,若不是迫不得已还是不要示人的好。

      “卓佩云,你这是何意?”心中感叹这卓佩云实力强大的同时,国师也不胆怯,斩杀蔺颇,这是昨日在百官见证下定好的,寒雪帝国想要得寸进尺,现在为时已晚。

      “皇子说,蔺颇不用死!”

      卓佩云指了指蔺颇,意思很明显,他是为给蔺颇求情而来。

      “皇子说?蔺颇不用死?”国师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先不说寒羽会不会为蔺颇求情,就卓佩云的意思,寒羽受了那么重的伤,竟然能在短短几天就苏醒过来,这真的是不能修炼的人?

      “卓佩云,你这样为蔺颇求情究竟是为了什么?寒羽皇子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苏醒过来?”国师完全不能相信卓佩云的话语,寒羽不能修炼的事实已被反复证明了许多次,他不能相信一个没有灵气的人,有这样的恢复能力。

      “国师,言重了,我只是比较好运,恰巧醒来罢了。”马车之中,寒羽淡淡说道。

      深受重伤的他虽然已无大碍,但还是需要避免不必要的走动。

      “既然皇子大人已经苏醒,不如出来,让我看看?我也十分关心皇子的身体健康。”即便听到了寒羽的声音,国师依旧不信,这次寒羽遇刺,怎么样都是慕氏王朝理亏,若是没给蔺颇定罪斩首,指不定等到寒羽真的苏醒,又会翻出什么浪来。

      “既然国师执意坚持,那我也不藏着掖着,见见便是。”走出马车,身着一身流云刺绣白衣的他一时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国使府之争,风花楼之争,以及皇子遇刺,寒羽都是处在风口浪间的人物,经过这几次,寒羽可谓成了慕容城的流言新贵,特殊的身份,特殊的体质,以及特殊的行为,让慕容城的所有人都想一睹真容。

      “既然皇子真的苏醒,那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为蔺颇求情?为一个想要自己命的人求情,值得?”国师质问道。

      既然寒羽不想让蔺颇死,国师也不敢做阻拦,毕竟斩杀蔺颇本就是为了平复寒羽,但寒羽却必须当着刑场如此多人的面,说清楚为何为蔺颇求情。

      这样若是以后寒羽后悔想要报复,那也有如此之多的人作证,到时候便是慕氏王朝站理,寒羽也不好胡闹。

      “求情?你怎么会认为我在为蔺颇求情?就这样让他死了太便宜他了吧。”寒羽故作狞笑,摆出了一副他认为最恐怖的表情。

      “皇子这是何意?”国师心中一紧,果然不出他所料,这寒羽也不是个善茬,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听说慕氏王朝,有个天牢鬼狱,不知国师有没有听说过?”寒羽语气森冷,眼眸中含着歹毒。

      “这我当然知道,皇子的意思该不会是要将蔺颇关进天牢鬼狱?”听到天牢鬼狱一词,国师心头一松,转头可怜起了蔺颇。

      慕氏王朝的天牢分人狱鬼狱,人狱还好只是关押一些轻刑犯,而那鬼狱可就不一般了,那地方就如他的名字一样,不是人该待的地方,那里是恶鬼的深渊。

      若是被关入其中,那可就真的是生不如死了。

      慕容城曾有传闻,鬼狱只进不出,里面每天都有狱卒折磨囚犯,最恐怖的是,鬼狱之中配备了全慕氏王朝最好的医师,据说为了防止囚犯自杀或者被折磨死,还专门聘请了一位炼丹师,专门炼制能够保人性命的丹药。

      这样的监狱只为一个目的,让囚犯真正的感受到什么叫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不,不,杀了我,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不要把我关进鬼狱,我不要去那里!”听到鬼狱一词,蔺颇一时慌了神,疯狂的拉扯着将脖子向刽子手手中的刀靠去,他也明白鬼狱的恐怖之处,就算是死,他也不想进到那个鬼地方。

      “这可由不得你!”国师见蔺颇急于求死,再次出手,一掌就将蔺颇打晕了过去。

      “国师对我的这个提议,意下如何?”寒羽面露笑容,此时他就像一个恶魔,在说着禁忌的言语。

      “这我需要向慕青陛下请示。”国相明白,将蔺颇打入鬼狱这件事非同小可,必须要让慕青下命令才行。

      这将蔺颇关进鬼狱可不比将蔺颇直接斩首,蔺颇刺杀寒羽,罪当该死,即便是蔺哲圣也不能说什么怨言,而若是要将蔺颇关入鬼狱,这就是彻底得罪了蔺哲圣,让自己的儿子进去鬼狱受几十年的折磨,这换谁来当父亲都不会好受,倒还不如直接杀了,给个痛快。

      兹事体大,国师也不好下决断,国相权势再大,也不过是为人臣子,君命才是最大的权势,所以这一定要慕青来做决定才行。

      “既然寒羽皇子都这样说了,那就按照皇子的意思来。”慕青身着皇族便装,自隐秘角落走上平台。

      寒羽看着那台上的慕青,他早就发现了慕青藏于角落,所以才在这时提出这样的要求,毕竟这样的命令也只有慕青能下。

      “来人,把蔺颇送往鬼狱。”慕青已经下令,国师也不墨迹,叫来两个手下就将昏死的蔺颇拖走了。

      “不知羽弟是否满意?”慕青笑着说道。

      眼前可是送来了三块极品雪灵石的主,即便是他也不想得罪,在如此之大的好处面前,关一个蔺颇进鬼狱算什么,就是把蔺氏全关进去,他也愿意。

      “谢谢哥哥为我主持公道了。”寒羽看着那被拖走的蔺颇,流露出惋惜之色。

      “应该的应该的,不过羽弟随我到宫中一续,让我哥俩好好聊聊?”

      “谢谢哥哥好意了,大伤未愈,还需要静养一些时日,到时候一定到宫中和哥哥一续。”寒羽婉拒了慕青的好意,与眼前这亲手送走弟弟的人称兄道弟,寒羽觉得浑身难受。

      “那改日再见。”

      “再见!”

      一切发生的都太突然,台下的吃瓜群众一脸茫然的看着这发生的种种,本来是杀人砍头的血腥场面,怎么就变成了慕青和寒羽寒暄的温馨场面了?

      当然从慕青对寒羽的态度,也可以看出慕青是在告诉所有人,他对寒羽的态度,他在告诉慕氏王朝的所有人,以后若是还有人敢动寒羽,那下场只会比蔺颇更惨。

      人去台空,之余下了小楼中的蔺哲圣,鲜血打湿了紧握的双手,一双通红眼睛与暴起的青筋,看来他也不好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