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脖app懂你更官网

      “迎击!备战!水手进入各自岗位!遭遇敌袭!”

      在克伦的呐喊声中,洛林逆着甲板的人流,大步流星趋向艉楼。

      艉楼的舱门急惶惶打开,亚查林第一个冲出来,诧异地看了洛林一眼,旋即飞跑向炮舱。

      紧随其后的是诺雅和海娜……

      唐娜第四个跑出艉舱,焦急地看了眼空无一物的海面,咬了咬牙,突然间冲出人群,向着洛林发起突袭。

      那冲突爆发得毫无征兆,船员们呆立在甲板,愣着神,看着唐娜用行云流水般的步伐疾进,只一晃神已经冲到洛林面前,弓步,出剑!

      一点寒芒,金铁交击!

      叮!

      洛林不知在何时抽出了刀,他冷笑着,只抽出短短一截,宽大的刀身贴住小臂,随手一扬,就把唐娜的刺击架了开去。

      唐娜一下子失去了重心,恍惚间才想起在初遇洛林之时,他的刀也是这么快。

      拔刀快若电闪,出招又不着痕迹。

      上一次他用背刀的手法制住了背后的敌人,这一次他又用收刀的招式化解了唐娜的攻击。

      他的技法一如既往地如指臂使,就好像他腰上的根本不是常人需双手来握持的笨重的偃月刀,而是以灵巧著称的匕首……

      该死!小看他了!

      一刹那的失神,黑影骤然近前。

      唐娜猛地惊醒过来,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击,数枚银塔罗便旋飞疾至,咄咄几声在她的脚尖钉成一排。

      海娜闪到了她身后,短刀出鞘,利刃压颈,王也站到她的身前,隔开洛林,门板似硕大的菜刀悬到了她的头顶。

      还有皮尔斯……

      那个唐娜眼里最不像水手的小屁孩不知道从哪捡了把簇新的,和他身高都差不太多的火枪,正用极标准的姿势单膝跪地,端着枪,笔直地瞄准了她的脑袋。

      唐娜分明看到,枪的击锤是打开的……

      杀机盈野。

      无数道杀机锁定住唐娜浑身的要害,最盛的那道来自身后,其次是举着枪的皮尔斯,拈着牌的诺雅,再次是王也,暂停指挥水手的克伦,和扶着门框,至今没有走出艉舱的卡门。

      还有丹尼尔和从炮舱里探出脑袋的亚查林,还有站满了甲板,脸上愕然与愤怒交织的水手们……

      唐娜突袭船长的行为激怒了金鹿号上的每一个船员,只要洛林一声令下,他们将把这个忘恩负义的西班牙女人挫骨扬灰。

      洛林轻轻鼓了鼓掌。

      “先生们,加勒比的海盗正在向我们发起冲锋,难道你们准备束手就擒么?”

      惊怒中的船员们如梦方醒,克伦的号令再次响起来,水手们大呼小叫地飞奔向自己的岗位。

      洛林缓缓收刀归鞘,拨开王也,一脸轻松地走到唐娜面前:“诚意,小姐。像这样举着剑,我是否该理解为你没有谈话的意愿?”

      唐娜愣了一下,缓缓抬起手,用最不容易引起误会的速度打开手指,任由手上的短剑跌到地上,咄一声斜刺进甲板。

      “看来你是愿意谈话的。”洛林笑起来,“我该怎么称呼你,海上兄弟会的骑士小姐。唐娜.琳卡应该不是你的真名吧?”

      “你……知道了?”

      “其实只要猜出那幅画,联想到你的身份并不是难事。”洛林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看来你的身份似乎是内应。在开战之前刺杀船长难道是加勒比海盗的惯用伎俩?”

      “抱歉,我没有恶意……”

      “可你的剑并不是这么告诉我的。”

      “我只是想俘虏你,通过你来获得这艘船的指挥权。”

      “然后呢?投降?”

      洛林轻佻的言辞似乎激怒了唐娜,她抬起头,看着洛林的眼睛,一字一顿。

      “黑曼巴击沉了我的船,也屠杀了我的船员!我是加勒比的红发卡特琳娜,终其一生,也不会向那个卑劣的屠夫摇尾乞怜!”

      “黑曼巴?是那个在巴希巴镇找你的海盗?你连帆影都没有看见,怎么能肯定是他?”

      “因为只能是他!”唐娜的语气斩钉截铁,“每一个海盗王和海盗王的候选者都有自己的猎区,就像猛兽会在丛林里划定领土,轻易不会过界。这里是黑曼巴的猎区,在巴巴多斯沿岸300公里的范围内,不存在第二支海盗有能力袭击一艘驱逐舰。”

      “海盗王?”

      “黑曼巴还算不上海盗王,他和我一样,只是第七顶海盗王冠的竞争者之一。”

      洛林隐约觉得,故事似乎越来越精彩,也和正题偏得越来越远了。

      他哭笑不得道:“骑士小姐,你之前才说过每一个候选人都有自己的猎区。依这样说,你们其实是遇不上的。”

      “正常情况下,您说得对。”唐娜脸色黯下来,“然而不久前,我从可靠的渠道弄到了一个情报,他和另一个候选人在巴巴多斯的外海密谋联合……”

      “为了破坏这场密谋,你决定离开猎区,自投罗网?就因为一个看似可靠,其实并不可靠的情报?”

      “这是一个精心策划的陷阱!”唐娜咬着呀,刻意地加重语调,“他收买了我的线人!”

      “我开始理解你为什么会选择在船上袭击我了……”洛林无奈地耸了耸肩,“这是一场愉快的谈话,海盗骑士小姐。如果不是还有另一位贵客需要招待,我们或许能更深入地畅谈。”

      这句话象征着谈话结束。

      唐娜一下子紧张起来,可海娜架在她脖子上的刀又不许她动弹半分。

      她急切地说:“德雷克先生,黑曼巴已经来了,你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如果想活命的话……”

      “一个冲动而陌生的指挥官并不能带给我们胜利!”洛林抬高声音打断她,“骑士小姐,你其实并不了解我们,就像我不了解你。”

      “可即便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在我看来,你也只是一个或许合格的大副,却绝不是一个合格的船长。”

      “带领一艘船的人不该因为一条无根的情报就把自己的船员带入险地,这是轻敌,也是愚蠢。”

      洛林一下子失去了谈性,轻轻地摆了摆手:“诺雅,王也,把她绑起来送进艉舱,战斗已经开始了。”

      王也挠了挠头,为难地找了跟细缆绳交给诺雅。

      海娜一松开刀,唐娜突然挣扎起来。

      “可是您并不了解黑曼巴,也不了解加勒比!”她急惶地向着洛林叫喊,“您可以不给我指挥权,但可以让我提供建议,由您自行决定是否采纳!您说过,带领一艘船的人不该轻敌!”

      洛林定定地看着她:“你的积极让我感到疑惑,骑士小姐。”

      “没什么好疑惑的。”唐娜挣开诺雅和王也,整理了一下散乱的头发,“这里是海洋,我们在一条船上。而且不管您相信与否,我们拥有相同的敌人,我想为自己的船员报仇。”

      说完这些唐娜就闭了嘴,她坦荡地看着洛林,褐色的大眼睛闪闪发光。

      洛林沉默了好一会儿,皱着眉,轻声叹了口气:“或许,你并不是个全然不称职的船长……”

      他挺直腰杆。

      “命令!海娜掌舵,克伦操帆,亚查林指挥火炮,王也来主持火枪!”

      “皮尔斯上瞭望台,丹尼尔救护伤员,卡门去艉楼躲起来,诺雅……给骑士小姐一根绳子,让她自缚到独角鲸上,我会在舰艏指挥战斗!”

      “先生们,女士们,还有敌友难分的骑士小姐,让我们见识一下加勒比海同行的实力。”洛林笑了一声,高举起手臂,“风向西南南!升海盗旗,抢风,迎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