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草2019最新

      “刘彦,你见过豪门贵胄,去向一名市井之徒争论吗?”

      楼万向刘彦反问一句,然后又自答道:“是不屑一顾。”

      “高人食宿于饭店,是三生有幸的事情,如今落得个这样的结局,让我惹祸上身。”

      楼万对刘彦露出不满的目光。

      神龙饭店,是燕京秦氏的产业,他好歹也是先天武者,跟刘彦相交,无非就是想投靠秦氏家族。

      如秦氏这种金融帝国,在世俗间的力量是不可想象的。

      “楼万,你这话什么意思?”

      刘彦见昔日和自己称兄道弟的楼万用如此重的语气说话,加之今日发生这种事情,也怒形于色。

      “我只想告诉你,我楼万虽是习武之人,但我一直觉得自己也是凡夫俗子,旦夕存亡于草莽之间。那两个人,我们惹不起,你好自为之。”

      言下之意,是让刘彦不要把自己太当回事。说完,楼万就将小邓扶起来。

      “万叔,我要死了。”

      小邓失魂落魄地说道。

      楼万心中一酸,拍了拍小邓的肩膀,让人搀扶着小邓回车里。

      他还能看到赵舞天的背影,迅速追了上去。

      如果求情,是否能保住小邓一命,不论如何,他都要试一试。

      他与小邓之间,可不仅仅是大哥与小弟的关系,由于膝下无子,他将小邓视如己出,当接班人来培养。

      “姐夫,该怎么办?”

      狼狈的曹鹏萎缩地站在刘彦身旁,腿差点被打断,他是真怕了,不敢再那么猖狂。

      “才一月不见,楼万就像掉了牙的老虎一样。一个月前,他还扬言‘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多么的可笑。此与猫何异?”

      刘彦根本不了解楼万为什么怕赵舞天和李峥嵘,他骂了楼万一声,出了气后,又道:“今天的事情,我会向秦总禀告,得罪我刘彦,不会有好下场。”

      现在已经不单单是曹鹏的事情了,关乎他刘彦的威信与脸面。

      另一边,楼万刚追上赵舞天,却被一人抢先一步。

      此人见赵舞天后,躬身拜礼,毕恭毕敬,满腔热情。

      赵舞天记得此人,他就是珍珑阁的总经理,范凌。

      范凌来海区办点事,下榻于神龙饭店。

      门口喧哗,许多人都在凑热闹,楼上也有不少人观望。

      纵使离得很远,他还是一眼认出了赵舞天,这个让他毕生难忘的人。

      秦老爷子因他起死回生,珍珑阁王老,在他面前,就像小孩子一样守规矩。

      刘彦一向嚣张跋扈,极有可能得罪大宗师,这是不得了的事情。

      因为神龙饭店是秦氏的产业,这个标签想逃都逃不掉。

      “俗人不知贵客盈门,深感惭愧。”

      范凌再次一礼,向赵舞天说道:“神龙饭店,是自家产业,家族用错了人,以至于让您屈尊,还望不要怪罪。”

      “我兄弟刚来燕京,我只是想好好请他吃一顿饭,这么简单的事情,被人拒之门外。我不是没气量的人,但这种恶语相向,恐吓威胁,是我不能忍受的。”

      赵舞天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大宗师息怒,刘彦有眼无珠,见闻太窄,家族一定会严惩不贷。”

      范凌赶紧向赵舞天道歉。

      从商业地位上而言,掌管珍珑阁的范凌与刘彦不相上下。但从家族地位而言,范凌则逊色一筹。

      珍珑阁是秦冰卿的产业,而神龙饭店,属于秦氏家主继承人,秦之平的产业。

      “我给秦牧北一个面子,今天的事,我不再去计较。”

      赵舞天沉顿一下,决定不再节外生枝。

      秦氏有他需要的东西,他不会因为这种小事,与秦氏决裂。

      “大宗师宽宏大量,多谢!”

      范凌再次一拜,不忘恭维一番。

      “拜见前辈!”

      这时,楼万走上前,向赵舞天一拜。

      武道强者为尊,即便赵舞天再年轻,他也得尊前辈。

      由于没有名师指导,楼万的武道路途写满失败,以至于一个小境界,都能成为桎梏。

      “所谓何事?”

      赵舞天向楼万说道。

      他已经知道,楼万和小邓是一路人。

      “请前辈高抬贵手,放过小邓。事发被动,不及回旋。如果前辈不再追究,我愿意做任何事情。”

      楼万向赵舞天求情道。

      “嗯!”

      赵舞天只是点了点头。

      没想到赵舞天这么好说话,楼万心中一喜,等待下言,但赵舞天没有下言,转身就走。

      他根本没将楼万的人情当回事,甚至不想去问楼万的名字。

      见此,楼万心里打起鼓来。

      当畏惧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一举一动,都能牵动神经。

      楼万此时就陷入这种境况。

      “大宗师一言九鼎,岂会跟你们计较。”

      范凌冷不丁地来了一句。由于两人所处的区域不同,因之并无交集。但在赵舞天面前,没有什么能让他畏惧。

      “传说中的玄境大宗师!”

      楼万呆在原地,呐呐地道。

      在燕京,他见过化境宗师,威风凛凛,不可一世。

      大宗师,仅限于传说中,他一度怀疑,世界上,有没有这个境界。

      传说中的人物,就站在楼万的面前,可想而知对他内心的冲击。

      如果大宗师现世,即便是富可敌国的燕京秦氏,也不敢得罪。

      此时楼万心中酸楚,确实如他先前所说的话,豪门贵胄,不会与市井之徒争论。

      在大宗师面前,他这个先天小成的武者,怕是和普通人一样。

      楼万满怀渴望地看着赵舞天的背影。

      他为什么想投靠燕京秦氏?

      就是想堂堂正正的做人,不被别人看不起。

      “大哥,在江湖上,容忍不了那种人,你怎么能三言两语就放过他们。”

      李峥嵘不解地向赵舞天说道,他指的是曹鹏、刘彦,亦或者小邓。

      “武”与“侠”是对应的,讲究快意恩仇。

      “我当时也很气愤,但是冷静下来后,又觉得没必要跟他们计较。我一直想达到一种心灵境界,但不知为什么,我一直难以触摸。我忽然发现,我本身是充满暴戾的。”

      赵舞天目光深邃,望着远方。五行不成,是否与克欲有关。

      “男儿在世,怒而拔剑,随心所欲,无愧于心。”

      李峥嵘坦荡荡地说道。

      “从某种方面上讲,我们不一样。”

      赵舞天开口说道。

      “大哥已问鼎大宗师,我差大哥很多。”

      李峥嵘钦佩地说道。

      “我指的不是这些,以后你会明白。”赵舞天讳莫如深。

      忽然,一辆红色的车子停在赵舞天面前,车门推开,一名高挑的倩影匆忙下车。

      明眸皓齿,婀娜多姿,每一次见到她,都让人觉得很惊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