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高清视频WWW色

      “呼——”

      息吹着的风暴像是发泄完了自己的怒火,终于从狂怒的雄狮变为温顺的猫咪,让整个雪岭的生态喘了一口气。

      “啪。”

      将木碗放下,碗底还剩下几片蔫蔫蔬菜叶子。

      老猎人在这两个半月都快成了汤料理大师,变着花样做各种各样的汤和粥,酸的、辣的、甜的、咸的,只要是容易喂食的食物,他差不多都做了一遍。

      轻轻用毛巾将嘴角溢出的一滴汤水擦掉,老猎人坐在椅子上思考着。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女孩的吞咽功能还能微弱的运作,但每天能够喂食的汤毕竟只是杯水车薪。

      这两个月过去,女孩本就单薄娇小的身体又瘦了一圈。

      “唉......”

      不知是第几次坐在这把椅子上叹气,相处久了,老猎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叹气。

      过了一会,他甩甩头,将女孩抱起来,放在旁边的椅子上,将床上的亚麻布揭下来,露出里面的内容,原来整铺床是用干草堆成的。

      将新的亚麻布卷丢在上面,一圈一圈的铺开,压实,老人细心的将边上扎人的草尖压到布匹下面。

      重新将少女放到床上,替她盖好被子。

      “嗯?”

      将被子拉到腰间的时候,老人眼神一凝,突然注意到女孩手臂上竟然出现细密繁杂的青色花纹,每一部分似乎都有了生命,缓缓在皮肤下移动着。

      皱起眉头,顺着往上看,发现其一直蔓延到肩膀深处。

      “......”

      本来就对女孩情况了解的很少,老猎人现在更吃不准了。

      慢慢将被子盖到她胸口处,收拾其他东西的时候也是心不在焉,皱着眉头。

      “那个村子里,应该有医生吧。”

      看了眼外面的阳光,老猎人有些犹豫。

      风暴虽然停了,但积雪还在,他要是去那个村子,一来一去恐怕就要两天。

      两天听起来不多,但要是遇上其他事情,那可就说不定了。

      收拾好杂物,顺便给自己做了些清洁,老猎人躺在摇椅上,拿起旁边的一个长柄烟斗“吧嗒吧嗒”抽了起来。

      “嗯......”

      托着烟杆,思来想去,老猎人坐不住了,在楼下来回踱步。

      “难道,要去那里一趟......”

      想到某个地方,事情好像有了转机,但老猎人的眉头并没有舒展开。

      “恐怕要很麻烦。”

      站在窗前,又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烟雾。

      说实话,那个地方,他一想到就头疼,以前都是下意识的忽略这个选项,但现在不得不正视起来。

      甚至觉得,这比他现在带着女孩,长途跋涉到村庄还要麻烦。

      但这个时候,已经不能用交际的麻烦来衡量,真正的困难是距离、时间与生命。

      “唉......”

      在石头窗沿上敲了敲烟斗,将它放回原来的地方。

      抬头看了看二楼还在熟睡的女孩,老猎人负手,又开始踱步,思考着现况。

      “没有其他选择......”

      过了一会,老猎人停在原地,右手握拳,在左手手心里一锤,他下定了决心。

      走了几步,抓起头巾面罩,将小刀从墙上取下来别在腰间,披上大衣,抓起靠在门边的砍刀,扔在背包里,提起一边的背带,向后一甩,固定在背上。

      磨刀不误砍柴工,他要先做一个简易背椅,将女孩带到那个地方去。

      推开门,大步迈出,门外是一条早已被他清理出来的小道,在小路旁边,是一人多高的雪堆,走出来的时候,犹如走在城墙里。

      转身把门关上,顺手在外面卡死,防止有什么东西进去。

      隔着手套握紧砍刀,老猎人走了一会,发现了一棵正合适的小树。

      “嗯,就你了。”

      绕着树木走了一圈,检查是否开裂,是否有虫蛀。

      摸了摸树上的两个兽爪疤痕,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就动手砍了起来。

      “啪擦——”

      伴着清脆的断裂声,老猎人一脚把这颗小树踢断。

      “呼——”

      从面罩的缝隙中吐出几口白气,老猎人站在原地,休息了一会。

      掏出水壶喝了几口,将侧枝砍掉打包,过细的枝杈也砍掉,扔在其他树木脚下,剩下部分折成几段丢在背包里。

      很快做好这一切,老猎人扛着四根较长的,背着一包的短木棍回到了小屋。

      脱掉装备,将大大小小的木棍扔在地上。

      推开旁边的一个小门,老人扫了扫,找到一个布满灰尘的柜子。

      “咳咳咳咳。”

      推开柜子,老人被呛得离开杂物间,不住的咳嗽。

      伸手挥了挥,等待灰尘稍稍散去,他戴上面罩,进去取了锯子、钻子,跟一卷小指粗的绳子出来。

      “......”

      捡起木棍,比划了一下大概的长度,老人心里有数了。

      阳光从窗口悄悄的移到了桌子上。

      “呼——”

      轻轻吹去木屑,老猎人满意的看着经过一下午的工作成果。

      把背椅在手上撑了撑,确认一些节点绑牢靠,老猎人满意的点点头。

      那四根较长的木棍被用来做成椅背,期间用小木棍辅助绳子固定,座椅就是一排小木棍摆在一起,交错摆了两排,下面还有斜着的木棍用作支撑,另外他甚至还做了两个扶手。

      将背椅放在门廊边上,抬头看了看金黄色的夕阳,老猎人伸了个懒腰,走到桌子上拿起杯子“咕咚咕咚”灌了几口,转身开始准备晚餐了。

      “嗷呜——”

      山林中传来雪狼成群结队的嚎叫,当最后一抹夕阳沉入山下,袅袅的炊烟也从小屋的烟囱里冒出来。

      今晚的除了汤,他还熏烤了一些肉类,准备用作之后路上的食物。

      “嗯,水也多准备一些。”

      因为小屋、要去的地方与到村庄的路大致在一条弧线上,所以能准备的就尽量准备一些。

      想了想,老猎人挠挠光头,又推开杂物间的小门,一阵翻腾与咳嗽过后,猎人拿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走出来。

      拿毛巾擦拭干净,露出了原貌。

      精巧的机关上,一个紧紧缩在一起的钩爪被固定在一侧,内侧的刀刃在火光下反射着寒光。

      他将袖套绑在右臂上,轻轻一甩,一个黑影瞬间弹出,抓在木墙上,三个爪子狠狠的扣入木头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