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西方魔幻>

      苏尘按耐住激动,镇定地走到窗口前排队买了一碗新鲜的嫩豆腐面,然后朝白清儿坐的方向走去,准备装作不经意来个偶遇。

      谁知还没等他走过去,白清儿就看见他了,美丽精致的小脸上露出动人的笑容,冲他招招手:“苏师弟!”

      其实好几天没见苏尘了,白清儿还挺想他的,不过因为女生的矜持也不好主动去找他。

      这会意外遇到苏尘,她心里欢喜,情不自禁出声叫他。

      谭笑笑玩味地冲白清儿眨眼睛,意思是你还说没动心,见个面都能笑得那么开心,骗谁呢?

      白清儿脸一红,瞪了她一眼,意思是你老实点别捣乱。

      白校花真给力,连口水都帮我省了。

      苏尘乐颠颠端着碗走过去,在她们对面坐下,笑着打招呼:“白师姐,真巧啊!”

      “嗯。”白清儿笑着点点头,正想把谭笑笑介绍给苏尘认识,谭笑笑已经开口自报家门。

      “13级国际经济与贸易系,谭笑笑。”她边说话边盯着苏尘看,似乎要将苏尘一眼看穿。

      看得苏尘心里有点发毛,不知道这小妞是几个意思,不过她能跟白清儿坐在一起有说有笑吃东西,最次也是白校花好朋友,搞不好还是她一个寝室的好姐妹。

      所以苏尘不敢怠慢,学着谭笑笑一样笑着自报家门:“笑笑同学你好,我是13级中文系苏尘,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名声那么差还敢打清儿的主意,哼哼,本姑娘一定满足你卑微的请求,多多关照你!

      谭笑笑小手无意识地用筷子拔弄碗里的面条,眼睛盯着苏尘,似笑非笑哼哼:“苏尘同学,见到人家这么漂亮的美女,却连一句赞美的话都没有,你很不绅士哦!”

      白清儿见笑笑捉弄苏尘哥哥,忙把小手伸到桌下悄悄拉了拉她的衣服,想让她适可而止。

      谭笑笑也把手伸到桌下,捏了捏白清儿手心,脸上依然对苏尘露出小恶魔的牙齿。

      还好苏尘随机应变能力强,微微一怔后马上堆起笑脸赞美:“笑笑同学真可爱,而且美若天仙性情率真,我想一定有很多男生喜欢你。”

      “哼,一点诚意都没有,而且当着清儿大美女的面夸我这个丑丫头,苏尘同学你很虚伪哦!”

      谭笑笑眼中带笑,说出的话却让苏尘心惊肉跳。

      这丫头几个意思哦?

      不夸她她说我不绅士,夸她她说我虚伪,合着我里外不是人,姑奶奶,我到底该怎么做?给条活路呗。

      苏尘哭笑不得,很是无辜地看向白清儿,以他的情商初次过招就有招架不住的趋势,可见这小妞的妖孽程度犹在老四之上。

      “笑笑别闹了。”白清儿颇为无奈地瞪着谭笑笑,轻斥一声,这闺蜜太不让她省心了。

      然后她迎上苏尘无辜的眼神,歉意一笑,柔声说:“笑笑是我的室友,也是我好姐妹,平时就爱疯言疯语瞎胡闹,苏师弟,你别生气啊,笑笑她没有恶意的。”

      “怎么会呢?笑笑同学纯真可爱,我也很喜欢的。”苏尘真诚微笑。

      白清儿的闺蜜,我必须好生伺候着,省得她看我不爽在背后使绊子,须知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枕边风杀伤力巨大啊。

      谭笑笑甩给他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凑到白清儿耳边咬耳朵:“好你个清儿,居然重色轻友,我不管,等回去以后本姑娘要大兴伺候,抓咪咪一百下。”

      “你要死啦,什么疯话都敢乱说。”

      白清儿俏脸飞红,又羞又恼,小声啐她一口。

      抬头看了苏尘一眼,她又飞快低下头装作吃东西,夹起一块豆腐往嘴里送,心里祈祷千万别被苏尘听到,不然羞死个人了。

      其实苏尘还真没听清她俩在耳语什么,不过从白清儿害羞的表情就能猜到,定然是谭笑笑在调戏她。

      苏尘体贴地装作什么也没听到,饱看了一顿可口秀色后,也低头向碗里的新鲜嫩豆腐面发动进攻。

      白腻细滑的劲道面条,配上清亮如水的醇香面汤,洁白软嫩的新鲜豆腐,晶莹剔透的黄豆芽儿,再撒上一小把青葱花粒,浇上一小勺红红辣子油,光看一眼就令人食指大动,更兼香气扑鼻,实乃视觉与嗅觉之双重享受。

      苏尘美滋滋挑上一口,露出一脸陶醉的表情,这面比以前的更好吃了。

      谭笑笑看他吃得酸爽,眼珠一转眨眼笑道:“苏尘同学,你涵养不错,虽然长得不帅,但还算看得过去,这印象关就算你过了。不过看你的样子,似乎很喜欢吃豆腐面?”

      她故意将豆腐两字发音偏重,似乎另有所指。

      白清儿提高警惕,不知道这个药闹闺蜜又想整什么幺蛾子,如果她会法术,她真想暂时把谭笑笑变成哑巴。

      “嗯!”苏尘微笑点头,“豆腐面色香味俱佳,又经济又实惠,我喜欢吃有什么不对吗?”

      “可是……我和清儿也经常来,怎么以前从来没见过你呢?”

      谭笑笑眯着眼,笑得像个狐狸,联系她前面的埋伏,言外之意不言而喻:你不是来吃面的,你是来吃白清儿豆腐的。

      谭小妞想挖坑给我跳?哥们才不会那么笨呢。

      苏尘嘴角上扬淡淡一笑:“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以前都在楼下那家油炸老豆腐面吃,最近在这里尝过一次后,我觉得这种口味更清淡更适合我,所以你没见过我是很正常的。”

      谭笑笑张了张嘴,又不甘心地闭上。

      她原以为苏尘会用以前不认识所以没印象,或者是大家来的时间不对啦之类的理由来回答,她心里早已设计好N多连招准备为难他。

      可苏尘的回答却根本不在她设想之内,让她感觉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软软的,绵绵的,轻飘飘半点不受力。

      白清儿抿嘴偷笑,笑笑啊笑笑,苏尘哥哥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哦!

      谭笑笑挑起两根豆芽慢悠悠往嘴里送,突然脑中灵光一现,抓到某个关键词。

      她顿时豆芽也不吃了,把筷子往碗里一插,卷土重来发动攻击:“哦,原来如此,不过……按你的说法,我怎么觉得你有朝秦暮楚的嫌疑呢?对男生来说这可不是个好优点。”

      谭小妞你行啊,都上纲上线了,站在道德层面埋汰我?

      苏尘敏锐地捕捉到她笑意中隐藏的那一丝挑衅,心中好笑。

      不是他自负,论口舌之争他还真没怕过谁,何况是个黄毛丫头,之前失利不过是一时大意不察,被她打了个措手不及罢了。

      苏尘神情悠闲地吞下一块嫩豆腐,抹抹嘴轻笑:“笑笑同学真会说笑,对待食物的态度又岂能与待人处事相提并论呢?二者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若非要生搬硬套以偏概全,则难免贻笑大方之嫌,不然这世上那么多为美食而痴的人,岂不都是朝秦暮楚的疯子了,历朝历代也不会传承下川湘鲁粤,苏闽浙徽八大菜系,更不会有满汉全席一百零八单,大家每天早上窝头、中午窝头、晚上窝头,宵夜再来个窝头,人人都是万里挑一性情专一的痴情者,从一而终,这世上也不会有那么多恩恩怨怨,爱恨情仇,如此岂不快哉!”

      谭笑笑被噎住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