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 高义 王申

      事情的发展,和杨潮先前的预想完全背道而驰。

      本来想着把喻秋词搞下去,能争个班长当当,结果现在自己的学习委员也整没了。

      更让杨潮无语的是,她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私下教训我不行吗?

      就算现在在气头上,也不能这么直接啊!这弄得自己以后在同学面前都抬不起头了。

      喻秋词倒不在乎杨潮会不会被同学疏远,但是文欢欢……

      呃,她好像本来就没想和其他同学打交道,同学是否疏远她,她肯定是无所谓的。

      只是有些人心里对她可能会有些看法。

      虽然穿A货在校园里稀松平常的事,但还是不太好拿到明面上去说。

      在喻秋词看来,傅蓉的做法有点欠考虑了。

      当然,她只是实事求是,给同学们一个解释,为什么穿耐克还可以拿助学金。

      她没想用谎话把这事搪塞过去,可能这是作为老师的基本素养。

      事情可以不说全,比如文欢欢的家庭情况,她都没说。

      但只要她说了,就不弄虚作假。

      这样的做法,还是没为文欢欢的自尊心考虑太多。

      又或许,成年人要敢做敢当,不能自己做了不让别人说。

      只是作为朋友,喻秋词肯定会主观地站在文欢欢的角度考虑问题。

      喻秋词侧头看看文欢欢。

      她正盯着翻开的书本,表情看起来十分安静,看不出她内心究竟是什么想法。

      “明天晚上,咱们再重新选出一位学习委员,然后……”

      傅蓉话说一半,忽然看到陈一楠举起了手。

      “怎么了?”

      陈一楠站了起来,有些忸怩地道:“老师,今天这个情况,有件事……我还是得和大家说一下,我不能再躲着了……”

      傅蓉十分不解:“你说。”

      “其实从我第一次见到文欢欢,我就觉得她长得很漂亮了,她这个妆能骗到很多人,但真没骗到我。”

      萧岳顿时无语了。

      你可拉倒吧!当初就是你说她卸妆后5分不能再多了!

      傅蓉和众人懵了,你现在说这个干吗?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吗?

      “老实说,其实我从一开始就挺想和欢欢做朋友的,大家别多想,真的只是做普通朋友,所以我当时就……”

      “不好意思。”傅蓉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你到底想说什么?”

      陈一楠抓了抓后脑勺,有些忸怩地道:“所以我当时就送了她一双耐克鞋,大家……明白了吗?”

      他那尴尬窘迫的模样演得活灵活现,演技还挺不错的。

      众人顿时一阵错愕,没想到这里面还有故事呢!

      陈一楠尴尬地低着头,看了眼纸上草稿,继续道:“当时她不好意思要我送的礼物,但又很喜欢这双小白鞋,就想花钱买下来……”

      文欢欢人傻了,说得跟真的一样,关键我还挺想听你编下去的,看你能编成什么样。

      “我就跟她说这双鞋二十块钱,她居然信了,给了我二十块,她那时候根本还不知道耐克,我差点以为她是原始人,不过想想,现在咱们国家不知道耐克的确实大有人在……”

      “后来没过几天,她从朋友口中才知道那双鞋挺值钱,要给我补钱,我实在没好意思要,因为那双耐克真是我花二十块钱买的。”

      众人顿时一阵大笑。

      “直到现在,她要去申请助学金的时候,才发现我送的那双假耐克给她带来的很多困扰,我真的很不应该,很抱歉……”

      “其实现在我脚上的这双阿迪也是A货,我太虚荣了,让别人以为我家很有钱,其实我家的条件很一般,真的越想越惭愧……我保证,从今往后,我肯定不会再穿A货了。”

      “啪啪啪!”萧岳马上第一个带头拍手叫好。

      教室里跟着响起了热闹的掌声。

      放学后,文欢欢特意去和陈一楠道了谢。

      “谢谢你这样帮我……”

      “其实是老喻的主意,连草稿都是他写好的。”

      “啊……”

      “因为同学都知道他和你关系比较近,如果他站起来,别人可能觉得他只是为了帮你打掩护,而且他店里马上要上鞋子了,如果他送你假鞋,会让人潜意识觉得他店里卖得也是伪劣品。”

      “可是你这样帮我,也影响你……”

      “别担心我,你还是去担心老喻吧!这下我会好好讹他的。”

      “……他去哪了?”

      陈一楠抬头望了眼窗外:“好像和傅老师一起走了,可能有事要说吧!”

      傅蓉脸上的笑容略带歉意:“不好意思,我刚刚的话……没太考虑到文欢欢的感受。”

      “她没关系,她心可宽了。”

      喻秋词笑道:“不过杨潮就不好说了,我知道你刚刚很生气,但给他弄得太不好看,本来他犯错你批评没问题,但万一这小子一激动转身跳楼了,你就成垫背的了,没问题也得有问题。”

      “那我要是把他拉到办公室批评,他还是生气跳楼了,我是不是也脱不了关系?”傅蓉有些感慨地笑道:“突然感觉当老师好难。”

      “满打满算,你才做了二十天辅导员而已。”

      “所以呢?”

      “所以以后难的地方还多着呢!”

      “……”傅蓉无言地笑了一声:“其实我也刚毕业,就是比你们大了几岁而已,管着几个班级,有时真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

      喻秋词笑道:“没事儿,以后有什么问题可以找我聊聊。”

      “好,咱们的确要多沟通。”

      喻秋词掏出手机,看了眼刚收到的短信。

      是阮淑桐发来的:【你晚上有时间吗?】

      “那傅老师,你也赶紧去吃饭吧!再见。”

      喻秋词和她道别后,才回阮淑桐消息:【时间就像你的凶一样,只要挤总会有的,关键看你想干嘛。】

      阮淑桐有些不满:【什么嘛!我的凶还需要挤吗?】

      喻秋词:【你晚上到底有什么事?】

      过了一会儿,阮淑桐才回:【那个……我想看看你租得房子位置环境到底怎么样。】

      喻秋词撇了撇嘴,你就直说你想去出租屋被星号了呗!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