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若?

      第二天,直到巳时三刻,才见黄文秀衣冠不整地匆匆从后堂匆匆出来,一边给大伙作揖一边说:“太对不起各位同僚了,昨晚因为上仙给了我保证说不把魔兽消灭干净,他们不走。本官一高兴,多喝了几杯。对不住大伙了,让大伙久等了,抱歉,抱歉。”

      其中一个脾气火爆叫做何能的县令大声说道:“大人,传闻我们也听到了,只是有多大可信度,我们不知。我们多等会儿没关系,只要大人不是被江湖骗子骗了就好。”

      “昨日本官亲赴雒嚻山脉,亲眼所见上仙杀死了七八百只剑齿虎,数千只犀牛和数不尽的金雕。”

      一个老成的县令慢悠悠地说道:“大人,你越说越荒唐了。不说你所说的数字让人无法相信。单说大人你不在郡衙办公,一个人跑到雒嚻山脉干什么去了?再说下去我们都要怀疑大人你是不是串通骗子骗我们了?”

      这一下让黄文秀如同被一盆凉水劈头浇下,满腔热情被浇了个透心凉。虽然遭到打击,反而使黄文秀冷静下来。他冷静下来一细想,对呀,自己所说的数字如果不是自己亲眼得见,恐怕连自己也不会相信,何况别人。这里有四个关键字:亲眼得见。人往往只相信自己的眼睛。要想让他们相信,只有让玄龙他们显露一下神迹了,正好自己也可大饱眼福。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想到这里便对众县令说:“你们说的,本官也能理解。别说你们,如果不是本官亲眼得见,连本官也无法相信,所以本官理解你们的感受。现在,他们就在后堂,不如本官去叫他们出来,你们帮本官当堂辨识。如果能揭穿他们骗子的真面目,也算为本郡立了一大功。你们看这样可好?”

      一个叫做明天的县令说道:“大人,如此甚好。只是无需劳动大人,只让大人身旁的小七哥去传个话,把他们带上堂来即可。”

      “你们真认为本官和他们一起骗你们吗?你们真是太过分了。也罢,少时真假立判,本官先不和你们计较。小七,去后堂请出玄龙兄弟等人。”小七应了声是,转身走入后堂,须臾便把玄龙等人带到大堂上。

      六个县令打量着玄龙六人,见他们六人满打满算也没一个超过二十的。众县令心中更笃定他们没什么神通,肯定是骗子。那个脾气火爆的何能县令立时开口说道:“你们一群小娃娃,年纪这么小,干点什么不好?还有这四个女娃子,在家中学点针线女红什么的多好,以后找个人家嫁了,在家相夫教子不好吗?难道你们还怕丈夫养不活你们?如果是担心这个,你们就嫁与本官吧,肯定不用你们跑出来行骗……”话没说完,就听‘啪’的一声,脸上就挨了一巴掌,在原地转了三圈,紧跟着肚子上又挨了一脚,被踢飞了出去,从大堂直飞到院子里,‘吧唧’摔在地上,昏死过去。堂上一阵大乱,黄文秀赶忙叫小七带着人把伤者抬进偏房。雪儿走过来,取出一颗‘九转大还丹’递给黄文秀:“文秀哥哥,这是疗伤圣药,你叫人给他灌下,保证他死不了。”

      “谢谢雪儿妹妹,这个人虽然言语唐突,却也罪不至死。谢雪儿妹妹救他一命。”又扭过头埋怨李莎:“我说姑奶奶,你的脾气也太过火爆了。一言不和就动手,出了人命怎么办?”

      “他死不了,雪儿妹妹不是给了你仙药了吗?那药可是玄龙弟弟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制出来的,是保命的圣药。没想到便宜他了,浪费了一颗仙丹。实际上本姑娘下手只用了不到三成力量,如果本姑娘用上十成力量,就我那一掌,他的头早不在脖子上了,我让他还满嘴喷粪。”其他几个县令听到这话,齐齐一缩脖子:“我的个娘啊,打成那样还只用了不到三成的力量,这要是用上十成力量,还不得把脑袋当场拍碎了哇?这几个我们惹不起,先不管他们是不是骗子,我先保命要紧。”几个人如同商量好了一般,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经过一场忙乱,大堂上逐渐恢复了秩序。黄文秀坐在上首看着众人,五个县令如木雕泥塑一般,坐在那里一言不发。黄文秀无奈,只得先开口说道:“你们既然不说话,那就听本官的。从明天开始,本官和上仙进山,先把剩余的魔兽消灭干净。你们各位回去召集民夫,准备劈山造路,听到了没有?”

      众县令仍是一言不发,坐在那里,装聋作哑。李莎火往上撞,‘腾’地站了起来道:“玄龙,咱不管吉郡的事了,让吉郡的百姓去找这几尊泥菩萨要田地去吧。”玄龙摆摆手说道:“莎姐,你先别急。我给文秀兄出个主意,文秀兄,你给上司发个公文,说明这几位不听郡府调遣的原因。既然这几位在这装聋作哑的装泥菩萨,干脆就跳过他们,直接由郡府召集百姓。如果吉郡百姓不够。就从邻郡招,告诉百姓们,谁参加了雒嚻山脉的造路工作,就准许他在吉郡落户,并分给他土地。剩下的土地就做为官田,由郡府管理,租给没地的农户耕种。实际上也用不了多少人工,我打算劈山的工作由我们担承。”

      黄文秀赶紧说道:“玄龙兄弟,你们能帮我们消灭魔兽我就感激不尽了,象修路这样的事,我们自己也能干,这样的小事就不麻烦玄龙兄弟了。”

      “文秀兄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用民夫干,当然也可以,但速度太慢。而我们干,我们会用仙法轰开山石,只需民夫跟在后面清理碎石土块就可以了。这样速度就提高了不止一倍,文秀兄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黄文秀此时才恍然大悟,说道:“兄弟用仙法劈山,当然快捷,这个法子当然好了。”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万一有漏网的魔兽在我们劈山开路时被劈出来,我们当时在场,马上就可消灭。以免给你们留下隐患。”

      黄文秀赞叹道:“想不到玄龙兄弟年纪轻轻的心思如此缜密,考虑问题滴水不漏。佩服,佩服。那就请你们受累吧。”

      旁边装泥胎的几位装不下去了,都开始活过来了。他们虽然在那装聋作哑,但他们并不是真聋了。黄文秀和玄龙的对话他们一字不拉地听在耳里,他们明白,先不管玄龙他们是不是骗子,这个先放到一边。如果黄文秀真按玄龙的建议去做了,那他们就要倒霉了。非但没有功劳,弄不好还会受到上峰的责斥,搞不好还会丢官罢职。不行,不能把功劳都让黄文秀一人捞去。于是他们都活过来了。那个老成的县令拱手道:“大人,有什么需要下官效劳的,请大人吩咐,下官定会协助大人办好。”其他几个县令也随声附和。黄文秀也知道不能和他们把关系搞得太僵。只能随口应付了几句把任务布置了下去。

      翌日,玄龙他们带着黄文秀和五个县令来到雒嚻山脉,顺着昨日走过的小道进入雒嚻山脉中间的盆地。把黄文秀和五个县令留在一座山头上,留下雪儿,李莎他们保护黄文秀和五个县令。而玄龙和泰山则向盆地中间飞去。到了盆地中间,玄龙按住云头。取出驱兽鞭,玄龙掐诀念咒,驱使各种虎豹狼虫对掐。随着玄龙的指令,一只只虎豹狼虫纷纷从自己的洞**钻出,加入对掐的阵营。一时间,只见地上烟尘滚滚,到处是虎豹们对战的战场。秋风扬起尘土,遮天蔽日。忽然一声声惊雷响起,玄龙抬眼一看原来是几只秃鹫要来拣便宜,被泰山在空中拦住,几个掌心雷发出,几只秃鹫立时变成几团大火,悲鸣着从空中坠下,摔死在地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