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无码精品动漫在线观看

      靳雪茹的眼神里闪烁着一种异样的火光,有着愤怒,更多的是对陆曼春的玩味,

      她看着陆曼春,就像是一个豹子看着已经落入爪下的猎物,嗜血的笑容在她面庞上扬起:“怎么样,这把枪里面还有几个子弹,你要不要用你的这张小脸蛋试试看?到底中弹疼不疼?”

      陆曼春耳朵里都是刚才的枪声,此时也被吓得愣住,她缓慢地摇了摇头。

      靳雪茹将枪口再次抵在她的脸蛋上:“我这次呢,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我就彻底让你从我的面前消失,开了这一枪,你呢,就去另一个世界做你的演员梦。”

      “第二个选择,就是替我去办一件事,办好了,就按照我原来的计划进行,你呢,离开这里,永远都不要回来了。”

      “我……我选第二个。”

      陆曼春从喉咙里哽咽说出这几个字,像是抽取了所有身体里的力量。

      “很好,是个聪明的选择。”

      靳雪茹将枪递给了手底下的人,她用力地又给了陆曼春一个巴掌,这一次,将她的嘴角都打破了。

      “那好,那你就听我的安排,乖乖地去找你的深哥。”靳雪茹用手拍了拍陆曼春的脸,扬长而去。

      再后来,陆曼春就摸索到了厉庭深和叶尽染的套房之中,在推推搡搡的混乱之中,将那张内存卡扔到了叶尽染换下的衣服里。

      这个任务简单吗,十分简单,简单到只需要这么一瞬间就完成了。

      陆曼春看不起自己。

      她被琳达叫来的人,又像拖着一只死狗一样的,将自己拖入了安保的房间,自己在那里被手铐铐住,坐了几乎有两三个小时,靳雪茹的人才将她带走。

      这两个小时里,没有人在意她的一举一动。

      甚至连拷问都没有

      众人看她的眼神,像极了看一个……

      病人。

      一个脑子并不灵光的病人。

      关她的房间里并没有镜子,可是刚才在叶尽染的房间里,她分明看见了自己狰狞的模样。

      这还是她吗,是那个被媒体称作“花旦”的女演员吗?

      可是她,真的很怕死。

      人有很多原因活着,也有很多原因坚持着,而离开人世的理由很少,少得让自己根本找不出来一条理由,支撑自己刚才不惧怕的理由。

      她一路回到了宜兰公馆,在这里坐着等靳雪茹,这也是两个人为何在此对峙的原因。

      “陆曼春,要我说,你这就是咎由自取。”靳雪茹将她唇边新淌出来的血迹擦去,嫌弃地摸了摸。

      陆曼春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早就已经有些疲累,她此时不愿意与靳雪茹辩解什么,她开口:“你送我走,但是我要的钱,得再翻一倍。”

      靳雪茹没有想到陆曼春会跟自己谈条件,她鄙夷地说道:“你以为你现在还有什么立场……”

      “我把你的事情,也告诉狗仔了。”陆曼春这才第一次仰起头,眼神和靳雪茹对上,“如果你不给钱,他们就放出去。虽然这事离谱,可是总有人相信,你说对吗?”

      靳雪茹拍了拍手掌,在房间里回想着她的掌声:“对,你说的太对了。看来,我的确还是低估了你的。”

      “你的条件,我答应。”靳雪茹倒是没有拒绝,而是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陆曼春没想到对方会答应地如此迅速,她缓慢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她今天挨了打,觉得浑身上下都要散了架。

      在这里僵持坐了这么久,整个身体的肌肉都紧紧地抓住身体的骨骼,陆曼春一走动,就感受到所有肌肉挣扎的痛楚。

      “那我就先回去了,等你的人送我去机场。”陆曼春此时倒是接受了这个方案。

      靳雪茹做出一个“慢走不送”的姿势,陆曼春走到门口,突然转过身来,问了靳雪茹一个问题:

      你为什么答应地……这么爽快?

      “因为,我并不缺钱。”靳雪茹回答得也很爽快,她嘴角咬着一抹轻蔑,“我知道你家里的情况,所以多给一点,不是我大方,是我可怜你。”

      “人没有什么,就会特别渴求什么,就像你,你靠近厉庭深,更多的还是为了钱吧?”

      陆曼春没有回答,她内心里有太多的东西都交织在了一起。

      这一番话,其实对她的打击并不算很大。

      自己家庭出身不好,早就是被人诟病的一点了,这一点嘲讽在她眼里,早就是百毒不侵。

      陆曼春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反击意识:“对,人没有什么就会很渴求什么,比如你,你渴求的,是深哥的爱。”

      靳雪茹转过身去,随意地摆了摆手,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发硬:“我渴求这个做什么,我得到过,更何况,以后也会是我的。”

      这是一个注定不会安眠的夜晚,宜兰公馆的灯从未灭过。

      而叶尽染与琳达两个人,本来说好一醉方休,结果谁都不打算休,硬是坚持到了第二天早上。

      厉庭深一回家,就闻到房间里充斥着浓厚的酒精味道。

      再往里一看,两个人依偎着倒在地上,琳达怀里还抱着一个空的酒瓶。两个人的周围,零零散散撒了七八个空酒瓶。

      昨晚……发生了什么?

      一夜没睡的厉庭深好不容易甩开了斯温,他想先回家看看情况,可是已进家门,就看到这幅场景,他太阳穴那里的血管突突突地跳。

      他并不意外琳达会在自己家,他意外的是叶尽染居然会和琳达喝成这个样子。

      烂醉如泥!

      他将袖子一撸,上前想要把人从地上捞起来,可是叶尽染嘴巴里面一直嘟嘟囔囔地说这些什么,倒让厉庭深起了一丝的好奇心。

      “深哥……”

      是在叫他的名字。

      “我去看妈妈了……”

      是宁姨。

      “妈妈想要宝宝,我也想要宝宝……”

      厉庭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他不是不爱叶尽染,也不是不愿意和她一起生活。

      只是,他现在最不能做的事情,就是让叶尽染怀孕,生下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孩子,属于厉家的孩子。

      如果这样,他宁愿让叶尽染离开自己的身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