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怎么喂app

      今年暑假,对于青春热血的少年们来说,是激情澎湃地七周。棒球、网球、篮球、足球、空手道、合气道、以及棋道等等全国制大赛,纷纷上演各种龙争虎斗。成功者欢呼雀跃,失败者黯然神伤,此时的理想与汗水为辉煌的未来,浇筑一道道坚固的基石。

      八月底,新一回归,他一边给小伙伴派放来自NY的小礼物,一边讲述着这场追到米国才查出真相的案子。不过,木兰和夜玫瑰六位女孩都把注意力投注到太郎最后一次挑战龙马的比赛上,没人在听新一那极费脑力的推理过程。

      此时的龙马,已然携手青学赢下国中级的全国世界冠军,即将重返米国接受训练,其实力堪称全国魁首。

      太郎则不愧是开了忍者外挂和武者外挂的大挂逼,哪怕之前六次挑战都没赢,可每一次挑战都能将龙马逼到绝境。要知道,太郎从接触网球至今,也不过六周多而已。

      太郎很聪明的没有闭门造车,利用一米六的个子假扮国中生,先混入青学参加了几次地狱式训练,又偷了青学的球服跑遍DJ找各路高手陪练,甚至和迹部景吾打过一场。一个神秘青学生挑战各校高手的传言,就这么在大赛期间广为流传。今年的DJ赛区,因为有太郎的乱入,各方单打好手的实力都隐隐增强了少许。

      可无论太郎的进步再神速,单点网球专精的龙马依旧压制了太郎六次,龙马的个人实力同样在这六周里飞速提升。

      第七场挑战,也是太郎的最后一次挑战机会,双方选手都自信满满地走进赛场,在裁判南次郎的一声哨声中,比赛开始。

      原本宁静祥和的四菩萨寺,因为后院两个热血少年的大战,也变得肃杀起来。所有人都去看比赛了,包括旅游中途回来的东太郎夫妇,和代发修行的越前夏树。唯独木兰被赶到大殿,去接待来访的信徒,谁让木兰的猫咪群近来杀生太盛呢。

      因为木兰带着猫群去上学,四菩萨寺周围经过一个春夏的修养,回复了许多生气,至少能听到鸟叫虫鸣。可随着木兰带着猫群回归,仅仅半个夏天的肆虐,寺庙周围的鼠蛇虫鸟就被屠了个遍,夜里安静得有点像鬼蜮。

      越前夏树认为:是木兰的猫群杀戮过重,木兰就有责任消除猫群的杀孽。于是,越前夏树便压着木兰去给死去的鼠蛇虫鸟念往生咒,以洗去猫群造下的杀孽。

      好的是,往生咒里并不包含太深奥的佛学哲思,念个百八十遍:“喃无阿咪多婆夜。”也不会让木兰陷入伪四大皆空的心境中。

      木兰趁着没有香客的时候,和丽美探讨出专辑的事。

      木兰本心是倾向和夷洲,更好是和诸夏唱片商合作的,毕竟他的词库里大部分是华语、粤语歌曲,小部分是Y语歌曲,仅有寥寥几首霓虹歌。

      而且,飞碟唱片给出的合同也不错,木兰以歌手、词人的身份,获得纯利润18.5%的分配,远超当下霓虹国最顶级的歌手。

      可万事经不起比较,玉置兄弟方带来的合约,起手就是40%整的纯利润分配。在得知飞碟唱片也在争取木兰后,玉置兄弟先生干脆再加5%的让利,而飞碟唱片仅仅愿意增加1.5%。

      况且,在诸多附属条件当中,玉置兄弟方提出的方案更显诚意。比如说:玉置兄弟方保证木兰可以在DJ完成唱片录制,而陈某方则需要木兰前往夷洲配合录制。在这样的条件下,木兰哪会和钱过不去,推拒了飞碟唱片的意向,和玉置兄弟方签下合约。

      丽美:“欧尼酱,你真的决定要解下面具,以真容拍唱片了?”丽美真不希望自己的欧尼酱被众人所知,这是不知第几次旧事重提。

      木兰指了指后院的比赛,道:“那得等比赛结束了才知道,太郎赢的话,依照赌约,他将公开蝙蝠侠的身份。到了那时候,我和新一的身份也基本瞒不住。”

      丽美表示不信:“可是,你已经和玉置兄弟他们签下合约啦。难道你给龙马下了泻药,确保太郎哥哥会赢这场比赛?”

      木兰用力地搓乱丽美的金发,笑着说:“你这小脑瓜,别整天想阴谋诡计的。”

      丽美不服:“那你怎么确定太郎哥哥能赢的。”

      木兰理所当然地用华语说:“骄兵必败,哀兵必胜。就这么简单。”

      丽美是天才,跟在木兰身边,早就是个华语通。被木兰这么一点拨,丽美也明白了其中的道理,试着用华语问:“因为太郎和龙马的实力已经很接近了,输赢更取决双方的意志上。龙马刚赢下全国大赛,很难不志得意满;太郎哥哥连输六场,如今是背水一战。所以,在输赢的意志上,龙马属于骄兵,太郎哥哥则是哀兵,欧尼酱因而猜到了比赛的输赢,是这样吗?”

      木兰:“宾果。太郎告诉我,龙马缺乏武者的杀气。对龙马而言,这是一场论胜负的比赛,而对太郎来说,这是场见生死的决斗。”

      这时,两位大美女走进四菩萨寺,木兰和丽美同时看去,原来是兰的母亲妃英理和新一的母亲工藤有希子。

      木兰和丽美毕竟都是未成年,许多事在法律上无法单独完成。所以木兰请求兰的母亲妃英理的帮助,在木兰本人不出面的情况下,和飞碟签署了《大海》歌词授权合约。还有另外一首歌,《当爱已成往事》,也在妃英理的帮助下,授权给陈导的《霸王别姬》。这是第二首真·原创找上门要版权的歌了,木兰暗喜自己能凭借抄袭的方式,加入到《霸王别姬》的制作行列中。

      两首歌词的授权合约还能靠妃英理一人完成制定校对,但涉及到一张唱片的合约,拥有“律政界女王”之称的妃英理就嫌太麻烦,太过大材小用。

      TRIANGLE准备出唱片,需要的不是法律顾问,而是需要经纪人。正当木兰和丽美烦恼找谁当经济人的时候,新一的母亲工藤有希子不知从哪听到消息,主动跑来给木兰做经纪人。准确的说,是给TRIANGLE和夜玫瑰的所有人当经纪人。

      木兰和玉置兄弟的唱片合约,就是靠工藤有希子的经纪人身份完成签署的。

      歌曲、歌词、和歌手都是现成的,木兰签好合约后就等着开工赚钱,谁知道这时被玉置兄弟告知,他们的唱片公司还在紧锣密鼓地筹建当中。

      经过玉置兄弟的坦白,木兰才知道,难怪人家愿意拿出45%唱片让利,原来这两位玉置兄弟,是希望通过这次机会,来完成由歌手到唱片商的转型。

      玉置兄弟在来DJ之前,就注册了安全地带唱片有限公司,木兰是玉置兄弟选中的第一位合作者。玉置兄弟利用自己在音乐节的所有资源,来推动安全地带唱片有限公司的诞生,包括拿到与木兰的合约都是其中关键的一步。

      造成当下这乌龙的原因有很多,包括妃英理女士对唱片界的不了解,工藤有希子女士对于霓虹法律的不熟悉,以及玉置兄弟本人的明星光环等等。合约依然是有效的,只要等玉置兄弟方的唱片公司能够运作,只不过时间还得等几个月就是了。

      所以,木兰的整个暑假,除了第一周的爆发之外,剩余时间都在咸鱼中渡过。如今看见让自己当咸鱼的两位主角登门,木兰没给太多好脸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