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aPP污无限次下载

      阿吉?杨允乐又马上联想到那个手机里自称是阿吉母亲的女人,那个女人说了阿吉已经去世了。

      但杨允乐表面不露声色:“阿吉往哪个地方去了,我去看看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解铃还须系铃人,杨允乐决定去了解一些阿吉的事情,毕竟那个诡异的死人电话已经困扰了他大半天。

      “那边,你从这边的小树林过去,我看他一个人往那边走的。”凌晓灿抬起手来,指了指面前的一片小树林。

      树林看起来不大,但是因为树木很茂盛的原因,所以显得有些阴暗。

      这周围似乎没有其它的学生逗留,大部分都选择光线比较充足的地方在嬉戏玩闹。

      “那我去看看他就回来,晓晓,你们先安排去木屋吧。看看木屋里面有没有什么吃的?”

      凌晓灿乖巧地点了点头。

      杨允乐顺着小树林走到了小岛的斜对侧,阿吉果真一个人在这里。

      他呆呆地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两眼无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嘿,阿吉,你在做什么?”杨允乐的这一声吼,似乎有些小小地吓着了他,他慌忙地藏起手里的黑乎乎的东西。

      “哦,杨老师,没什么。是你,吓我一跳。”阿吉这才把藏着的物品拿出来,是一个相机,就是在船上他请求杨允乐带上岛的相机。

      杨允乐知道阿吉是个情绪很敏感的孩子,他连连说;“没事,如果你想拍照的话,就随便拍吧。别人要是问起来,你就说是我允许的就好了。”

      杨允乐暗忖,反正早晚都会被发现,不如早一点承认,还不用让阿吉偷偷摸摸,提心吊胆。

      阿吉看起来还是很没有精神,但是努力地点了点头:“谢谢杨老师支持,要是我父母也能这样支持我摄影就好了。”

      说完就耷拉着脑袋,一副很沮丧的样子。

      父母?杨允乐又突然想到了那个手机,自称是阿吉母亲的人,在电话里哭得那样惨,说自己的孩子已经死了。

      他有些犹豫,要不要问一问这件事。

      “那个,阿吉,杨老师想问你一件事情,也没别的什么意思。就是我现在好像生了一场大病,什么也不记得了。想多了解一下你。”

      杨允乐这理由给得有些牵强,也就说服说服自己罢了。他只能一边说着,一边偷偷地瞄了下阿吉,企图从他表情中读出什么。

      可阿吉仍然一脸茫然,似乎对杨允乐所说的话一点儿也不感兴趣。

      “杨老师,你问吧,你是老师,我一定知无不言。”阿吉的态度倒是蛮诚恳的,就是感觉内心里面藏着很多秘密。

      杨允乐点了点头,慢条斯理说道:“阿吉,我想问问,你刚刚说你父母不愿意你学习摄影是怎么回事?”

      阿吉听到这个问题,神经像触电一般,本来有一点点光亮的眼睛,彻底暗淡了下去。

      “他们觉得我在不务正业,哎!”

      就在一年多以前,阿吉高中毕业,他本来打算报考摄影方面的专业,却遭到了父母的强烈反对。

      父母以退学作为要挟,最终让阿吉不得不退而求其词选择了表演系,也就是现在的专业。

      但是一年多的大学生活,让阿吉后悔当初没有好好坚持自己的梦想。他试图去说服自己的父母,希望能转专业去摄影系。

      但是父母的态度仍然很决绝,坚决不同意阿吉去学习摄影。

      “你知道吗?为此,我在三个月前和父母大吵了一架。”

      说道这里,阿吉的情绪明显变得很激动:“他们告诉我,我是个不听话的小孩,他们宁愿从来没有生过我。”

      这话,确实有些伤害人了,特别是对于一个已成年,有自己想法的大男孩来说。

      “然后,我摔门而出,跑到了桥上,跳了下去。”

      阿吉一把说着,一边把拳头攥得紧紧地,就好像这一秒已经跳进河里,却又在挣扎求生一般。

      他紧紧地闭上了眼,似乎在回忆在水里的那一幕,浑身有些轻微地发抖:“我以为我要死了,可是我没有。原来我的的爸爸妈妈看我情绪不对,跟着追了出来。”

      “然后他们跳进了河里,救了我,救了我……”

      阿吉反复重复了好几遍,救了我。但是看他的表情并没有放轻松,似乎这中间好像还有其它的故事。

      杨允乐有些迫不及待,因为按照手机那头那个自称阿吉的母亲说,阿吉已经去世了。

      “然后呢?然后发生了什么?”

      阿吉突然泪崩了,一个大男孩就这样在杨允乐的面前哽咽得说不出话来,眼泪一直在流。

      “阿吉,你别这样。”这反倒让杨允乐有些无所适从,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像自己也不会安慰别人。

      许久,阿吉轻轻地擦拭了一下自己的眼泪,那目光好像有些悔恨,他淡淡地说了一句:“杨老师,我真的好后悔……”

      声音又再度哽咽,只能听到安吉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能说说吗?”杨允乐看到阿吉表情稍微缓和了一些,问得小心翼翼。

      阿吉表情默然,就好像全世界所有的东西都与他无关一样:“我爸妈根本不会游泳,最后,他们用生命把我推到了岸边……”

      “我活了……他们却永远……”

      永远死了?虽然是个很悲伤的故事,杨允乐不禁觉得一阵发毛。如果阿吉的父母一死,那么在电话那头哭泣的女人是谁?她还口口声声称阿吉已死。这……!!

      杨允乐的表情凝固了,脑子有些混乱,双方都在说对方是一个已死之人。

      思想挣扎一小会儿,杨允乐决定相信眼前的阿吉,毕竟他还活生生的在面前。

      “所以,你的父母都没有被救上来吗?”杨允乐追问道,他并不是想去揭阿吉的伤疤,只是想确认一些事实。

      阿吉的眼眶里噙满了泪水,呆呆地望向远方:“找到他们的尸体,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具体的细节,阿吉似乎也不愿再多说一句。

      所以,阿吉的父母已死?阿吉是以自杀来捍卫自己的摄影爱好?不过这件事情这么发展,难道也没有改变阿吉对摄影的执着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