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柠直播观看视频在线高清

      听了闵兴的大话,常自成配合地露出了叹服的表情。闵兴嘿嘿一笑,拍拍屁股准备走人。

      就在刚才,闵兴经历了惊心动魄的时刻。他在悬崖半山腰躲闪攀爬,避开巨石的撞击,并且赶在山壁坍塌之前纵身越上悬崖边缘,才惊险躲过了一劫。

      可是现在,他已经把这一幕惊险抛在了脑后,若无其事地准备回去了。

      常自成跟在闵兴身边,三步并两步。不知是惯性作用还是归心似箭,闵兴的走路速度奇快。

      “哎呀!”

      走不多远,常自成陡然间一跺脚,急吼吼地回望那片坍塌的山崖。

      “怎么了?”闵兴驻足问道。

      “戒指没有带出来。”常自成懊恼地说,神情显得十分难过。

      闵兴心想,丢了那还不是正常吗?就刚才那样的突发情况,难道还指望面面俱到?

      “算了,看开点吧,咱们的命差点搭上去,哪里还顾得上戒指。”闵兴安慰道。

      这句劝说丝毫不管用,常自成还是一副懊恼后悔的样子。

      原本指望把戒指拿到集市上交换自己心仪的东西,这下子都泡汤了。默默地计算了损失,常自成更加郁闷了。

      “哎,怎么突然就塌了?”

      片刻之后,常自成从懊恼变得有些气愤,嘴里喃喃地嘀咕道。

      “我在想,会不会是戒指上有什么触动了山体塌方。你想想,戒面放出来的光能让墙壁上的小人动起来,是不是小人撼动了石基。”闵兴看着常自成疑惑地嘟囔道。

      闻言,常自成默默点了点头。闵兴说得没错,那枚幽绿的戒指或许不是什么好东西,自己能捡回来一条命,就算是不错了。

      “对了,石壁上刻着的武技你记住了吗?”常自成问道。

      “基本记住了,不过有些记得不太清楚。回去以后就开始,慢慢琢磨。”闵兴摩拳擦掌地说,脚步不自觉地又加快了。

      这么短的时间能记个八九不离十,常自成觉得已经相当不错了。

      闵兴这超群的短暂记忆力源自于灵识,常自成不禁觉得羡慕。他心想,若是自己达到那样的高度,记忆力应该不逊色于闵兴。这样的话,就可以更快更多地汲取知识,触类旁通,更好地了解这个世界。

      和闵兴不一样,常自成修炼更多是为了提高灵识,解决内心的疑惑。他的最终目标是成为一名学者,而不是武力的强者。

      拥有傲视群雄的武力值,这样的能力虽然让人感到刺激,但并不是常自成的梦想。

      闵兴和常自成一路小跑,回到了常青藤学院。常自成突然想起还有些事情没处理,便和闵兴打了声招呼,独自离开办事去了。

      两人分开之后,闵兴一路上都在低头思索。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实践刚刚到手的武技,显得心不在焉。

      “闵兴,好久不见!”

      听到有人叫自己,闵兴停下了脚步。苏辙挥手而来,两人很快开始面对面交谈。上次危机解决之后,他们一直没有机会碰面。再见面,自然免不了互相了解近况。

      “闵兴,你现在什么程度了?”感受着闵兴周身散发的火热气息,苏辙开门见山地问。

      “你呢?”闵兴反问道,并没有直接提及自身的水准。

      “还是你这家伙厉害,假期马上就要结束了,我都不知道到时候该怎么参加测试。”苏辙啧了啧嘴,垂头丧气地说。

      他说的测试,是指假期结束后的那个考验。

      每一年季节转换的时候,休假修炼的那一族学生都要参加测试,以确定每一个人的情况。

      测试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笔试,另一部分是内力测试。在笔试合格的情况下,学院会根据每一名学生的内力重新确定年级,直至升到三年级。

      三年级学生每年有一个挑战赛,以比赛的情况确定在常青藤学院的总排名。挑战赛以抽签的方式进行,由裁判老师判定最后的结果,秋芒族的凌悬学长便是这个比赛的常胜能士。

      因此,凌悬是常青藤学院真正的第一。

      “你现在修炼的是什么功法,效果怎么样?”

      苏辙的沮丧,闵兴不以为然。他不相信苏辙一无所获,浪费了一季的时间。

      苏辙苦笑道:“就是那天从青藤书阁借来的功法,你看看,现在都已经是什么时候了,还剩下多少时间留给我,到时候肯定要完蛋。”

      闵兴凝神感受,苏辙的内力提升程度确实有限。闵兴渐渐意识到,苏辙的意思是上次修炼《混沌诀》走的弯路让他浪费了太多的时间,所以现在补也来不及了。

      苏辙如此,闵兴忽而想到,其他人的情况只怕是更加糟糕。这样一想,他心里大概有了准备,出于核实的目的又问了一句:“其他人怎么样?”

      “你说呢?”闻言,苏辙抬了抬眼角,嘴角扬起了嘲讽的弧度。

      明知故问,闵兴的心里不免有些内疚。

      毕竟,他们走的弯路多少和他有些关系,闵兴很难做到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于是,他又动起了脑筋,试图帮助诸位同僚。

      苏辙也算是了解闵兴,察觉到他的心思,试探地开口道:“闵兴,这事和你没关系,别多管闲事了。你只管好好修炼,到时候给咱们烈金族学生争脸就行,至于我们,大不了明年再晋级也是一样的。”

      闵兴没有说话,心里生出一丝感动,觉得必须做点什么才行。

      “咱们什么时候聚到一起商量一下,时间不多了,临时抱佛脚兴许会有用。”闵兴开口道。

      灵机一动,他想看看能不能在剩下的时间里帮到别人。

      “这个主意不错,我回去召集一下,你等着我的消息。”

      苏辙两眼放光,亟不可待地走了。闵兴提出的这个建议,他觉得倒是可以一试。

      “行啊!一有消息马上就来通知我。”闵兴微笑着挥手,直至看不见苏辙匆匆跑开的背影。

      苏辙走后,闵兴定了定神,不再像之前一样着急回去。

      他看看周围路过的学生,打打闹闹有说有笑,表情淡定从容。往更远处看,一对牵手的情侣缓缓走来,像闵俊和晴儿一样甜蜜。

      欣赏地注视着周围的一切,闵兴的脚步不由自主更慢了。他朝着宿舍方向走去,一边留心身边的小乐趣,不知不觉踱到了宿舍门口。

      出人意料,宿舍的门竟然是敞开的。

      “常自成回来了?他不是说办完事,直接去上课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正在纳闷,闵兴侧身走了进去。

      刚一进门,他就与房里的客人撞了个正着,一股淡雅的香气顿时扑鼻而来。

      闵兴马上意识到,来人是一名女子。女孩子突兀地撞进怀里,闵兴本能地作揖道歉,甚至没有抬眼看看对方到底是谁。

      “对不起,对不起。”

      闵兴的目光不经意间扫过,这才发现来人竟然是练婷裳。闵兴莫名其妙地望着婷裳,又扭头瞟了瞟门锁方向。

      “我来找你,你不在,但是门没有上锁,我就进来了。”练婷裳低着头,略显羞涩地说。

      原来自己和常自成竟然这么粗心,走的时候都忘记了锁门。闵兴慌慌张张地望向书架,那本《轩辕圣奎》在原位静静地躺着,这才让他松了一口气。

      没有丢掉重要的东西,闵兴的视线重新落在了练婷裳的身上。多日不见,自己几乎快要忘记了这个人。

      没想到,她居然主动来访。

      练婷裳面带微笑,抬起头正式向闵兴打招呼。

      她长得肌骨温润,唇红齿白,脸若银盘,一双杏眼含情脉脉。更重要的是,她举止娴雅,端庄淑女,大家闺秀的温润让人难以拒绝。

      “找我有什么事吗?”不自觉地盯着对方看了许久,闵兴方才感觉到自己的目光有些失礼。

      于是,他有些局促地问了一句。

      “就是好久没有见到你了,有些思念。闵兴,你还好吗?”练婷裳这一声娇嗔的语气,让闵兴全身一阵酥麻,心跳不自觉加快了。

      不知道如何回答,闵兴尴尬地笑了笑,他自然明白对方的心意。常青藤学院院长的千斤还在惦念着自己,这真是让人受宠若惊。

      闵兴半晌不做声,练婷裳有些失望地说:“行了,看来你过得不错,就是把我给忘。等你半天了,给我个面子,送我走总行吧?”

      练婷裳的建议显然不好拒绝,闵兴无声地点了点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