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超级科技>

      青海湖的草绿的久远,直长到人的心里去了,可惜韩试并不能为之写诗。

      车子行驶,在无垠无际的旷野上,天空都像要往人身上压过来。

      远景如画,比置身其中更让人陶醉。

      远山与天相接,都是晶莹的湛蓝,绿野与油菜花一格一格地镶嵌在大地上,仿佛静态,美到令人窒息。

      偶尔有成群的牦牛,自在散漫地出现,牧民远远地看守着,坐在草地上晒着太阳。

      这样美的地方,游客并不太多,与地理位置大概有很大的关系,随便辗转一个小城,坐车就跟东部跨省的距离还远。

      韩试默默地看了半天,拍了几张照片,忍不住又发了一条微博: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

      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一个叫马头,一个叫马尾

      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

      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

      明月如镜,高悬草原,映照千年岁月

      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

      只身打马过草原】

      海子的《九月》,韩试省去了标题,他只是在广袤的原野里,突然体会到了诗里面旷远悲凉的孤独。

      他对自己能聆听到其中的意蕴而心生喜悦。

      “太美了,我也好想去,可惜实力不允许。虽然昨天捡了一堆塑料瓶,但最多够坐一次公交的钱,都出不了市区。”

      “突然发现写诗的柿子更让我着迷。这般宁静,这般出尘,诗人骑白马而来,捧着流出时光里的红叶。”

      “美美哒,帅帅哒,么么哒。”

      “柿子,一个人在外面千万注意安全!”

      “尤其不要搭理路上的小姐姐,很危险的!别再像昨天一样轻易相信陌生人了!”

      “妈妈爱你。”

      “柿子求直播,带我们一起玩耍!”

      微博一发,柿子们闻风而动,文艺范的虽然有,但奇奇怪怪的言论更多。

      最后一条让很多人心动不已,很快被顶上了热门,一堆人在下面摇旗呐喊。

      风景和粉丝,都能让韩试变得越发愉悦,他嘴角微微扬起,回复了一句:

      “在车上。直播不方便,你们想看什么,我拍给你们看。我马上就到茶卡盐湖了。”

      “雪山,青草,虽然你是我爱豆,可我必须诚实地说,这些风景照网上比你拍的好看多了,就是昨天的小姐姐,摄影技术也比你厉害。”

      “没有你的脸,本仙女不屑一顾。”

      “想看你的腹肌,女装也行。”

      “想看你看着我的样子。”

      不少人被韩试宠溺的口吻感动得不要不要的,但更多的虎狼之词让他哭笑不得。

      尤其女装是什么鬼,他一个阳刚威猛的汉子,养精蓄锐了这么多年……

      把恶趣味当作哗众取宠的审美,韩试没兴趣指责别人,却相当反感。

      和粉丝们嘻嘻哈哈的功夫,茶卡盐湖到了。

      他最终答应了下车后直播的要求,除了心情不错,主要是觉着半年多没怎么理他们,作为爱豆好像确实不太尽责。

      举着手机,排队买票,进了盐湖,游客比黑马河多得多。

      茶卡在藏语里意为青盐的海,可盐湖有一个更贴切的名字,天空之镜。

      韩试一头撞入,心神摇曳。

      入眼是一片茫茫的纯白,连天空与云朵都几乎毫无杂色,不用远眺,站在原地就如置身水天相接之间。

      阳光在湖面上反射,编织起一层迷离的光晕。

      游客们就像行走在如梦如幻的天堂,云卷云舒都触手可及。

      巨大的盐雕盘卧在进口,铁轨在盐湖当中穿过。

      直播间里人数仍在不断增加,密密麻麻的弹幕发出词汇贫瘠的赞叹,也大部分被眼前的美景震撼到了。

      “啊,柿子的脚,高清有木有!妈呀,我流鼻血了!”

      直到一条弹幕,瞬间拉回来所有人的注意力。

      韩试脱掉鞋袜,单手提着,几乎怀着虔诚的心,踏入了大自然馈赠的奇观。

      说是湖,其实是堆积的盐层,水面刚刚漫过脚踝,脚上的青筋都清晰可见。

      韩试虽然尽职地开着直播,但完全没有关注直播间里的动态,整个心神都沉迷在了眼前的银湖上。

      漫步云端的感觉。

      一走就是半个多小时。

      他走得不急不缓,身边的游客熙熙攘攘,阿姨们摆出了组团拍照的拿手姿势,婀娜多娇地忙着发朋友圈,有的小孩挖起盐团打起了雪仗。

      “我怀疑柿子在敷衍时间。”

      “柿子,注意你是在直播!全程不说话,是不是过了?一点也不走心。”

      哪怕秀色可餐,跟着镜头一直看湖的观众们,也有些坐不住了。

      等到韩试玩得心满意足了,回头看手机时,弹幕上已经讨伐声一片了。

      “要我开直播的是你们,说没意思的还是你们,我看你们才是飘了。”韩试故作凶狠。

      “哇,奶凶奶凶的!”

      “震惊,某当红小鲜肉直播时怒怼粉丝!”

      “我的心灵受到了伤害,柿子快补偿我。”

      “肉偿吗?”

      “咦,可以考虑。”

      韩试一说话,无精打采的观众们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活跃无比。

      毕竟他就兴之所至临时开的直播间,捧场的本就基本是他的粉丝。

      “我如此桀骜不驯,非你们所能驾驭。”韩试也说了句骚话,没管疯狂起来的弹幕,“手机得留点电,等下还得坐车,我再唱个歌,就下播了。”

      惊喜来得太突然。

      韩试拉下口罩,把手机举高了点对着自己,轻轻地哼唱: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

      立刻就有粉丝惊讶地听出来,歌词就是韩试在微博上刚发不久的诗。

      “柿子的才华我是服气的。总感觉诗和歌,都是他路上写出来的。”

      哪怕清唱和周围的人声,让演唱效果大打折扣,柿子们也笃定是一首极好听的民谣,纷纷献上了彩虹屁。

      “爸爸,那个哥哥在唱歌吗?”有个萌娃,手里还握着一团盐,在韩试不远处好奇地问。

      “听不太清楚。”稳重的爸爸瞅了下,一眼就知道是在户外直播或者录短视频。

      一点花俏都不搞,怎么吸引人眼球?除非又是个靠卖脸的。他不以为然地想,现在的人想出名都想疯了,到处都是搞这些名堂的。

      不过这个到底还算正常,至少没有辣眼睛的奇葩操作。

      他不无矛盾地想,抱着萌娃就走开了,可别不小心入镜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