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icide squad

      与同行“撞车”的事,之前在老部队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

      有一次带着毒贩去交货,不但把五个带着另一个毒贩去接货的地方公安控制了,甚至导致其中一个受了伤,支队政委只能硬着头皮去跟人家道歉。

      具体到今晚的事,责任确实在自己,毕竟不动手肯定不会导致那个城管协管员受伤。

      正因为如此,韩昕好说话的很。确认那个城管只是韧带轻微拉伤,痛痛快快地答应承担医药费。

      这让王伟很不好意思,毕竟要不是老钱老胡鬼鬼祟祟跟着人家,一样不会发生后面的事。剩下的营养费、误工费,自然也就开不口了,只能出去给正躺在医院的老胡打电话。

      ……

      天都快亮了,所里承诺等会儿安排车送。

      韩昕懒得再来回折腾,本想靠在椅子上睡儿,等天亮之后直接坐所里的车去市局报到。

      没想到两个当过兵的辅警,竟对他这个当兵的能成为正式民警表现出极大兴趣。

      “整建制转隶,这么说你们这些边防部队的兵集体退役,全部转为正式民警?”

      “没这么简单。”

      “那是怎么转的?”

      “要参加招录考试,只有达到分数才能招录上,所以我们也叫招录民警。”

      “你考试了?”高个子辅警捧着茶杯问。

      “考了。”

      “难不难?”

      韩昕正准备开口,矮个子辅警就羡慕地说:“这种考试就是走过场,就算考也没考公务员那么难。”

      同样是当兵的,他们回来却只能做辅警,他们心情可以理解。

      韩昕不想解释,干脆保持沉默。

      高个子辅警又问:“你是什么学历?”

      “本科。”

      “你上过大学,你是大学生士兵!”

      “我没上过大学。”

      “你不是说你本科学历吗?”

      “我在部队参加过自学考试,先考的大专,再考的本科。”

      “你自考的什么专业?”

      “汉语言文学。”

      原来是传说中那个被誉为送证的专业!

      免考数学,选考英语,考试科目少,对文化课要求不高……坐在边上陪他的李亦军,听着听着忍不住笑了。

      居然因为学历不够硬,被一个菜鸟被笑话,韩昕很不爽,很尴尬。正懊悔当年没好好念书,矮个子辅警又问道:“考不上的那些兵怎么办,直接退伍?”

      “考不上行政编还有事业编,要是连事业编都考不上还有工勤编。当然,也可以选择退伍。”

      “考不上行政编的多不多。”

      “不多,反正我们单位的战友基本都考上了。”

      韩昕端起纸杯喝了口水,补充道:“考试分数是一方面,如果平时表现好,立过功受过奖的有加分。只要不是太笨,文化程度不是特别低的都能考上。”

      “这么说你们部队开车的、做饭的、养猪的都成了正式民警,都成了公务员!”

      矮个子辅警一脸羡慕妒忌恨,韩昕能理解他的感受。

      毕竟这次转制,可以说是近二十年来,国家对学历不高的战士成为干部,开的唯一口子。能赶上真的很幸运,直到此时此刻仍觉得像是在做梦。

      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已经六点。

      王伟跑进来让一起去食堂吃饭,见他穿这么少,又赶紧让李亦军上楼去拿来一件羽绒服。

      陵海原来是滨江市的郊县,因为经济发展的好五年前升格为县级市。

      三年前,又因为滨江要做大城市规模变成了陵海区,陵海市公安局也随之变成了滨江市公安局陵海分局。

      从城南派出所到市局三十多公里,不算远。

      但市区车多、人多、红绿灯多,根本开不快,而且这是去报到的,宁可到了市局等领导,绝不能让领导等……

      韩昕感谢了一番,穿上李菜鸟的羽绒服,背上行李跟李菜鸟来到一辆崭新的大众轿车前。

      “韩哥,外面这么冷,我就说要多穿点吧。别动,我帮你把拉链拉上!”

      “韩哥,没想到我这件羽绒服你穿着挺合身。”

      “韩哥,还是你面子大,我师傅这车是刚买的,要不是你,我都没机会摸方向盘。”

      “韩哥,上车啊,再不出发到了市区就会堵。”

      ……

      原来他不只是个菜鸟,也是个话痨。

      韩昕一把抢过车钥匙,绕过车头拉开门钻进驾驶室,关上门调整座椅。李亦军急了,追过来啪啪啪拍打车窗。

      “韩哥,你这是做什么,这不是我的车,这是我师傅的车!”

      “让开。”

      “韩哥,我知道夜里那事不能完全怪你,让你出医药费是有点……有点冤。但你也不能这样啊,你要是把车开走,让我怎么跟我师傅交代。韩哥,这儿是派出所,你就算是同行也不能在派出所抢车!”

      韩昕不胜其烦,摁下车窗指指倒车镜:“嚷嚷什么,照照镜子,看看你的眼睛,你这样能开车吗?”

      李亦军意识到急糊涂了:“韩哥,你是说你开车?”

      “上不上车,不上车我走了。”

      “来了,谢谢韩哥。”李亦军跑过去拉开车门,钻进副驾驶,小心翼翼问:“韩哥,你有没有驾驶证?”

      韩昕没回答他的问题,看看左右两侧的倒车镜,轻踩刹车,点着引擎,娴熟地把车开出车位。

      刚才上楼拿羽绒服时师傅交代的很清楚,这个当兵的能从那么远的地方调回来,并且直接去市局政治部报到,肯定有关系有背景,绝不能得罪。

      而所里又让人家掏了一千多医药费,李亦军觉得有必要找点话题聊聊,交个朋友,加深加深感情。

      “韩哥,你有没有去过市局,你认不认识路。”

      “指路!”

      “直接往前开,前面第四个红绿灯左拐……韩哥,你渴不渴,我找找,车上应该有水。”

      “韩哥,别开这么快!这条路限速60。这是我师傅的车,万一超速被拍下来就麻烦了。”

      “韩哥,你倒是说句话呀,你总这么一声不吭,我心里瘆的慌。”

      韩昕彻底服了,低声问:“说什么。”

      李亦军心想开口了就好,好奇地问:“韩哥,你以前是不是在边防检查站工作,是不是专门查人查车查毒品的?”

      韩昕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又变成了高冷霸道警察。

      李亦军性格外向,不觉得有多尴尬,喃喃自语:“那就是办理出入境的,专门检查出境和入境人员的护照签证,没有问题就啪一声在护照上敲个章,然后放行!”

      真是个菜鸟,竟然连边防边检都傻傻的分不清,韩昕觉得有必要给他科普下常识:“那是边检,边检和边防不一样,完全是两码事。”

      “边检和边防不一回事?”李亦军这次是真好奇。

      韩昕扶着方向盘,解释道:“边防的概念大着呢,不光我们边防武警,还有陆军的边防团。具体到我们边防武警,又分检查站和支队。”

      “检查站和支队不是一个单位?”

      “支队负责边境地区的管理,有点像地方上的公安局,有自己的辖区,支队下面设大队,一个大队管好几个边防派出所。人口管理、社会治安、反恐维稳、禁毒缉私、缉枪治爆、反偷渡……地方公安管的,支队都管。”

      韩昕顿了顿,接着道:“检查站才是你刚才说的边检,专门负责口岸,也就机场、码头和陆地关口的人员、物品、证件和手续检查。”

      “原来是两个单位啊,我真不知道。”

      “一个管的是线和面,一个管的是点,本来就是两个单位。”

      韩昕想了想,补充道:“其实支队也有检查站,不过不叫出入境边防检查站,而是叫边境检查站。”

      李亦军追问道:“那新成立的移民警察呢?”

      “检查站和支队转制之后都归移民局管,现在都算移民警察,但跟以前一样还是两码事。听说支队接下来会并入地方公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并。”

      “那你以前是做什么的,是在检查站还是在支队。”

      韩昕回头看了他一眼……

      “知道,要保密,不该问的不问,不该打听的不打听,我懂。”李亦军碰个软钉子,心道他就知道故弄玄虚。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