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原亚衣双穴在线播放

      宁卫民没跟张士慧说大话。

      如今的他,确实有能力打破相关行业限制,安排张士慧去学车。

      甚至是办成其他一些在常人看来,根本不可能办成的事儿。

      因为有车和没车的差距绝不只是出行上的便利,同时改变的还有社会地位。

      别的不说,开上皮卡之后,宁卫民渐渐就发现了。

      许多过去难进的地方,变得好进了。

      像过去出入友谊商店的时候,他如果没穿西装,或是打扮的随意点。

      门口的保卫干事或许就会过问一下。

      但现在绝对不会了。

      他只要把车停在商场门口,保卫干事就会以极为尊崇的目光,目送他的背影走进友谊商店的大门。

      还有京城那些服装厂。

      过去宁卫民凭着皮尔·卡顿这块金字招牌是可以平趟。

      可他如果第一次去陌生的厂子,总得需要有公司跑外联的人陪同、引荐。

      哪怕去熟悉的厂子,也得事先打个招呼。

      否则就免不了要拿出介绍信,跟传达室大爷费些唇舌。

      然而有了这辆皮卡就不一样了。

      哪怕从没去过的厂子,他把车开到人家厂门前。

      兹要一按喇叭,传达室值班的二话不说就会给他拉开大门,就跟他是来巡察的领导似的。

      甚至那些在老百姓眼里高高在上的衙门口和高等学府也是一样。

      无论工商、税务、美协、美院、美术馆、区政府、纺织局、轻工局、文化局……

      他统统都可以凭着这辆汽车长驱直入。

      这辆皮卡就是他的介绍信,就是他身份的证明。

      更加微妙的变化,还体现在交际场上,别人相待的态度上。

      别看宁卫民倍受宋华桂看重,手中权力不小。

      他天天在外也是西服革履,人五人六的。

      但就因为太年轻了,一直以来,体现他职务的官称使用率并不高。

      往往只有总公司那些基层职员,和宁卫民麾下的那些姑娘们才会以“宁经理”称呼他。

      至于其他人,基本上耻于如此。

      哪怕是有求于他的那些美术界名家和教授。

      哪怕那些为他制作工艺品的锦匣厂,靠他捞外快的那些人。

      哪怕天坛公园园方派到斋宫协助管理的工作人员。

      甚至是重文门旅馆的前台服务员,莫不是如此。

      比较客气的人叫他“小宁同志”。

      比较熟悉的人叫他“小宁”、“卫民”。

      比较亲近的人叫“民子”、“哥们”。

      比较生疏的人干脆就叫“年轻人”,或者索性直呼其名了。

      但自从宁卫民有了汽车就不一样了。

      “宁经理”这三个字的适用范围,开始迅速扩充。

      尤其是在公司新印制出的名片助攻下,别人更是情不自禁为宁卫民这种时髦的“派头”震惊不已。

      如果是生人,态度立马端正,会变得既客气又恭敬,绝不会再有丝毫怠慢。

      甚至心里把宁卫民揣测成背后有家世的高干子弟的人,也不在少数。

      如果是熟人,更会因此大大吃上一惊。

      随后就免不了心头浮现“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句名言。

      不知不觉就改了原本轻慢的称呼,连说话的语气都会柔顺起来。

      说实话,最吃这套的,其实就是霍欣介绍给宁卫民的那些朋友们。

      因为越是了解体制的分配情况,他们就越是懂得一辆汽车的实际份量。

      别看江浩、吴深、李仲他们几个似乎无所不能。

      可就连他们之中最前途无量的江浩,真的提到了副处长。

      那距离拥有一辆专车的待遇,还差上一大步呢。

      这一步没有个三五年,断然实现不了。

      他们想用车,不是没辙,可那只能沾上一辈人的光了。

      同样也免不了要跟司机套交情,打好关系。

      哪有宁卫民自己开车这么随心所欲的方便啊?

      所以他们又怎么能不对小自己好几岁的宁卫民另眼相看呢?

      必然会重新考量宁卫民的实际能量了。

      再加上宁卫民出手也大方。

      在他们牵线下成功兑换钞票之后,不但真的送了他们每人一套西装,而且还请他们在建国饭店暴搓了一顿。

      那可是涨价之后的西装啊,五百块一套。

      说送宁卫民就真的送了。

      而且吃是还真正的法餐,头盘、主菜、餐后甜点、葡萄酒和咖啡俱全。

      一顿饭仨人吃了小三百外汇券。

      于是在感受过建国饭店奢华的就餐环境之后,穿上贴身柔顺的西装之后,在跟着宁卫民邯郸学步中,懂得了从外至里使用四套餐具之后。

      这帮人就再无法在保持出身高贵的趾高气扬了,都被资本主义难以想象的物质享受打掉了傲气。

      不能不发自内心的承认宁卫民确实是值得他们与之交往的朋友了。

      这时还会有谁在意宁卫民是胡同里的出身,是个初中学历啊?

      都认为他“出淤泥不染”,确实拥有足够的本钱,能和他们平起平坐。

      于是反过头来,宁卫民又能继续利用他们,来帮自己一些小忙。

      从他们身上捞足了好处。

      比如说,通过他们在银行的关系,宁卫民又蹚出了一条能搞到流通纪念币的渠道。

      轻而易举地购买了到了二十套1982年刚刚发行,主要对海外销售的第一套熊猫金币。

      以及三十套1981发行的第一套生肖金银币,辛酉(鸡)年生肖金银纪念币。

      这可都是金银币里的龙头品种,珍稀币种。

      虽然最终涨幅不像邮票那么划算,顶多只有几百倍吧。

      可胜在年年稳步上升,而且能满足曾经是邮商的宁卫民一种成就感。

      多少算是成全了他,完成了过去很难实现的一个收藏成就。

      再比如说,有汽车还得解决加油问题,当时可不是进了加油站人家就给你加油的。

      人家加油站只收油票不要钱。

      油票都是各单位直接到石油公司统一购买,个人没资格。

      宁卫民要是跑得多了,超出了公司发给他的油票。

      额外的消耗哪儿来啊?

      后勤部的沙经理当然不会替他操心,只会看他乐子。

      所以这几位有好爸爸的可就管用了。

      轻而易举就能解除宁卫民的后顾之忧。

      就连驾驶证都是这帮人帮他给办的。

      就考一次试就拿到手了,容易极了。

      所以张士慧学车的事儿自然不难。

      宁卫民又走这些人的路子,给张士慧安排到出租公司培养驾驶员的内部培训机构里学。

      等张士慧一去,回头居然告诉他,说那儿还管教修车。

      宁卫民就更高兴了。

      觉得这事没法办得再实惠了。

      总之,这一切的一切只能说明。

      看人下菜碟哪儿都如是,世上的人是只敬罗衫不敬人。

      连宁卫民自己都没想到,开着一辆汽车居然还有这般提高身价的奇效。

      所有人都会因为这辆汽车对他毕恭毕敬,殷勤倍至。

      让他看见了更多的笑脸,也打开了许多,他本以为自己难以打开的大门。

      当然,反过来,也免不了有些对宁卫民知根知底的人,因此感到迷惑和困扰,甚至抹不开面子的。

      像街道的李主任,就万万没想到宁卫民这个成天嬉皮笑脸,曾经因为扔掉铁饭碗被他当面骂糊涂的毛头小子。

      居然这么快,就能开上外国人给的汽车了。

      而且还采用了一种又白又挺括的小卡片来充当身份证明。

      以前的宁卫民,李主任是随时都可以伸手拍肩膀,胡撸一把脑袋的。

      但如今如此排场、如此讲究的宁卫民,他看着却着实陌生,心情能不复杂吗?

      不改变态度吧?

      他自己就无法把宁卫民再等闲视之,很有点怕因此得罪人。

      可要变了态度吧?

      这样的巴结,他又觉得自己市侩,很丢人。

      说白了,他就像范进的岳父面对中举后的女婿那样无所适从。

      还好,宁卫民毕竟只是外表年轻一些。

      深通人情世故的他,是不会像一般年轻人那样,盲目自大的。

      尤其对知根知底,只为了情分,曾经帮过自己的人,他就更不可能端架子,不会让人家为难。

      所以一发现李主任看着自己的目光充满怪异。

      宁卫民自己就先笑起来了,用最实在的话来化解了李主任的困扰。

      “李主任,您别这么看我啊。我还是那个宁卫民啊,还住在咱们扇儿胡同2号院呢,里子一点没变,照样得归您管。呵呵,这车和名片都是懵外人的。您对我,千万别见外。否则,我可不好意思求您关照了。”

      如此一来,不但免了尴尬和生疏,反倒更得人心。

      既增进了李主任的好感,也加深了彼此的亲厚程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