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美臀

      讲道理,一直到班务会结束,江腾的小脑瓜子都是嗡嗡的...

      这班长,怎么一点基本法都不讲!

      哪有这样的,明明自己都说了不想干,还非要自己干...

      怀着郁闷的心情,江腾拿起自己的黄脸盆,准备去接点冷水,再倒上热水好好烫烫脚睡觉。这鬼地方,还别说,怪冷的。

      尤其是天黑以后,这温度降得就跟跳楼大甩卖似的,降温降起来也和这个黑脸班长一样。都是丁点道理都不讲!

      “江腾!”

      “又怎么了?”

      不是操课时间,江腾也放松多了。听到张震叫自己,眼皮就直跳,生怕对方又给自己找事。

      “坐下!”

      “我去拿毛巾!”

      看着端着一盆热水走进宿舍的张震,江腾无奈地说道。

      “不用,我这是条新的。你坐着就完了!”

      端着热水走到江腾身边,张震一把将江腾按在床上。

      “脱鞋!”

      “不是,张班长,张大爷!您这又是唱得哪出啊?”

      看着张震抽出咯吱窝下夹着的小马扎,坐在自己对面,两腿中间放着冒着热气的黄脸盆。一条绿油油的毛巾就这么随意地搭在肩上,这架势,哪像军队班长啊,活脱脱一个足疗技师!

      还是那种20块钱一个小时的档次。不能再多了!

      “这是我带兵的传统,新兵时期。每天谁训练成绩最好,表现最好,班长就给他洗脚!王不凡,你们几个也别羡慕,今天江腾的表现你们都看到了。还有三个月,好好干,到时候班长也给你们洗!”

      拍了拍江腾的膝盖,张震转头看向班里其它的战士们。果然,随着自己话音落定,这帮人肉眼可见的焕发了斗志,张震心情大好地转头。

      “叫你脱鞋,你愣着干嘛?!咋滴,不相信班长的手艺?”

      “你这样能让人相信么?”

      江腾欲哭无泪...当了一天的工具人就罢了,这还要当小白鼠?

      这五大三粗的汉子,怎么看也不像是什么正儿八经的足疗师傅。而且,虽说自己从小锦衣玉食,可洗脚这些事,向来都是亲力亲为。

      除了小时候照顾自己的奶奶给自己洗过脚外,就没人给江腾这么伺候过了。当然,这说的是认识的人。

      足疗店的技师,江腾不认识。加上花钱买服务,心安理得。

      “就你丫话多是吧?我媳妇干了八年足疗师了,我休假回家的时候跟她学过,你放心吧江大爷!保证给你伺候好了,脱鞋!”

      看着江腾还是没有动静,在拖下去这热水都冷了。张震顿时一巴掌拍在江腾膝盖上。

      “我命令你,脱鞋!”

      得,这还有啥说的...

      江腾一脸生无可恋地脱下自己的作训鞋,还有冬袜,露出一双因为下午跑五公里有些磨皮的脚。

      咦?这张班长,手艺确实还可以啊!

      略带羞耻和尴尬的晚间洗漱完,江腾躺在了自己的床上。透过窗外皎洁的月光,江腾看着自己隔壁床铺上的张震。

      突然觉得,这个黑脸汉子,好像没那么可恶了。

      第二天一早,伴随着嘹亮的起床号。一班的宿舍内顿时鸡飞狗跳。

      “靠,杜鲁门,你丫是不是傻?那是老子的鞋,你没发现你的脚塞不进去吗!”

      “淦,王不凡。你特么拿老子的裤子干啥?!”

      一次普通的起床,硬是被这群人搞成了紧急集合时才可能出现的场面。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自然是温暖的被窝。

      在寒冷的冬天,起床是一件需要有大勇气的事情。感受着脸颊两旁的寒意,温暖的被窝仿佛才是战士们心中的归属。

      当然,造成这一局面,自然少不了我张震张大班长的添油加醋。

      他倒是没做什么,身为班长,他早早起床后就下楼铲雪去了。宿舍内这群小崽子们赖床的事,他是不知道的。

      江腾这个划水副班长,自己都赖床,自然也没有管其他的人意思。

      原本起床号都叫不醒的一群懒鬼,在听到门外突然传来“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像首歌~绿色...”

      绿色还没绿完,一群人顿时炸毛。

      就连躺在床上稳如老狗的江腾都是麻溜地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飞快地开始穿着衣服。

      “亲爱的同志们!快乐的一天又要开始了,先让我们跑...”

      走进宿舍,张震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一双虎目不善地盯着站在最前面,一副“今天的风儿甚是喧嚣”的江腾。

      “下楼集合!”

      说完后,张震转身下楼。

      “得,又完犊子了。”

      看着张震的背影,王不凡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行了,别扯淡了。你赶紧把裤子和老王换过来吧,别等会早操把裆给撕了。”

      拍拍王不凡的肩膀,江腾递给众人一个自求多福的表情,接着快步下楼。

      “你小子动作挺快?”

      看着孤零零地站在自己面前的江腾,张震又好气又好笑。

      笑的是,这家伙看上去是所有人里唯一一个衣着符合规范的。气的是,昨天刚任命的副班长,今天就开始划水。

      你特么搁这演老人与海呢?

      这么喜欢当水手当初申请去海军啊,你跑这地方来干啥?

      “该快的时候,快!不该快的时候,绝对不快!”

      看着张震脸上的笑意,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问题的江腾嬉皮笑脸地回道。

      “是吗?你能坚持多久啊?”

      张震强压着怒气,皮笑肉不笑地问道。

      “这个嘛,看状态...正常来说,一个小时起步吧!”

      猪肉是没吃过,可江腾电脑里那些德艺双馨的老师们可不少。

      作为一个看小电影不快进的男人,江腾在持久力方面一直贼拉自信!

      “行啊,看不出来啊。一夜七次郎阁下?”

      “过奖过....”

      玩笑开到一半,江腾突然感觉自己的脑门上出现了一个大写的“危”!

      张震张黑脸,好像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啊....

      emmm,这就挺尴尬了....

      “怎么不说了?不挺能耐的嘛?”

      抱着双臂,看着稀稀拉拉跑下楼的一班战士们。张震突然变脸。

      “厉害啊,都开始赖床了。这是我带兵五年,第一次,第一次集合速度全连倒数!江班长~你真的挺有能耐,新官刚上任就给我烧了一把大火啊!”

      “刚刚不是挺能吹吗?今天早上的早操,其余人跑两公里,你嘛,也不多。60分钟,一分不多,一分也不能少!”

      “什么时候跑完,你什么时候洗漱开饭,跑不完,你就一直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