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潦草影视大全无票网络

      “什么?!”众人看着天上逐渐变淡的狛治身影,发出了惊呼,并且都开始为锻刀村的人担忧。

      “无一郎…和有一郎在那…”

      这时,不死川实弥低着脑袋,声音压抑着说道。白色的头发投下阴影挡住了他的脸,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但是听语气也知道不会好到哪里去。

      已经倒在地上的宗泽不省人事,反而是卢鹏自言自语说出了声:“怎么会…剧情…提前了…”

      而众人听不见的宗泽的大脑中,冷漠机械的声音响起:

      “检测到进入者自主学习新模板…

      当前能力可合成模板…

      叮,是否合成幻想模板:继国缘一(100%)

      叮,是否合成幻想模板:炼狱杏寿郎(100%)

      ……”

      ——————————————

      在四柱与猗窝座开战的时候,身在锻刀村的花柱就已经跟上弦之四半天狗对打起来了。

      (乖,恋柱怎么打架就不写了,边补漫画边写太累了)

      时透无一郎则是遇到了上弦之伍——玉壶。

      天将暗时。

      大片大片的黑肆意曼延天空,不出一会儿就如封闭的世界,伸手不见五指,黑的让人窒息。

      (此时主角团正在围殴猗窝座。)

      锻刀村——

      汤浴——

      温暖的雾气缭绕,弥漫在一潭一潭的山泉之中,笼罩着半个山腰,山间的小路上挂着一盏一盏的灯笼,显得十分有烟火气。

      温泉中,面对面坐着两个相似的人影。

      “哥哥,我们这次是来干什么的…”

      时透无一郎抱着双手,歪着头,头发在水里漂浮起来,他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有一郎。

      “大概…是来锻刀的?”

      时透有一郎同样抱着双手,歪着脑袋,同样的角度对着正对着自己的无一郎说。毕竟不死川实弥光笑一下就能吓得自己够呛。

      别说仔细听他布置的任务了。

      无一郎听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从温泉里站起身子,带起一阵水花,牵绕着雾气。挂在他身上的水珠慢慢滚落。

      “哥哥,我先下去了,肚子饿了。”

      无一郎对着他哥有一郎这样说道,然后走到了山泉边上的石栏,准备擦干身子穿好衣物就向山下走去。

      “路上注意安全…”

      过了一阵,有一郎的声音若有若无的从身后传来,无一郎拿着日轮刀走在小路上,听见之后转头,双手放在嘴巴边上喊道:“我知道了——”

      然后继续回头走着。

      山泉里,有一郎惬意的躺着,这些日子他们俩被不死川训的可不轻,甚至导致自己的弟弟学会了霞之呼吸,而自己则是掌握了风之呼吸。

      但是他感觉风之呼吸并不是最适合自己的,就像弟弟学了一会直接对霞之呼吸融会贯通了。他也在试着去找到适合或者属于自己的呼吸法。

      “唔咕噜咕噜——”

      想着想着有一郎把身子往下一滑,半个头掉进了水里,一呼吸水面上便咕噜咕噜冒起泡来,像煮沸了的开水。

      “吸——”

      已经走到山下的无一郎大吸了一口气。正拎着日轮刀大步跨着向前冲去。至于为什么要冲,看他前面的情景就知道了:

      一个巨大的,没有人形,背上背着一个较为硕大的玉壶,长着鲤鱼头和数个四肢的身着鱼鳞的怪物正趴在地上想要攻击前方的小孩。

      “呜哇啊啊啊——!”

      戴着锻刀面具的小孩被吓得大叫着,慌乱的握着手里的日轮刀用着没有章法的剑招乱挥,试图来达到保护自己的目的。

      ‘气息上判断那个应该不是本体,应该是术式生成的东西。’

      无一郎内心分析着,继续疾驰,以非常快的速度接近那只鬼。

      “咕!!”锻刀小孩被鱼头鬼一下击中了腹部,并且被整个人被鱼头鬼握在爪里。

      下一刻,血花四溅。

      鱼头鬼的手臂高高飞起,原来,在鬼出手要吃掉锻刀小孩之前无一郎就一刀斩断了他的手臂。

      然后落在鱼头鬼的前面以纳刀的姿势俯身在那小孩的旁边,眼睛死盯着鱼头鬼:

      “这里很危险,请快点逃!”

      说完,无一郎纵身一跃,微微拔出日轮刀。

      看准时机,深吸一口气,一下跳到了鱼头鬼的斜上方,直接一刀斩下了他的头颅。

      但是鱼头鬼并没有化作灰烬消散,而是脖子处青筋暴起,血管蔓延,有许多白色的泡沫从脖子里溢了出来。

      竟然在伤口的地方又缓缓长出了一个鱼头!

      ‘斩断了相应位置的脑袋也没有消散,那么,弱点…是那个吗?’

      无一郎在半空中扭转身子,心中打量着这只鬼的弱点,随后眼神一定,将下次出刀的目标放在了敌方背上的玉花瓶上。

      落在地上,又是一个跳跃,而这次跳跃的方向是鱼头鬼的正上方。

      鱼头鬼本能的想要伸出手抓住跳起来的无一郎,但是奈何爪子太过短小,反而让自己笨重的身躯一个踉跄。

      “叮!”无一郎一刀抽出,劈中了那只花瓶,像瓷器品质一般的花瓶应声而碎。

      “嗷——!!”与此同时,与花瓶连接着的鱼头鬼也发出了凄惨的吼叫,从壶连接的地方逐渐化作灰烬消失。

      ‘果然是血鬼术做成的东西,弱点是壶。’

      无一郎这样想着,被旁边焦急的锻刀村小孩吸引了视线,转过头去看着他,只听他扑的一下趴在地上,慌张的说:

      “请…请您也救救我的哥哥,他也被这种鬼缠上了!”

      小孩的面具上沾染着点点的血液,正以士下座的姿势跪在无一郎面前,诚恳的请求着无一郎,想让他去救自己的哥哥。

      无一郎将日轮刀收回了刀鞘,放回腰间,伸出手微笑着摸了摸他的头,然后把他扛在了身上:

      “带路。”

      “哎??”

      那小孩面具下的脸充满的懵b,自己正跪着就被捞了起来扛在肩上,原来带路的正确方式原来是这样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