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永久天堂一区

      在熬夜方面,观众们显然无法跟开了挂的杜康比,大部分识趣的观众在一两点的时候看到杜康依然神采奕奕,在愤愤地留下一句“这个虎粮是爷赏你的”之后,也就回去睡觉了。

      只有极少数的铁头娃,硬是顶着摇篮曲的摧残和杜康抗衡到底。直到第二天一早前面去睡的观众都起床回来了,他们才开始怀疑人生,我居然真的看着一个男人打了一夜的游戏,我脏了。

      许多第二天才被吸引来的观众,看着杜康非常精神地在韩服钻石局非常流畅地操作,依然保持着非常快的反应速度和精准操作,根本不相信这个主播已经熬了一个通宵。而老观众们则自动“变脸”成了维护杜康的一方,让新人们看看这个直播间的直播时长,以及去opgg上查查杜康的战绩。

      打着验货想法的AP公会在早上汇总数据的时候直接惊呆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一个打游戏不说话的主播,也能给自己硬造话题,还能把热度延续到第二天。关于杜康的直播数据很快被汇报了上去,希望负责人尽快派人去接洽,这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真香。

      “这下你们明白了吧,我采访时候祝你们身体健康是认真的,没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你们看我的直播还真吃不消。”而杜康此时还在直播的时候对他的观众们进行精神攻击,“另外昨天那些偷偷跑路的朋友们,欠我的虎粮记得自己结一下。”

      杜康的亲和天赋在潜移默化地影响观看直播的观众。观众们慢慢的发现杜康其实是一个很闷骚的人,打游戏的时候一声不吭的非常专注,一打完游戏就变得又骚又气人。

      这么耐看的主播,气人点就气人点吧。

      ...

      “杜康你还不回去吗?”

      27号的时候,选手们基本上都提前回家过年了,再过一周就要过年,又没有比赛要打,职业选手一年能回家和家人团聚的时间也很少。史森明是除了杜康以外最后一个准备离开俱乐部的选手。

      “我再过几天回家吧,回家过年打排位就没有这么自由了,趁着休赛期多练练。”

      “他们以前都夸我是队里比较勤奋的选手,现在看到你我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勤奋。”史森明很感慨,杜康目前的实力,在LPL中也不能说是实力比较强的上单选手,但在勤奋方面肯定是佼佼者。

      “我基础差嘛。而且这个机会很难得,教练也信任我,我不想辜负教练,更不想拖累你们。”杜康已经提前知道uzi会在2月15日的比赛出战,而在那之前,2月11号左右选手们就会陆续归队开始合练训练赛。

      终于要和他并肩作战了。

      “那你加油,我先回去了。”史森明行李都收拾好了,是特地来跟杜康打个招呼告别的。“你也别压力太大了,常规赛才刚刚开始,你进步很快,大家都看得到。”

      “我知道的,明年见,森明。”

      “明年见。”

      ...

      队友们纷纷回家过年之后,杜康一个人独享了整个训练室,杜康的夜间直播里不再偶尔有队友的嘈杂声,一进入对局就只能听到键盘和鼠标的敲击声。

      “杜哥怎么就剩你一个人了,不回家过年吗?”杜康结束了一局游戏后,出来就看到了这条弹幕。

      “过年的,再过几天就回去了。最近练的三个英雄掌握的还不是很好,还得多练练。”

      经过几天的直播之后,几乎所有关注杜康的观众都相信了他就是一直这么刻苦,一天天的就干熬着打rank。

      观众们都看麻了,后来杜康再一说要熬鹰开始放摇篮曲,大家就刷虎粮投降。

      而随着杜康练习熟练度的增加,三个英雄在对局中的发挥也越来越好,但是如果不能在比赛前攒够100熟练度完成调整,杜康也不是很有信心可以在比赛里拿。

      直到2月1号,杜康即将回家的前一天,终于率先完成了阿卡丽100点熟练度的挑战任务,也没什么好犹豫的,就选择了Theshy的感悟,毕竟是日后会被阿卡丽官方认证微博唯一关注的职业选手。

      除了阿卡丽之外,鳄鱼和刀妹的熟练度也还各差十几点,即使中间过年会少玩一些游戏,在2月15号比赛前完成挑战任务应该也是不成问题的。

      ...

      杜康从机场出站的时候,看到爸爸正挥着手招呼他,妈妈倚在爸爸身侧笑着看着杜康。

      从机场到家的路上,妈妈一直在絮叨杜康好好的书不念了,饭也不好好吃又瘦了。

      21年的杜康已经毕业工作了,他被迫习惯了留在杭城工作,一年回家两三趟,过年了也只能在除夕当天回家。

      可19年的杜康爸妈不习惯,他们的儿子几个月前还是个学生,每年都会提前很久回来过寒假,可今年一直到农历27号才回来。

      都怪电子游戏。

      回到家中已经快晚上9点钟了,虽然杜康反复说自己不饿,妈妈还是给他煮了饺子做宵夜。

      “你那个比赛我看了。虽然看不太懂你那个游戏,不过你赢了我们还是知道的,那个说话的人还念诗夸你,你妈听了可高兴了。”杜康吃饺子的时候妈妈在洗锅,爸爸就坐在杜康身边,跟杜康分享了前段时间他们在家看杜康比赛的事。

      “那天的对手不厉害,我的队友很厉害,所以才赢的。”

      “你谦虚是对的。我听人家说他们都是很小年纪就开始打这个做职业了,你20岁才开始弄,是要多努力。”

      “嗯。”

      “我把家里的网络给你换过了,电信的,很快。我听人家说你们打这个游戏,对网络的要求挺高的。你现在在家应该也可以玩这个游戏了。”

      “啊?”杜康非常惊讶,上辈子好说歹说,爸爸都是坚持说家里的网络够看视频就够了,不需要那么快的网速。

      “努力练习是对的,晚上还是要早点睡,老是熬夜对身体不好,你妈会担心你。”

      “嗯。”

      “你晚上做那个直播的时候,能不能别放摇篮曲,爸妈就想看看你,结果老是看睡着。”

      杜康怔怔地看着爸爸,一时间忘记了把饺子塞进嘴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