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国产免费高清视频

      剑气斩在屏障上,屏障瞬间四分五裂。

      “阴极功。”

      没想到龙璇这么厉害,情急之下,东灵甫使出自己的神功。

      他的脸色变得暗青,一双手也是暗青色,如同鬼爪一样。

      他手一抓,余下的剑气就被四分五裂,但他手上,也出现道道血痕。

      还不待他有一丝喘息的机会,龙璇就已提剑而来,利剑划出一道道残影,直取他关键部位。

      “阴极掌。”

      东灵甫掌中白光乍现,掌影漫天。与龙璇的利剑相对碰。

      他掌法阴毒,但难伤龙璇,每一次出掌,都被龙璇精妙的剑法化解。

      “双龙剑。”

      龙璇又是声娇喝,利剑挥舞,宛若龙吟,她的剑上隐隐有两条龙在盘旋,每一划过,躲过利刃,而剑气迸发。

      噗嗤!

      东灵甫一不小心,胸前被一道剑气划过,皮开肉绽,鲜血洒落。

      “龙家,双龙剑。”

      东灵甫倒吸一口凉气,胸前虽然疼痛,但龙璇的身份更令他震惊。

      双龙剑,是龙家绝技之一。据说双龙剑练到至高境界,手御双龙,天下无敌。

      龙家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世俗界的学校内,东灵甫想不通。

      东灵甫提到龙氏,龙璇眼神一冷,再舞双龙剑,就欲取东灵甫性命。

      面对龙璇双龙剑的攻势,东灵甫不停地闪躲,难有还击。

      “龙家又怎么样,死吧!”

      这时,东灵甫解开挂在腰间的一个小麻袋,扔在地上。

      同时,东灵甫使出阴极神功,不要命地攻向龙璇。

      只要拖住龙璇两个呼吸,龙璇就会被自己供养的青蛇咬死。

      龙璇实力太强,如果不使阴招杀龙璇,他必死。

      杀了龙家的人,大不了找一个深山老林避世不出。

      一条大拇指粗的青蛇从布袋内伸出头,它仿佛有灵性一样,迅速爬到龙璇后面,然后腾空而起,直取龙璇脖颈。

      突如其来的危险,让她防不胜防。

      这时候若分身对付那条青蛇,一定会被东灵甫杀死。

      她没想到东灵甫还有这种手段。十招内绝对能杀死东灵甫,她不甘心。

      青蛇已经张开口,离龙璇的脖子只有咫尺之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赵舞天从草丛内跳出来,一下捏住青蛇的脖子。

      赵舞天本来都以为龙璇必胜,不打算露面的,谁知东灵甫还有这一手。

      “龙璇,这条蛇我帮你摆平了,你专心对付他。”

      赵舞天捏着青蛇后退几步,向龙璇说道。

      龙璇本侧目一看,原来是赵舞天。对于这名少年,龙璇印象很深。

      “又一个多管闲事的!”

      东灵甫脸色由青到黑。他听说燕京大学美女如云,准备抓一个采阴补阳。没想到会遇到两名化境强者。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龙璇没有顾忌,攻势更加凌厉,仅用三招,便一剑刺在东灵甫心上。

      “师兄会为我报仇的。”

      龙璇抽出剑后,奄奄一息的东灵甫拿出一个铜镜。

      铜镜上刻满符咒,月光照在铜镜上,铜镜照在赵舞天脸。

      那一瞬间,赵舞天有种被偷窥的感觉。

      赵舞天再看东灵甫时,他已经倒地没有气息,手中还握着那面铜镜。

      赵舞天走到东灵甫身边,伸出另一只手将东灵甫手中铜镜捡起来,朴实无华,像是一个古董。

      “这是通灵镜,两面为一体。若被其中一面镜子照到,就算另一面远在万里之外,也能看到被照者的面容。”

      龙璇面有歉意地向赵舞天解释道。

      “那岂不是我有麻烦了?”

      赵舞天脸色有些不好看了,是龙璇在追杀你,是龙璇要了你的命。我就捉了你一条蛇,你就照我,当我是软柿子吗?

      “听说东灵甫有一个兄长,叫做东灵岳,二人早年拜在一名邪道至尊门下。东灵岳已经销声匿迹十年,有人说他死了,有人说他得到神功,隐居修炼。十年前,东灵岳就已化境小成。你要小心了。”

      龙璇发现她看不透赵舞天实力,不过从刚才的速度能看出,赵舞天最少化境。

      她也很纳闷,明明是她杀了东灵甫,东灵甫却用将通灵镜照向赵舞天。

      “有没有可能是东灵甫的师父?”

      赵舞天向龙璇问道。武道至尊,想想都头皮发麻。一个采花贼还有这种背景。

      “不可能。十年前那件事情你一定也知道。东灵甫的师父在那次斗争中死了。东灵甫无门无派,另一面通灵镜最有可能在东灵岳手中。”

      龙璇向赵舞天回答,语气非常笃定。

      “那就好!”

      赵舞天心中稍定,想起龙璇的话,问道:“十年前发生了什么?”

      “你真不知道,你师父没告诉过你?”

      龙璇很好奇。

      赵舞天年纪轻轻,就有这种境界,师父一定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那种千年未有的大事件,宗师修为的人定会有所耳闻。

      “我和师父久居深山,不闻江湖事。”

      赵舞天摇头说道。

      “一名普通人,本来已到花甲之龄,突然间拥有武道金丹境大圆满的武道修为。”

      龙璇光是一想,就骇人听闻。十年已过,那场阴霾一直笼罩在武道界,挥之不去。

      “普通人,直接有金丹境界的修为?”

      赵舞天也是大吃一惊,同时,他脑海中跳出一个词,灌顶。

      灌顶,能短时间内获得通天彻地的修为,代价就是从此不再寸进。

      被灌顶者所得的一切都不是自己的,天机蒙蔽其六识,他不会感悟到天地间的灵气。

      灌顶是阴阳境修仙者才拥有的手段,并且极耗精神血气。阴阳境修仙者穷尽千年修为,也不一定将一名凡人灌顶到元婴境。

      金丹境圆满。是谁甘愿耗费血气和修为?

      “天下武道至尊得知此事,纷纷前去逼问那人秘诀。那人不说,并约战泰山之巅。天下至尊九成赴约,死三成,伤三成,逃三成。武道界为之震颤!”

      龙璇又徐徐说道。

      只言片语,却让赵舞天皱起眉头。灌顶的人,华而不实,同境界连修武者都不如,难道不是灌顶?

      “那此人岂不是号令天下者,生杀予夺全在其手?”

      赵舞天觉得有此威势,必然是真正的武道至尊。

      “那人无心图天下,泰山之战后,便隐居家中,少有露面。武道界中任何恩怨,他都不管不问。仿佛一直是个普通人,从未出现。”

      龙璇语气放缓,更让这人蒙上一层神秘色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