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兹

      “我一个同学。”张蛮很是了解奶奶的意思,无奈的说道:“进来吧,那是我奶奶。”

      “奶奶好。”方小菁进来后双手握在身前,很是怯怯的样子,小脸红红的,心头忍不住冒出一个念头,这应该不会就是见家长了吧。随后暗自呸了两声,真是想的太离谱了。

      此时的方远山偷偷躲在张来福家的墙壁后,这是女儿最后的要求,不能露面,省的吓坏了她胆小的同学。

      远远的看着张蛮高大的身躯,心里忍不住嘀咕了起来,都长成这样了,那里来的胆小啊。见他们熟捻的样子,忍不住有些心酸,难道这是女儿找的男朋友。见女儿进了大门,更加担心了,忍不住探头探脑的望着,女儿还小呢,可别闹出什么事啊。

      “你谁啊?在我家门口干啥。”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响亮的声音,吓得方远山一个哆嗦。回头看去,只见一个浓眉大眼的中年汉子站在身后,手里拿着铁锹,一脸戒备的样子。

      原来是张来福从地里回来,见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站在自家墙角下,以为是小偷呢。要不是见方远山衣着整齐的样子,早就一铁锹拍下去了。

      “嘿嘿,我是送女儿来找她同学张蛮的。她不让我过去,就在这等着了。”看着那锋利的铁锹,方远山讪笑了两声,赶忙解释了起来,省的被打了。

      “蛮娃?你跟我去问问。”还是有些不信的张来福干脆上门问问,要不是的话肯定就是不怀好意的人了。晃了晃手中的铁锹,示意方远山往前走。

      “这不大好吧?”方远山吓得一个激灵,赶忙往前挪动了起来。想到女儿的交代,还是怕惹她生气。不过借机过去倒不失是个好主意,正好看看那个同学是不是传说中要拱自家白菜的猪。

      “没事,我是蛮娃他叔,我去了他不敢说啥的。”张来福表露了身份,语气中充满了警告。如果说谎的话,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张蛮家的院子里,张奶奶眉开眼笑的看着这个到来的女同学,让张蛮搬了凳子过来坐在她身旁,拉着方小菁的小手,笑呵呵的说道:“诶呀,这是谁家的孩子啊,长得真俊啊。”

      “奶奶,我是张蛮的班长方小菁,他好久没去上学了,老师让我过来看看。”方小菁小脸通红的坐在那里,屁股下面像钉了钉子似的,很是不适应老人家的热情。

      “哦,是我老婆子身体不好,出了点事。蛮娃担心我,就没去上学啊。”张奶奶可不想说出真正的原因,省的老师对孙子不满。毕竟因为进山而逃学,不是什么好理由。

      “奶奶病了吗?”方小菁听后担心的看着面前的老人,“要不要去医院啊?我爸爸有车,可以拉您过去。”

      “呵呵,不用,现在好多了。”张奶奶见状更是开心了,多体贴的人啊,要是跟孙子成了对象就好了。扭头看了闷头坐在那里的张蛮,忍不住暗自叹了口气,这傻孩子,真是不会来事儿。

      “既然来了就多玩会儿吧,俺们村挺漂亮的,西边还有个大湖,让蛮娃带你去看看。中午回来了,让他做饭给你吃。别看他笨手笨脚的,做的饭菜比大饭店的还香呢。”

      “好啊,我也正想好好玩玩呢。”方小菁点头答应了下来,心中松了口气,张奶奶太热情,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能够去外面转转就好了。

      还没等他们动身呢,门外走进来两个人,随之传来张来福的声音,“蛮娃,这家伙说是你同学的父亲,你看认识吗?”

      方小菁扭头看去,见到一脸尴尬的老爸,顿时撇了撇小嘴,“不是不让你来吗?”

      听到她的声音后,张来福从后面探出身子,有些惊讶的说道:“哟,还真来同学了。”赶忙把铁锹靠到南墙上,一脸歉意的说道:“对不住啊,老弟,误会你了。”

      “没事,没事。”方远山松了口气,一直被铁锹怼着真担心啊。尤其是一直听说穷山僻壤出刁民,万一遇到不讲理的,今天就不好收场了。毕竟这里不是城里,没有关系能找的。

      “那啥,中午我请客,给您陪个不是。”张来福搓了搓手,感觉刚才挺不应该的。愁着后面那个俊闺女,说不定是蛮娃对象呢。这傻孩子好不容易有个对象,可不能让他毁了啊。

      “好说,好说。”方远山被女儿死死盯着,不敢乱说,只好敷衍了一句。

      “他叔,别老站着说话,让亲……人家坐下啊。”张奶奶挣扎着站了起来,满脸欢笑的看着方远山,差点说秃噜嘴了。这女同学的家长都来了,是不是真有好事啊。

      村里人都十分淳朴,从来没有女的主动去男的家的。尤其是双方的长辈,没有确定关系是不会见面的。这误会让张奶奶感觉年轻了几岁,身上充满了力气。

      本来想解释一番的张蛮见状,把嘴边的话咽到了肚子里。让奶奶高兴些吧,毕竟时日不多了。至于欠下的因果,他自然会还的。修真人最讲究因果了,积得多了终归不是好事,所以很少欠人恩情。

      方小菁和方远山根本没往那个方面想,只是感觉这山里人太热情了。在老太太热情邀请下,坐到了凳子上。

      “那啥,刚小菁不是说想去看看大湖吗。蛮娃你们去吧,他来福叔陪着就行了。”张奶奶忍不住帮着孙子制造机会,有他们大人在,俩孩子哪儿好意思说话。

      “好的,奶奶。”方小菁痛快的答应了下来,临走前还眨了眨大眼睛,威胁不靠谱的老爸,“爸,你在这儿歇会儿,别说错话哦。”

      “知道。”方远山点了点头,眼中满是担忧,这宝贝女儿跟人家大小子跑山上会不会出事啊。

      “老弟,怎么称呼啊?”张来福倒了一杯水,放到椅子旁的石墩上,笑着问了起来。家里必须有个主事的,张奶奶怕说错话,示意他来招待就是这个意思。

      “呵呵,鄙人方远山。”商场打滚多年的方远山没了女儿的威胁,变得挥洒自如起来。

      “看您那么年轻,我托个大,叫您远山老弟了。”张来福笑了笑,感觉到这个老弟不简单,“我叫张来福,是蛮娃本家的叔叔。这孩子命苦,没有父母,张婶把他拉扯大挺不容易的。”

      “哦,是挺不容易的。”方远山不动声色的喝了口水,怎么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头啊。

      “不知道老弟是做啥生意的,看着气度很是不凡啊。”

      “哦,没啥生意,就是开了个珠宝店,卖卖金银首饰啥的。”方远山说得很是保守,不知道对方目的的情况下,还是小心点好。

      “那可是大生意了。”张来福点了点头,“蛮娃知道孝顺,做饭的手艺很好,中午让他做顿饭,你好好尝尝。”

      他们在这里唠嗑的时候,张蛮听从奶奶的安排带着方小菁向峡谷走去。山间小路一边是片片的花草地,扑鼻而来的花香很是清雅迷人。一边是清澈的小溪,流水潺潺,激起的水花打到石头上,响起悦耳的声音。

      “这里真漂亮啊。”方小菁被这里的景色迷住了,雀跃的走着小路上,时不时的蹦跶两下,很是兴奋的样子。

      “嗯。”跟在后面的张蛮点了点头,看着前面娇俏的身影,眼中没有任何的情绪。修真者什么美女没见过啊,在灵力滋养下,那些女修个个都是肤白貌美大长腿的。

      前世的凤无双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貌如天仙般。方小菁的样子放到那个世界只能说是清秀罢了,还这么稚嫩,怎么会让他动心呢。当然要除了本体那个没见识的傻小子了,才几天啊,居然就有好感。

      由于不是采药,加上方小菁的体力不行,所以走的很慢。沿着小溪一直走,经过峡谷后就会到达大湖那里。

      走到峡谷的时候,小溪变宽了很多,并且浅了许多。清澈见底的溪水下面不时的有小鱼小虾游过,让方小菁更是兴奋了。

      大夏天穿着及膝的短裙来的,这时脱了鞋袜,就向小溪里面走去,想要抓些鱼虾玩。刚一下去就尖叫起来了,“呀,好凉啊。”

      “山溪都很凉的,别玩太长时间,小心感冒了。”张蛮只是提醒了一下,并没有阻止方小菁去玩水。天这么热,只要不待那么长时间都没事的。

      “好的,我知道了。”方小菁兴奋的点了点头,从小在城市长大的,哪里接触过这些啊。在水里趟来趟去的,四处追逐着那些小鱼小虾。时不时的尖叫一声,像个野丫头似的玩的不亦乐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