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好大受不了视频

      “这小子还真是神秘啊,莹莹也说看不透他!

      算了,你不用探寻他了!你盯着邱家,估计他们的麻烦很快就上门了!

      嘿嘿,那几个小子做事也挺嚣张的!

      几个人说宰就宰了,也是无所顾忌的主!”

      驼背老头沙哑着嗓子也是笑着回答,不过笑声让人听了有些难受,感觉浑身不自在。

      “呵呵,毕竟是年轻人,有些年轻气盛是正常的!”

      “嗯”

      冯建军点点头,驼背老头也是无声无息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视线回到王羽这边。

      “啪!”

      周欢一巴掌拍在木桌上,人也一下子跳了起来。

      他这突然的举动,让刚刚还聊的火热的众人吓了一大跳!

      周运广一巴掌就呼在他后脑勺上,将他拍的一个踉跄!

      “小兔崽子!你发什么颠!他娘的!吓劳资一跳!”

      周欢摸了摸后脑勺,委屈的说道。

      “老爹,我不是突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太激动了嘛!”

      众人翻了个白眼,周运广又想给他后脑勺再来一下!

      周欢见势不妙,连忙开口。

      “老爹,老爹!我真的是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啊!”

      周运广眼睛一瞪,怒气未消的吼了一嗓子。

      “说!”

      “嘿嘿,老爹,叔叔,我们是不是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啊!”

      “额...什么重要的事情?”

      王怀河一脸诧异的开口。

      周运广就没这么好的脾气了。

      “你他娘的是不是又皮痒了!”

      见老爹又要发飙,周欢连忙继续开口。

      “刚刚我们聊了这么久,我现在才反应过来。

      我们老大有个未婚妻啊!我们有个未过门的嫂子啊!”

      众人一愣,这才想起来前面王怀河只是大致的提了一下。

      经他这么大惊小怪的一提醒,大家也都古怪的看着王羽。

      只有王怀河夫妇倒是没什么反应,脸色甚至有些失落和无奈。

      王羽撇撇嘴,瞟了一眼老四,淡淡的说道。

      “我不会承认这桩亲事的!而且,人家也不见得会同意。”

      抬起手看着手链,看着上面绿幽幽极为夺目的月牙。

      心中不免微微有点苦涩,以前他一直以为这块玉是父母留给他的。

      就像护身符一样的寓意,十几年来,他也一直拿手链当心灵寄托。

      可突然发现,他想错了,这块玉只是一样信物。

      与别人联姻的信物而已...失落苦涩的心情,也只是瞬间。

      周欢大叫起来!

      “老大!你说啥呢!好不容易有个便宜媳妇儿,怎么还往外推啊!”

      王羽翻了翻眼皮,懒得搭理这小子。

      周欢还想说话,被唐文杰一把拉住,将他扯到一边。

      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周欢才恍然大悟般的点点头。

      再次过来坐下后,也不再提这个事情了。

      王怀河夫妇有些狐疑的看着两人,也没有说什么。

      经周欢这一闹,气氛一下子又变得有些沉闷起来。

      大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其实唐文杰说的也很简单,就是这桩婚事本来就是娃娃亲。

      再加上隔了这么多年了,两家都是大家族,谁又会真记得这事儿?

      而且最主要的是,王羽几个月大就失踪了!

      这桩婚事就更加没有人会记得了,再说了,说句不好听的。

      王魏两家能弄成现在这般模样,也是因为这块玉或者说这桩婚事惹得祸!

      看王怀河夫妇两人的脸色就知道,他们心里还有很大的阴影!

      “咳!”

      王怀河咳嗽一声,转移话题对王羽说到。

      “小羽,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王羽想了想说道。

      “原本,我是打算将你们都接到村子里去。

      在那里无忧无虑的生活,没事种种地,修修仙。

      可这么一大群人修炼,资源是个问题!

      你们刚开始修炼需要花很多钱,我们的那种修炼方法不合适你们。

      虽然我给你们洗筋伐髓了,后续还是需要很多药材调养身体。

      而且,你们年纪太大了,我们那一套修炼方法你们承受不住。

      所以,我决定先赚钱!”

      听了他的话,其他人没觉得什么,周运广就不乐意了。

      “小羽!你这是什么话!我的公司你还有股份呢!

      需要钱我给你拿就是了!需要多少,你说!”

      王羽苦笑。

      “叔,要是光吃点东西啥的,我还真不跟你客气。

      现在可不一样,药材很贵!而且,最少要调养一两年!

      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周运广不信的摆摆手,不以为然的说道。

      “一两年而已,那能花多少钱!”

      王羽翻了个白眼,无奈的说道。

      “叔!他们以后每天都要用药材泡澡!

      每次用的药材大概差不多也就...几十万吧!”

      “切,几十块能有...什么!几...几十万?!”

      周运广刚开始没反应过来,说着说着发现不对劲。

      一下子跳了起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王羽。

      王羽耸耸肩,表示你没听错!

      周运广一下子憋红了脸,有些尴尬的搓着手。

      “咳...呵...那个...”

      王羽笑着拍了拍他肩膀。

      “叔,别想了!就算没有药材这档子事。

      我也准备赚点钱,以前我一个人花不了多少。

      我才没跟你客气,现在一家子要吃饭,再拿你钱我就太不要脸了!

      前面你打电话是不是准备买房啊?艾,你别不承认啊,我的耳朵你可是知道的!

      几百米外我都能听到哦!”

      周运广苦笑,手指点了点他,承认的说道。

      “你这小子!唉!好吧!这么大的开销我还真承担不起。

      把公司卖了都不够,我也就不跟你装大款了!

      不过,房子的事儿,你就别说了!

      我已经安排好了,到时候去看下,如果满意的话,老哥你们就直接搬进去!”

      王怀河他们还不知道王羽跟周运广的公司还有股份这回事。

      听他俩你来我往的,一会儿就把房子都定下来了。

      连忙开口询问。

      “周兄,这...怎么回事?什么房子?”

      周运广一拍脑门儿,哈哈笑着将股份的事情与夫妇俩说了一下。

      两人这才恍然,曲雅秀嗔怪的看着王羽,语气不满的说道。

      “小羽,你怎么能要呢!你周叔叔他们照顾你这么多年!

      你本就欠了很大的人情了,这辈子都还不完!

      你怎么还...”

      王羽扶了扶额,有些无语。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当初他确实是没打算要的,可实在耐不住周叔的坚持。

      再加上老村长的劝解,而且,反正他也不用什么钱。

      顶多就是在村里每个月吃两次村宴,所以,他也就接受了。

      周运广连忙开口解释。

      “嫂嫂,这可不能怪小羽。当初啊,我可是费了老鼻子劲才让这小子接受的!

      而且,这哪儿是给他的,这本来就是给老村长的!

      老村长不要,非说这是老神仙的功劳,最后才让小羽接收的!

      你们就别怪小羽了,而且,救命之恩大过天!

      这区区股份算不得什么!我们以后也都是一家人了,也就别再说这些伤感情的事儿了!”

      王怀河夫妇还是感觉有些不妥,还想说什么,正在这时。

      “嘭嘭嘭!”

      大力的敲门声传来,夫妇俩脸色一变,有些惊慌。

      “那群人又来了!老河,你带着小羽他们快走吧!我先拖住他们!”

      显然,光听声音,他们已经知道是谁来了,而且来者不善!

      王羽摆摆手。

      “没事儿,别担心,只要我们在这里,没有任何人能拿你们怎么样!放心吧!”

      随即神识一扫,看到门外来了四个人!

      三个黑西装戴墨镜的大汉,还有一个戴眼镜的青年。

      青年也是一身西装,不过却是蓝色的,戴着衣服金丝边眼睛。

      手里抱着一个文件夹,一副正经生意人的样子。

      唐文杰三人也用神识看到了外面的情况,张虎起身走了出去。

      “谁啊!”

      说着打开门,一双虎目上下打量几人,脸上满是不屑!

      虽然他们现在一副正儿八经的模样,但看王怀河夫妇的样子就知道。

      他们肯定只是表面装的斯文罢了,所以张虎完全没有给好脸色。

      一句话不对,他都想直接一人一巴掌拍死了事!

      来的四人也是一脸诧异,被张虎突然的气势压的噎了那么一下。

      其中一个黑西装男子就要上前一步,却被领头的伸手阻止。

      上下打量张虎一眼,又看了眼不远处的牧马人。

      抱拳对张虎开口。

      “这位兄弟,你们是哪家公司的?”

      他以为,张虎跟他们来的目的一样,都是为了这块地来的。

      张虎也看到了他的车旁边,此时多了一辆一模一样的牧马人。

      心中有些恍然,难怪上午刚见面,婶婶就冲上来对着他们一阵求饶。

      原来这些人的车跟自己一样啊!这时听到带头的说话。

      眼睛一瞪,张口就骂。

      “你他娘的谁啊!谁跟你是兄弟,你配吗!”

      带头的眼镜一眯,一丝杀气在瞳孔中闪过。

      身后三名黑衣大汉更是齐齐上前一步,虽然戴着墨镜,但张虎任然能感觉到他们要杀人的目光。

      张虎一脸不屑的看着几人,就等着他们先动手,然后给这几个不长眼的家伙来个狠的!

      可惜,就在三个大汉要动手的时候,又被带头的给拦了下来。

      “呵!这位大哥,我们怕不是有什么误会吧?

      噢,对了,我们是融海集团的!不知...大哥是哪家公司的?

      说不定,我们上头还是熟人,可别大水冲了龙王庙才好啊!”

      一番话可谓是给足了张虎面子,也说了他们是融海集团的。

      融海集团,临海有几个人不知道的?

      前身其实就是一群地痞流氓!不过,后来严打,抓了很多涉黑势力!

      而且,这次国家可不像以往那样过家家。

      而是一抓到底,不论你是谁,不论你后台多硬!

      从上到下,只要你违法,全部抓!

      融海集团也是这时候起来的,混不下去了只能开公司。

      而且,还不能像以前那样明目张胆了。

      就比如这块吧,他们融海集团很久就知道了。

      查到是一个身价几百万的男人拥有,就想着买过来。

      但又舍不得花大钱,只能又将以前的一些见不到人的手段拿出来!

      谁知这家子还挺有骨气,威逼利诱下还是三番五次的拒绝他们!

      最后老板实在忍不下,让人开车撞了那个男人。

      又买通医院一个主任,直接给那男人截了肢!

      还让这家公司赔了个精光!谁知这家子依然死活不松口!

      一句话就是不卖!他们虽然可以使手段逼迫。

      但,人家不签字,不按手印,他们也没辙!

      没证没据的情况下,他们也不敢做得太明目张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