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怎么无法下载了

      忙活了一上午,新到的琉璃瓦终于都是按照刻晴的要求盖好了。

      钟小离回归璃月港的第一天,刻师傅的一课也收获满满,主要还是干货很足的那种,现在钟小离自信在璃月当个瓦匠肯定是没啥大问题,岩系建筑学以后创生之物,屋顶方面也有着落了。

      此刻正午,钟小离与刻晴正在港口边的小吃摊,准备稍微先填下肚子,就当午饭了吧。

      “老板以前没见过你呀?”刻晴纳闷地到了一家新开的小吃摊位,疑惑地打量着店主道。

      “哈哈,我帮我家小子稍微照看一下,他出去办点事情待会才回来”店主老头笑道。

      “哦,原来如此”刻晴回道。

      钟小离上午劳动了,看着摊位上的小吃可饿坏了,道:“来吃个东西还搞得城管突击检查一样,稍微给老百姓一点宽松的生活吧”

      “嘿?你居然还敢说教我?”刻晴没好气地道。

      “呵呵不敢不敢”钟小离哪敢和刻师傅的碎碎念过招,不是什么要紧的大是大非问题,稍微让着刻晴也没什么,注意哦这可是怕她,这可不是怂哦,只是让着她。

      刻晴观察了一翻小吃摊,发现没有她最喜欢的烤吃虎鱼,道:“老板!可以给我做一份烤吃虎鱼吗?”

      “抱歉,现在只有这些现成的”摊位待看老头回道,意思是让刻晴和钟小离就将目前有的。

      “那我自己做吧,就用你摊位的材料,放心还是会按照你们店原价格给钱的”刻晴准备亲自动手。

      钟小离大喜呀,笑道:“那我要吃刻师傅亲手做的飞天牛杂!”

      “飞天牛杂?”刻晴纳闷问道。

      “就是电光如我,斩尽牛杂呀”钟小离学着刻晴大招比划道。

      刻晴见后微红着脸,怒道:“什么斩尽牛杂,我看你是讨打”

      “嘿息怒呀刻师傅,开个玩笑,大不了我也吃烤鱼就是”钟小离求饶道。

      “什么刻师傅?真是的把人家都叫老了,你还不如叫我阿晴呢”刻晴气愤得道。

      “好的阿晴”钟小离微笑着一口叫道。

      “你!”刻晴握着拳头,紧张辩解道,“也不许叫我阿晴,我只是之前跟刻师傅这个称呼比对而已”

      “哈哈哈!两位感情真好呀,摊位老夫已经收拾出来,现在趁着没人光顾,你们自己做喜欢的菜吧”看摊的老头此刻回道。

      “抱歉,我们这就抓紧”刻晴不意思地道歉着,随后凶凶地瞪了钟小离一眼,“真是的,跟你在一起,我宝贵的时间莫名其妙就浪费了”

      “可不嘛,耽误太多时间事情可就做不完了”钟小离反客为主竟然学着刻晴的名言反说了一通。

      “你!”刻晴咬牙切齿,“好!你给我等着,定让你吃个爽”

      随后刻晴弄着她拿手的烤吃虎鱼,钟小离站在她边上一旁。

      刻晴给钟小离这一条鱼直接是往死里烤,要多糊有多糊,而且还放了海量的辣椒。

      “这就过分了呀阿晴”钟小离说道,“你有本事再给我整点花椒”

      钟小离可不怕吃辣,穿越前就是生长在特能吃麻辣的地区,要的就是这个味!

      “好!满足你,你等着”刻晴狠狠地道,开始找着花椒调料,结果没有发现。

      钟小离则是享受着第一次和刻晴做菜的感觉,也主动帮忙找调料,但他蹲下打开摊位下的橱柜时,整个人瞬间大惊,因为在他脸上直接两个,装着史莱姆的炸药桶骑脸,其中火史莱姆见着钟小离,瞬间眼睛鼓大,不知道是被惊吓到了,还是收到了某种指令。

      “不好!”钟小离大惊,果断一把推开刻晴。

      “砰”的一声巨响,整个摊位瞬间爆炸,材料和地摊残骸也是飞溅四周,钟小离直接被炸飞,落入了一旁码头的海中。

      刻晴被推开,倒是没有受到危险,而此刻之前的摊主老头早已经跑路了。

      “钟小离!”刻晴来到海港边,已经完全看不见钟小离,这家伙沉得赶紧跟一块岩石一样快,他不会游泳,准确来说是他其实是会游泳的,可是由于岩神之心的关系,导致他的似乎失去了对于水的感觉。

      刻晴也不顾那么多了,先救人要紧,而且还是被她负责照顾的小岩王爷,若是钟小离出了什么事,七星那刻晴可无法交代,更别谈又肯定愤怒地找上门来璃月仙人。

      刻晴脱下自己小高跟,一跃跳入了水中,直接追着速度下沉的钟小离去了。

      钟小离在水中起初还依稀挣扎一会,但发现自己越挣扎似乎沉得越快,这一刻他才似乎意识到,岩系莫种意义上被水元素克制,譬如水元素深渊法师的水泡,简直无视坚固的岩盾一样控制。

      刻晴追了上来,一把抓住钟小离,见他缺氧难受毫不犹豫直接吻了上去,给钟小离输氧。

      钟小离意识逐渐清醒,但刻晴也无法水里带着如同磐石一般的他上浮。

      刻晴表情着急,难过,无奈,她此刻也已经尽力,若再跟着钟小离下沉她也会有生命危险。

      钟小离开始在水中召唤岩系创生物体,靠着刻晴追来给他灌的两个气。

      “没有深不见底的海!”钟小离往身下猛砸荒星和岩脊,生死关头才能逼出极限潜力,岩神之心引擎全力爆发,一颗,两颗,三颗……一根、两根、三根……毫无保留的召唤,最大极限的填海,这似乎是此刻生的最后希望。

      刻晴本来都想放弃了,但是见钟小离被她吻过后,求生欲直接拉满,她没有选择独自离去,而是继续留在钟小离身边,她能做的就是继续和钟小离【分享】,她此刻最后的氧气,内心深处其实崇拜帝君的她,在这只有彼此的海里,在这最后关头,完全不用傲娇来掩饰。

      钟小离看着已经打算和他一起绝地求生的刻晴,他知道她的留下,绝对不是傻傻的一起赴死,而是真的相信钟小离,可以在她的帮助下大家一起绝地求生活下来。

      “帝君当年一枪投下便是一座孤云阁,我钟小离如今填个近海码头一定没问题的”钟小离爆发了,岩神之心帝王引擎传来史无前例的力量,那是岩神之心进一步融合的表现,具体融合了多少暂时未知,但肯定又上了一个档次。

      钟小离手边岩元素汇聚,毫无保留的全力对着下方打去,海底震动,瞬间升起一根巨大的岩柱,已经颇有当年帝君【靖世九柱】的风范,巨大岩柱直接冲顶上来,将刻晴和钟小离顶出了海面。

      得救了!

      “钟小离!钟小离你醒醒?”刻晴在钟小离身旁喊道,但此刻他已经人事不省,溺水极重。

      周围如今已经围了不少群众,千岩军也赶来了,刻晴浑身湿透还在抢救着钟小离,这个陪她一起绝地求生的男人,也不管现场多少人,拿出她七星应有的职责,对钟小离进行着人工呼吸,可似乎效果并不太理性。

      “你们愣着干什么,医生呢?救护人员呢?”刻晴对着周围看愣的千岩军吼道。

      “已经通知了,马上就会到”千岩军赶紧回道。

      “来了来了,往生堂牌救护车来啦”胡桃此刻和钟离,两人推着个棺材车开心地来到现在,“哟,让本堂主看看,这小子还有没有抢救价值”

      钟离此刻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靠近了钟小离身边,一下扒开他的衣服,贴着耳听着他心脏的位置,“竟然融合50%了吗……普遍理性而论,他只是消耗过大,暂时休克了”

      “你便是钟小离的那位往生堂大哥?”刻晴问道。

      “嗯,也可以如此理解”钟离点头道。

      与此同时医护人员也赶到了现场,每一次璃月哪里出事,往生堂准跑在他们前面,反正不进医院就进火葬场,不过璃月的人们对如此积极跑业务的往生堂,还是颇有微词的。

      “你们回去吧,这人已经是咱往生堂的了”胡桃叉着腰,挡在又来晚的医师面前。

      “这!这人已经没了?”医生可惜地问道。

      “哼!咱往生堂也是医生,谁说我们就不会救人了”胡桃得意笑道,“钟离来!把人给本堂主抬棺材车里,马上还等着开堂呢”

      “开膛?你们这是要解刨尸体吗?”医师们惊讶问道,感觉到了职业危机,往生堂的人居然抢他们饭碗了,“简直胡闹,你们有总务司认可的行医和解刨资格证书吗?”

      刻晴此刻护着钟小离,霸气地道:“任何人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许动他”

      “哎呀,你们误会啦!此开堂非彼开膛呀,今天可是本堂主的主场,我可是凝光大人亲自认命了的【阴阳神探】,嘿嘿还是凝光大人眼光好呀,一眼便相中本堂主实力,往生堂这也算业务拓展了吧”胡桃自我介绍道,顺便开始向周围的观众推销,“各位父老乡亲,以后你们家有什么死无对证的官司要打的,就来请本阴阳神探胡桃堂主,保证让死人都给你说话了”

      四周的父老乡们听着都退开一步,谁是脑子有病才会希望有这种需求吧,还让死人说话,简直太阴间了。

      “是凝光让你们来的?”刻晴纳闷地道。

      “嗯确实”钟离也点头表示肯定。

      刻晴此刻眉头紧锁,再次打量着现场,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哼!这是把我也当棋子了吗?她的不择手段,还真是令人不爽呢”刻晴冷哼道,随后让开护着钟小离的身子,“往生堂你们把人抬走吧,回去也告诉凝光,今天的事儿我会找她算账的”

      “哈哈哈,刻晴的大人准了就好!”胡桃高兴地道,感觉自己又得到了一位七星支持一般。

      钟离也是将钟小离抬上往生堂专属棺材救护车,推着车往璃月港内总务司去了。

      沿途胡桃也坐在车头,开心地还唱着歌:

      “大丘丘病了二丘丘瞧!三丘丘采药四丘丘熬!五丘丘死了六丘丘抬……嗷嗷嗷嗷嗷嗷!”胡桃还是那个胡桃。

      刻晴穿好鞋,整理着自己湿漉漉的衣服和头发,看着离去的钟小离等人,轻轻的将手指放在自己嘴唇,回忆着她在水中救钟小离的场景,微红着脸道:“哼!这!应该不算什么吧,对!什么也不算”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