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仙侠修真>

      婚礼很庄重,在一旁看着点亡灵阿岩又想起了自己当年结婚时的情景,只不过现在的主人公却是自己的丈夫和别的女人。

      她就只能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什么事情也做不了,什么也阻止不了。

      婚礼最后一步的完成,亡灵阿岩的怨念登时达到了最盛,锁链在这一瞬间完全被啃食殆尽。

      伊右卫门和新娘阿梅你侬我侬,而自己却茕茕孑立,惨遭沉河,一口怨气难以消散。

      “我恨你呀,伊右卫门!”

      伴随着这凄婉的声音,整个灵先是化作灵子消散,接着在不远处重新汇聚,一个虚诞生了,和之前相比,它身上多了一个虚洞以及一块封锁内心的面具。

      此时婚宴才刚开始,饭菜上桌,觥筹交错,人声鼎沸。

      复仇!复仇!

      变成虚后,阿岩的心中被这仇恨填满了。

      但是,她竟然神奇地克制住了自己,没有立即行动,而是默默地在一边潜伏着。

      宴会很快就结束了,客人们也纷纷告辞,三三五五结伴离去。

      民谷伊右卫门带着自己的妻子伊藤梅,今天起就要叫民谷梅了,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不一会儿,伊藤梅已经换好了寝衣,默默地坐到了伊右卫门的身侧,开心地低下了头。

      小小的油灯,火光摇曳。

      即使民谷伊右卫门已经结过了一次婚,也不免觉得口舌发干。

      看着油灯和阿梅,民谷伊右卫门心中瞬间闪过了原本的妻子阿岩的的身影,不过他摇摇头,将这些扰乱他兴致的东西抛掉。

      远离了那个女人,或许对他是一个好事吧?

      民谷伊右卫门这样想到。

      他原本就是一个浪人,喜欢上了阿岩,但是阿岩的父亲四谷左门不同意将阿岩嫁给他,于是他怒从心底起,恶向胆边生,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在四谷左门回家的路上偷袭杀掉了他,借着要帮阿岩找出杀父仇人的承诺和花言巧语,他成功将阿岩娶到手。

      一年多过去了,阿岩为他生了一个小孩,因为产后恢复不佳,身体虚弱,孩子又经常啼哭,伊右卫门本身也不是什么会赚钱的人,家境相较于之前也没有什么改善,于是整天就开始牢骚不断。

      而且,阿岩还总是催促他帮忙找出杀父仇人,这就更让伊右卫门心里有一根刺。

      就在这时,伊藤家的伊藤梅看上了伊右卫门,他也有意,两人一来二去就勾搭上了。

      阿梅知道伊右卫门有妻子,就和她的爷爷伊藤喜兵卫联手下药将阿岩的容貌毒毁。

      知道这个消息后,伊右卫门没有想着为妻子报仇,反而觉得正好可以乘机成为伊藤家的乘龙快婿。

      这样阿岩就很碍眼了。

      于是,伊右卫门就命令手下宅悦将阿岩赶走,还将佩刀递给了他,让他必要时可以痛下杀手。

      待阿岩死后,伊右卫门杀害了前来偷窃却早被他抓住的小偷小佛小平,和阿岩的尸身一起钉在了木板上,丢进了河里。

      并且,为了自己的名声,他放出阿岩和小偷小佛小平私奔的谣言,以便自己可以顺利再娶伊藤梅。

      想着自己之前做过的事情,伊右卫门没有丝毫的悔过,他觉得阿岩死了正好,省得一直和他说为父报仇的事情,难道要他杀自己么?

      摇了摇头,伊右卫门将这些无聊的思绪丢掉,今天可是他的新婚之夜,他美好新生活的开始。

      以后,整个伊藤家就都是他的了!

      伊右卫门看向了阿梅,灯光下的阿梅娇艳如花,他伸手轻抚她的脸颊:“阿梅,今晚的你显得越加美丽了。”

      “伊右卫门大人!”

      阿梅含羞一笑。

      随后,伊右卫门直接亲了上去,压倒了少女,准备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嗯...呵呵呵呵......”

      突然,伊右卫门身下的阿梅发出了诡异的笑声,让他不禁浑身一僵,如同机械一般转过头,却只看到阿梅披散着头发。

      “阿梅?阿梅?”

      伊右卫门喊了几声,却是没有预料当中的回应。

      这时,她缓缓抬起了头。

      “我好恨啊!伊右卫门!”

      他异常熟悉的声音从阿梅的嘴里传了出来,让伊右卫门冷汗直冒。

      而阿梅已经变成了阿岩的样子,还在不断靠近他,腐烂的脸似乎就要怼到他鼻子上,他甚至都能闻到那股腐烂的恶臭。

      “阿岩,你明明已经死了,我难道产生了幻觉?”

      伊右卫门忍不住后退两下,他明明记得,阿岩已经被他钉在板子上,沉入河底了,不应该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但是眼前的“阿岩”却是不住的重复着“我好恨啊”,一步步逼近他。

      “混账!”

      “阿岩”越靠越近,伊右卫门恶从心起,活着的你我尚且不惧,更何况区区一个死人!

      死人就该有死人的样子!

      “去死吧!”

      他一把摸起一边的武士刀,一声狞笑,抽刀,直接砍下,将眼前的幻影切成了两段。

      “啊,伊右卫门大人!”

      可是此时耳边传来的却是他妻子阿梅的惨厉叫声,原来之前的一切都是幻觉,他砍中的人竟是阿梅。

      刚刚的一刀伊右卫门没有留手,这个新婚的妻子重重地摔在地上,直接就断气了。

      伊右卫门没有时间悲伤。

      叽、叽、叽、叽......

      一大群老鼠红着眼睛从外面撞破纸窗跳了进来,扑到阿梅身上疯狂地啃食着她的身体,很快就可以看到骨头。

      纵使死亡也无法平息阿岩心中的怨恨。

      “啊~~~”

      心狠手辣、杀人无数的伊右卫门也被老鼠造成的情况吓到了,尖叫着撞破木门,跑出新房。

      “怎么了,伊右卫门?”

      阿梅的爷爷伊藤喜兵卫听到了伊右卫门的惨叫,急忙跑过来询问情况。

      可是,在伊右卫门的眼中,伊藤喜兵卫的面貌却变成了被他杀死的小偷小佛小平。

      原来是你做的!

      伊右卫门已经有一点草木皆兵,他手起刀落,再次将伊藤喜兵卫斩于刀下。

      好好地新婚之夜变成惨剧。

      阿岩变成虚后获得的能力是幻觉和操纵老鼠,而这一切仅仅是他报复的开始,她的父亲被杀,家产被夺,容貌被毁,名声、性命都没了,她要伊右卫门也家破人亡!

      在将伊藤喜兵卫杀掉后,伊右卫门终于恢复了清醒,他看着周围的一众仆人,已经有几个跑了,知道此事无法善了,就在所有人惊恐的眼神中逃离了。

      深夜的街道上,静悄悄的,似乎只有伊右卫门一个人跑路的声音。

      虽然寂静,但是听不到阿岩的声音对民谷伊右卫门似乎也是好事。

      但是,他却没有发现,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一群红着眼的老鼠正跟在他身后,用圆溜溜的小小眼睛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这是阿岩操纵的老鼠,她可以和老鼠共享视觉来实时监视伊右卫门。

      她的报复可没有停止,在距离更远一点的地方,阿岩飘着跟上去了。

      她不敢靠近,因为她担心一靠近就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愤恨将伊右卫门彻底分尸,那样实在是太便宜他了,她要把伊右卫门放到最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