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拍美女

      在林忆瑶诧异的目光中,李安蹲下身子,捡起一缕猴毛,认真地说道:“你没错,它也没错。”

      “你是封妖吏,抓捕违法乱纪,为祸人间之妖,是你的职责,是你应做之事。”

      “它是猿妖,是一个猿猴部族的族长,族群被屠,孩儿被掳,它去报仇,那是它应做之事。”

      “这两件事,有谁做错了吗?”

      李安看向林忆瑶,沉声道:“都没错,你们都没错,你们只是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仅此而已。”

      林忆瑶听得此言,只是摇头轻叹:“你说得道理我都懂,可……”

      她低头看向地上那堆猴毛,神情黯然,低声道:“可即便我能想通……我还是有些……难受。”

      李安看着她这副惹人怜惜的自责模样,鬼使神差地,竟是抬起了右手。

      抚慰之手。

      发动。

      他的右手散发点点微光,轻轻放在了林忆瑶的脑袋上,还揉了揉。

      然而林忆瑶对这一无礼举动竟是毫无反抗,甚至脸上还露出些许陶醉。

      奇怪……

      这大手……好温暖……

      是爹爹么?

      这感觉……就仿佛小时候,不小心摔倒,爹爹揉她脑袋安慰时一般。

      好温暖……

      李安看着林忆瑶这幅陶醉沉迷的表情,贼心一起,又揉了揉她的脑袋。

      而林忆瑶就像一只被主人逗弄的小猫一般,脸上浮现愉悦的笑意。

      “好了,无需再自责,你没做错什么。”李安柔声说道。

      “嗯嗯,知道啦,爹爹。”

      林忆瑶抬头望着李安回道。

      李安表情一僵。

      而林忆瑶也瞬间回过神来,俏脸顿时羞红如血。

      李安连忙收回手,跪地告罪:“小人罪该万死!”

      “无……无妨,起身吧。”

      林忆瑶面色依旧绯红,只是将头扭向一边。

      李安撑起身子,站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出。

      草……

      鬼迷心窍了……

      只是她难道脾气这么好?

      又或者说……是抚慰之手的效果?

      沉默的气氛,持续许久。

      最终,还是林忆瑶打破了沉寂。

      “咳咳……那个……我观你有修为在身,为何要在刑房当差?”她看着李安问道。

      修为?

      李安心底一惊。

      他体内的法力被看出来了?

      等等……既如此何不将错就错?也好以此了解修行之事。

      “修为?”李安故作疑惑道,“什么修为?”

      林忆瑶一愣,“就是法力,你体内有法力存在……虽然还未达到一重天的层次。”

      李安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您说的什么法力。”

      “就是丹田这里的法力啊。”林忆瑶指了指自己的小腹。

      李安抬起手,召出一缕金黄雾气,好奇道:“您说的是这个?”

      “不错。”林忆瑶点点头。

      “这个啊……”李安脸上露出震惊之色,“这是我小时候遇到一位老人,他告诉我一段口诀,让我夜夜默诵,我就这么一直念到了现在,这是法力吗?可是我感觉没什么用啊……”

      林忆瑶微笑道:“你修为还未到达一重天,法力自然孱弱。”

      “敢问大人……何为一重天?”李安不解道。

      林忆瑶柳眉微蹙,“原来如此……你幼时虽有奇遇,得了修行口诀,却无人引你修行,对修行之事也并不了解。”

      李安连忙行礼,“还望林大人不吝赐教!”

      林忆瑶摆手笑道:“倒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便跟你粗略的讲讲。”

      “这世上大道无数,修行者也不计其数,因一条道,而延伸出的左道也愈发地多,如巫蛊,诅咒等。

      但总的来说,这些都是旁门左道。

      按照大景王朝的说法,天地间只有五条直指长生的大道。

      仙道,儒道,佛道,武道,神道。

      这五道,也是大景王朝正式承认的五条大道。”

      说到这儿,林忆瑶指了指自己,轻笑道:“我虽是封妖吏,但其实是出身道教,也就是修的仙道,修为已至仙道七重天。”

      李安投来疑惑的目光。

      林忆瑶顿时会意,解释道:“这所谓的几重天呢,其实就是修行境界的划分。

      世间修士,先要踏破九重天障,才能沟通天地,直至长生。

      九重之上为天地,天地之后是长生。

      所以修士们的境界,也被划分为九个重天,然后是天地二境,最终修得长生道果。”

      说着,林忆瑶脸上浮现憧憬之色,“也不知道我何时才能结出金丹,踏入地境,被人尊称一声真人呢?”

      “金丹?真人?”李安一愣。

      “对呀,金丹。”林忆瑶微微一笑,“其它道的情况我不清楚,但我修的仙道,踏入地境的象征,便是在丹田内结出一颗金丹。

      而真人呢,也是对地境的仙道修士的一种尊称,就像武道的武尊,儒道的大儒一般。”

      李安下意识地摸了摸小腹。

      他丹田之中,可还有一颗九纹金丹呢……

      “嗡!”

      林忆瑶怀中忽然大放光芒,传出一阵异响。

      她脸色剧变,连忙从怀中掏出一枚发光的令牌。

      “糟糕,我的辖区有妖魔动乱,我要走了!”

      “改日再见!”

      说罢,林忆瑶手掐道决,竟是化作一缕青烟消散而去。

      李安愣了愣,左右张望,察觉她是真的彻底离去之后才回过神来。

      “仙法……这就是仙法啊……”

      竟能变成青烟飞走,这着实是打碎了李安的世界观。

      不管是否听说过这种事,当它真正发生在面前时,还是会让人感到震惊。

      李安摸了摸小腹,眼神逐渐炙热起来。

      九重之上为天地,天地之后是长生!

      按照神魔图鉴的说法,他丹田内的九纹金丹每炼化一道云纹,便代表他修为上升一重天。

      待九道云纹被彻底炼化之后,他应该就是九重天的仙道修士!

      只是不知到那时,这颗金丹是会消散,还是会化作他的金丹,助他进入地境?

      李安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

      ……

      洛京,城东。

      一处宅邸之中。

      刚刚泡完澡的林忆瑶躺在床榻上,浑身只裹着一件薄纱,惹火诱人的身体曲线毫无保留地展露出来。

      只可惜宅邸中只有她自己,无人可大饱此等眼福。

      林忆瑶摸着自己的心口,若有所思。

      心魔……

      她曾去问过父亲,确认了那母猿妖一事已经成了自己的心魔。

      仙道和佛道修士,最忌讳的就是心魔。

      心魔一生,若不解决,不是走火入魔便是此生不得寸进。

      故而她才前往除魔司刑房,想与那母猿妖聊聊,看看是否有办法解决心魔。

      只是没想到晚去了一步,那母猿妖已然身死。

      本来得知这个消息后,她只是抱着“来都来了,就去看看吧”的想法去母猿妖身死的牢房。

      但从刑房回来之后,她却是发现自己的心魔竟然不知从何时起已经消散了……

      林忆瑶漂亮的丹凤眸子里,闪过一抹异彩。

      她有感觉,是因为那司刑……

      但绝不是那男子说的那番话,什么大家都没错之类的大道理,她父亲早已说过。

      是因为……他的抚摸么?

      林忆瑶想着今日那司刑摸自己脑袋时,自己那舒服的感觉,还有唤他爹爹的场景,小脸顿时染上一抹红晕。

      不过……

      林忆瑶脸上浮现一抹不自觉的痴笑。

      “那男子……真的好生俊俏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