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边做边吃奶的av

      时间又来到2017年的4月。

      我,我这是怎么了,城惠堂摸着自己的右腿以及其他部位,一切都是完好无损的在自己身上,除了腹部因为饥饿带来的声响,一切都与之前别无差别。

      这是我刚刚出去夺取食物前的状态,到底是因为什么我才再一次以当前这个状态重新来过。

      因为那个蛤蟆怪物吗,不可能,那个怪物没有这么好心,而且它也不像拥有这种奇妙的能力的存在。

      难不成有着奇怪的存在给了我一次新生命,只是想看着我各种样子的死亡方式?想让我成为祂手中的玩偶吗?

      不,这也可能或许是我自身发生了奇怪的变化,那么这变化也肯定符合物质守恒定律,到底是消耗了什么呢?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

      这一次,我会活到见到明天的到来。

      首先还是找到那个老者吧,希望他现在还没被那个蛤蟆怪物所吞食吧……

      城惠堂一路摸索到之前找到老者的地方,还是那个漆黑潮湿的巷子里。

      不见了!

      那个老者不见了,是那个蛤蟆怪物提前偷袭了他吗?有这个可能,但是这附近还并没有它到来前的声音。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提前导致了老者的消失,难道那个老者跟自己一样,重新再活了一次吗!

      他一定拥有着之前被我偷袭的记忆吗?不排除这个可能性,所以他可能会提前离开了这个地方,并没有被那个蛤蟆吞食。

      那么现在所需要考虑的就很简单了,如何摆脱蛤蟆怪物的袭击并且有没有可能性将他反杀,自身身上的变化来自何原因,根据之前身体主人的记忆来说,这个世界并不是人人都能见到类似于蛤蟆怪物的存在。

      自身前身就是因为这点导致在孤儿院排挤,被老师们骗到了这个贫民窟自生自灭,所以要怎么脱身才是目前最需要考虑的问题了。

      咚!咚!

      它来了,现在的自己能跑的掉吗?不能将所有的希望寄托于这未知的变化,那就躲起来吧。

      城惠堂摸进了能容一个人的垃圾桶里,蹑手蹑脚的将盖子盖上,垃圾桶的腐烂臭味不断的刺激城惠堂。

      声音来源越来越近,到了垃圾桶附近停了下来,城惠堂脸上的汗水止不住的流,难道是感觉到我了吗?

      咚!咚!

      这个声音又开始响起,过了一伙儿声音逐渐消失了。

      莫非是那个怪物离开了,诚惠堂用手慢慢撑开了垃圾桶的顶盖,环顾了四周确定了怪物不在自己身边,城惠堂呼了一口气。

      突然一滴黏稠的液体滴在了城惠堂的头上。

      城惠堂摸着头上的黏稠液体,突然想到什么,抬头往上一看,狰狞的怪物此刻用它的手掌吸附在墙壁之上。

      这个怪物,就一定得死追着我不放吗

      蛤蟆从半空中落下,诚惠堂急忙从垃圾箱中爬了出来,勉强的躲过了这一次袭击。

      但是一直跑是没有办法活下去的,诚惠堂心想。

      落下地的蛤蟆怪物卖萌似的扭了扭头,突然又是从嘴巴发出的舌头穿刺,有了之前死亡的经验,诚惠堂熟练的一个懒驴打滚躲开了这致命一击。

      蛤蟆怪物如同人类一般挠挠头,似乎是在对自己为什么没有杀死诚惠堂而感到好奇,但是攻击不会停下来。

      黑色的影子一闪而过,又是熟悉的穿刺攻击,一次次重复的攻击使得诚惠堂已经逐渐慢慢熟悉了这个怪物的攻击节奏,开始变得游刃有余起来了。

      可以的,如果还是按照这个顺序的话,我能活下去!

      又是熟悉的攻击,城堂惠一个下趴,躲过了!突然一个巴掌打了过来,剧烈的力量带着巨大的风声狠狠的打在了诚惠堂的身上。

      诚惠堂被打进了墙壁中,后脑被墙壁碰撞带来的昏厥感以及身体骨骼的碎裂感,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一块抹布似的,一触即碎。

      血液从头颅滴到地上,脑子越来越晕,失血和饥饿还有伤痛甚至脱力已经使得他无法思考了。

      又是这样吗?

      又要这样痛苦、愤怒带着不甘死去吗?

      我好不甘心啊,哪怕会不会因为未知的力量重新复活,但是此刻的愤怒以及不甘都不愿意接受如此悲痛的离去。

      感觉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发出痛苦的信号。

      啊啊啊,我,我要逆转这悲剧的未来,我要重写这段时间,哪怕是堕入地狱,我也要再次来到这个地方,杀了你!

      一切负面情绪带来的力量在诚惠堂的频死之躯上呈现,如同阴暗的火焰一般,深邃却又炙热。

      蛤蟆怪物见状突然像后跳了几步,像是在畏惧着什么,令怪物畏惧的怪物?

      诚惠堂晕倒了,手掌中心出现了一个奇怪的银色光晕不断地吞噬着诚惠堂身上的负面情绪带来的能量。

      蛤蟆怪物畏惧着,但是又不甘放掉这个眼前的美味,于是它小心翼翼的慢慢接近诚惠堂,口中慢慢蓄力的舌头在等待一个时机将诚惠堂一击致命。

      嗖!蛤蟆怪物嘴里的舌头比之前都快了一倍,像是直接贯穿了诚惠堂的胸口,但是诚惠堂像是没有感觉一般还是昏迷在墙上。

      蛤蟆怪物收回了舌头,诚惠堂的胸口没有被贯穿的痕迹,只有一个小小的红点,诚惠堂手中的银色光芒大涨,全身都被银色光芒包裹住了。

      诚惠堂醒来了,身上的一切伤口包括地上的血液都消失不见,除了破碎的墙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诚惠堂震惊的看着手上银色的光芒,还没来的急沉思,又是熟悉的攻击,黑色的穿刺又要来到他的身上。

      你这个家伙就不能用点别的招式啊!

      诚惠堂被迫在地上翻滚,这是被迫在地上翻滚,灰头土脸躲过这一次攻击。

      但是此刻诚惠堂已经不在绝望,哪怕是未知,无法具体使用的能力,他也有着一战的决心了!

      他要战胜眼前这个陌生世界的怪物,他要活下去!活着见证明日的曙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