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抖音f2app视频

      看到这张纸条,大家都傻了眼,不是都在盯着季北冥吗,怎么还让他悄无声息的溜走了?

      其实季北冥本没想这么快就出发的,可最近一段时间,家里所有的眼睛都在关注着自己,但是好像自己在他们的眼里又完全不存在一样。

      在试探了几次之后,季北冥在昨天的修习结束后,吃完晚饭,收拾好行李,在大家的注视下,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家。

      过程顺利的简直难以想象,从头到尾没有一个人开口询问,或者上前阻拦。

      直到今天发现季北冥不见了,大家才纷纷想起,昨天似乎是有个小孩,背着一个包袱,堂而皇之的走出了季家大门。

      “好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也不要去怪罪谁了,昨天晚上才走,现在应该还没跑多远,去把家里所有善于追踪的都给我派出去,只要带回小少爷的重赏一亿钱”萧清忍住心中的怒火,下达了命令。

      “还有,将少爷的画像送到天狼市警局,要他们也帮忙一起找,一定要在小北走出天狼行省之前把他给我找回来”言毕,萧清自己也换上了风衣,带着小花出门了。

      “小花实话跟阿姨说,小北到底有没有跟你透漏过到底要去哪儿”萧清搂着小花,在空中高速飞行着。

      “没有,他的那本天刀残谱我根本就看不懂,早知道就该听叔叔阿姨的话,把小北关起来就好了,都怪我”小花自责的掉下了眼泪。

      “乖宝贝不哭,天刀是么,那咱们就在去那墨林城的路上堵他,我想小北会往那儿走的,小花你觉得这一夜小北能跑多远”萧清出声安慰道。

      “一夜,大概最少也跑出数百里之远了吧”小花第一次恨自己和他能跑的这么快。

      就在整个季家闹得鸡飞狗跳之时,在数百里之外,一个小小的脑袋从一家酒店客房的窗户里伸了出来。

      呼吸着自由的空气,季北冥大大的伸了个懒腰。

      “嘿嘿,你们怎么也猜不到,我没有去南边而是往北走的吧,既然我出来了,没有达成目标前,谁也别想找到我”季北冥狡黠的笑了起来。

      吃了一顿精致的早餐,付了几钱小费给酒店的侍者,打听清楚了方向,又继续轻装上路了。

      “他们肯定以为我不是去往边境线就是前往墨林城,肯定在半道上堵截我,可我偏偏不走那些道,这个留下的残谱的人,可真是个人才,上面标注的路线,简直是棒极了,天马行空一般的想象力”季北冥又看了一眼手中的残谱,跳上一艘客轮,顺着水道而行。

      客轮不算大,甲板上只有两层,本来已经客满了,可是当老板看到季北冥掏出的那张紫晶卡后就屈服了。

      不但给他安排了一间豪华的套房,还邀请他去一楼大厅观看表演。

      听到表演两个字,季北冥果断的摇了摇头,拒绝了老板的好意。

      房间内,季北冥详细的规划着未来要走的路线,拿出包里的地图不停的对照着。

      整理好路线后,季北冥走出房间,想看一看两岸的风景,刚一打开们,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带着几个手下,正大步流星的朝这艘游轮奔来。

      “居然是静淞哥哥,他们怎么是怎么找过来的,我记得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啊,船上是不能待了,可是能去哪儿啊,静淞哥哥已经在喊客轮靠岸”季北冥几乎都要绝望了,刚出门不到一天就被抓回去,那还不得被姜承谚那伙人笑死啊。

      好在客轮老板也不是省油的灯,根本没理睬岸边的静淞,而是命令大副加速前行。

      望着越来越快的轮船,静淞更是起了疑心,一身轻喝,直接拔高身形,竟然直接从岸边跳了上来,刚好落在了季北冥房的顶上,吓得他大气都不敢出。

      船老板看见了,也是毫不客气的喊来了几个船员,每人拿着一杆火枪,对着房顶上的静淞就是一阵乱射。

      季北冥没想到,这船老板如此的生猛,上来就干,一下子又担心起静淞的安危来,好在片刻后就听到了,那几个船员的倒地声,还有船老板的的谩骂声。

      季北冥见双方打的不可开交,趁乱一闭眼就跳下了船。

      可是一下水,季北冥就后悔了,看似平缓的河面,下面却暗流汹涌。

      被各种旋涡裹挟的季北冥连续喝了好几大口水后,终于浮出了水面,摸着身上的救生衣,暗道好险。

      望着远去的客轮,季北冥正欲像岸边划去,可远远的瞧见静淞哥哥,正在仔细的搜寻河面,只好再次硬着头皮潜入了水中,可惜救生衣巨大的浮力,让他白费了力气,好在轮船的速度很块,一会的功夫就从季北冥的视野里消失了。

      吐出嘴里的水草,季北冥暗中观察了一下岸边,直到确定没人了,才往对面的岸上划去。

      宽阔的河面下,实在太多暗流,水性不佳的季北冥费了好大的劲才靠近岸边,可就在时,居然在寒冬时节骤降大雨。

      又冻又累的季北冥,望着陡峭湿滑的河岸,欲哭无泪。

      只能顺着河道继续往下漂去,瓢泼的大雨遮挡住了季北冥的视线,不知不觉的被冲向了大河的一条支流。

      随波逐流的他终于在冻僵前,抓住了一颗歪脖子树,使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上了岸。

      浑身湿透的季北冥,冻的瑟瑟发抖,一阵凉风吹过来,几乎要了他的小命,身上的包裹也不知道被水流冲到哪里去了。

      只好哆嗦着身子继续前行,好在他这一年来的刻苦修习,将身体磨炼的极为强悍,换做普通的小孩早就死八回了。

      前行几里地后,看见一片树林,季北冥急忙躲了进去,正准备找地方休息时,耳边忽然传来一些动静,吓的他拔腿就跑,一直奔到树林深处才停了下来。

      树林里的风雨比外面小的多了,季北冥找到一棵枯死的大树,徒手在树身挖了个洞,将身上的湿衣服全部脱下来,再将枯木的树皮盖在自己身上,等用身体焐热了树皮,便沉沉的睡去了。

      深夜,被冻醒的季北冥,扒开树皮往外看去,罕见的骂了句粗口,外面不知何时雨已经停了,不过却飘起了鹅毛大雪。

      浑身颤抖不已的季北冥,吸着不停往下流的鼻涕,恨自己为什么不跟静淞哥哥回去,要跑到这冰天雪地里来受罪,就这样胡思乱想着,季北冥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他实在是太累了。

      等到再次醒来时,天终于亮了,可惜雪还是没停。

      冷饿累几种人间最痛苦的几件事情,竟然同时降临到了季北冥的身上。

      自己第一次单独出行,本来刚离家时还是踌躇满志的,短短一天的功夫就落魄成了这个样子。

      以前在神龙帝都时,看到那些街边无家可归的乞讨者,自己都要问问爷爷他们,为什么他们都不回家。

      大人们却很少回答。

      到了如今才明白,他们何尝不想回家呢,就像现在的自己,虽然有家却想回都不能回。

      外面的气温还在急剧的下降着,落在地上的雪很快都结成了冰晶,季北冥都能想到光脚踩在上面的感觉了。

      虽然他很饿,可他还是不想出来,这棵大树是唯一可以给他带来温暖的地方了,昨晚脱掉的衣服,也早就冻成了冰块。

      “怎么办,这样下去会死在这儿的,静淞哥哥他们不知道去了哪儿,这么大的雪肯定将我的痕迹全都掩盖住了吧”季北冥摸着自己滚烫的额头喃喃道。

      就这样迷迷瞪瞪的季北冥一会睡一会醒。

      不知道过了多久,季北冥忽然被噩梦惊醒。

      出了一身冷汗的他,睁大双眼看着树下的东西,紧张的忘记了呼吸。

      一条一丈来长的白虎正在树下,嗅着自己的衣服。

      季北冥暗道一声侥幸,幸亏昨晚挖的树洞比较高,不然自己在梦中被老虎吃了都不知道。

      就在季北冥伸头往下瞧时,那只山林之王也抬起了头来,一声虎啸,白虎后腿一蹬就扑了上来。

      季北冥先是吓了一跳,接着暴怒起来:“好你个畜生,我还没去打你的主意,你竟然想吃我,那今天你就别想走了”。

      大喝声中,季北冥一拳砸在了白虎的鼻子上,白虎吃痛,脚下又打滑踩不住满是冰雪的树干,砰地一声掉了下去。

      季北冥见机不可失,猛地掀开枯树皮,光着屁股就跳了下去。

      一下骑在白虎的身上,单手抓住白虎头上的虎皮,另一只手卯足了劲,朝白虎的脑袋上疯狂的锤打,直锤的白虎头骨碎裂,七窍流血才停下手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