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小鸡鸡桶美女鸡鸡直播

      鹰隼关虽是燕国边镇九关之一,在军事上战略意义重大,但也是方圆数百里内最大的一座重镇。

      也许是与东晋接壤,商贸便捷,巨额的商税和关税收入,自然让这座边陲一关发展成了人口密集的一座大镇。

      镇上有东市和西市,燕国的商人大多都在东市,方便与东边来的晋国商人贸易,而晋国的商人大多聚集在西市,也是为了方便与西边来的晋国商人交易。

      晋国是最富有的国家,无论是金银玉器还是丝绸茶叶都是各国争相购买的物品,西市自然要比东市要繁荣的多。

      萧寒来到万人空巷的西市,街边拥挤的摊贩扎着堆,有的吆喝叫卖,有的因为价格争执不休,倒是热闹。

      来回巡视的士卒站在高台上环顾左右,维持着秩序。

      “谯门画戟,下临万井,金碧楼台相倚”用来形容西市的热闹景象再贴切不过了。

      萧寒走在人群中,四处张望着,对身边的晋国商品毫无兴趣,大多都是一些金银玉器或者是丝绸瓷器之类的,看多了也没什么新鲜的。

      晋人有钱,晋商更有钱,理应增加两成关税。

      前方不远处,围着厚厚的人墙,估摸着幽姬和兮颜就在那里了,因为兮颜最喜欢人多的地方。

      萧寒前世有着多年挤公交挤地铁的经验,哪怕前方是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墙,萧寒也能削尖了脑袋挤进去。

      虽然被旁边的人抱怨了几句,但萧寒还是挤到了第一排。

      映入眼帘的是十数个巨大的铁笼,铁笼里关的不是牲畜,而是像牲畜一样的奴隶。

      也许是前世的古装剧看多了,亦或许是他本来就没有那么浓烈的人权主义以及道德制高点,虽然有些怜悯,但也知道自己改变不了什么。

      “萧寒哥哥”洛兮颜的声音像百雀羚鸟般婉转清脆。

      洛兮颜轻快的来到萧寒的身边,水灵灵的大眼睛看向萧寒,眼神里满是欣喜。

      “兮颜,就知道你在这里”萧寒抬手狠狠的刮了一下洛兮颜的鼻尖“幽姬呢?”

      “幽姬姐姐在那儿呢”说着,向刚才的地方指了指。

      萧寒抬眼看去,只见幽姬冷着脸瞥了他一眼便算是打了招呼了。

      洛兮颜知道幽姬和萧寒不对付,而自己算是扔下幽姬,跑到了萧寒这边来,心中一虚,不觉嘟了嘟嘴。

      “你们不是来买胭脂水粉的么,怎么来这里看热闹了?”萧寒问道。

      “萧寒哥哥,这些奴隶好可怜啊”洛兮颜看着铁笼中的奴隶,心生怜悯道“帮帮他们吧”。

      “我也想帮他们,可是我心有余而力不足啊”萧寒尬笑道。

      “什么意思?”

      “你哥哥我囊中羞涩啊”萧寒耸了耸肩道:“你知道柳姨每月给我的例钱还不够我喝酒的呢”

      “萧寒哥哥少来,你可是咱们鹰隼关的首富,还担心喝不到酒?”

      萧寒赶紧捂住洛兮颜的嘴,悄声道:“我的姑奶奶,你莫不是要害死我,我这样能露白?”。

      萧寒一脸的无奈。

      “我已经帮你管了两年的账了”洛兮颜委屈巴巴道:“什么时候才可以解脱你的奴役啊”

      萧寒刮了一下洛兮颜的鼻头,安慰道:“谁让你师从天机宫呢,算学之术都快赶上我了!

      整个鹰隼关,我能相信的,又能算账的,就只有你了呀。”

      洛兮颜瞥了撇嘴道:“那得隐瞒到什么时候啊”。

      萧寒笑了笑,道:“等我有一块真正属于我的地盘时,咱们就不用隐瞒了”。

      洛兮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然后,萧寒凑到洛兮颜的耳边轻声道:“我大概数了数,这次的奴隶有八十多个,其中青壮占了八成……”

      萧寒话还没说完,便被洛兮颜打断道:“我知道,老规矩嘛,等他们离开鹰隼关后,将一半的青壮给买下,然后交给破魂大哥!”。

      萧寒满意的笑了笑。

      虽然洛兮颜也不清楚,这两三年买下的青壮奴隶,少说也有五六百人,都交给破魂大哥,也不知道是做什么,

      但她还是选择相信萧寒哥哥,没有告诉她,一定是有不告诉她的理由的。

      “只是这些女奴就很可怜了”洛兮颜凄凄道。

      萧寒也摇了摇头,他不禁想到前世有句话“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什么?”洛兮颜听到萧寒的喃喃自语。

      “我说,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光靠我们是改变不了什么的”萧寒无奈的笑了笑。

      萧寒不知道的是,他这句话却被幽姬听到了,幽姬看向萧寒的眼神有些异样,或许是诧异这个天天混吃等死的燕国皇子竟能说出如此深意的话来。

      “各位燕国的朋友看过来啊,这三个东海贱奴只能活下来一个,我今天忍痛割爱,把最后活下来的那个卖给大家”晋国商人拿着酒壶醉醺醺向众人朗声道。

      说着,晋国商人从贩子头的腰间抽出一把匕首扔进了笼子“瞪大你们的眼睛,看好了”。

      铁笼里有两个男奴和一个女奴,他们并没有看地上的匕首,而是互相警惕的注视着对方。

      与其说这三人互相注视着对方,倒不如说是两个男奴都很警惕的注视着对面的那个女奴,眼神中充满了忌惮。

      而反观那个女奴却是一脸冷漠的看着面前的两个男奴,眼神中夹杂着一丝森然。

      萧寒从那女奴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不屑,也许是两世为人所积累的察言观色,能看出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

      也许是忍受不了对于死亡的恐惧,亦或者是忍受不了女奴带给他们的压力,两个男奴骤然从地上弹起,一人扑向女奴,一人去捡地上的匕首。

      这配合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大部分人都会觉得两个男奴应该先进行激烈的搏杀,然后胜出的那个人才会对处于弱势的女奴动手。

      但没想到结果却是两个男奴率先联手去杀女奴。

      只见女奴并未因为对方突然扑向自己而感到慌乱,她侧身闪过扑向自己的男奴后直奔另外一个捡匕首的男奴。

      男奴的手刚握住匕首,就被女奴的一记膝顶给击倒在地,还未等男奴爬起来,手中的匕首便被女奴抢到了手里。

      女奴作势就要将匕首刺入男奴的胸腹,却不想之前扑她个空的男奴像一只饿狼一般将她扑倒在地,坚实有力的胳膊瞬间锁住了女奴的脖颈。

      女奴虽面露痛苦的挣扎着,可她的眼神丝毫不见慌张,匕首狠狠的扎进了男奴的侧腰,手腕一拧,男奴吃痛之下不得不放开女奴的脖颈。

      另一个满脸鲜血男奴爬起来后迅速扑向女奴。

      也许是早已预料到这名男奴向自己扑来,她头也不回,紧握匕首的右手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度,刺入了身后即将扑倒她的男奴脖颈。

      被匕首刺入脖颈的男奴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用手摸向自己的脖子,还没等他摸到匕首,女奴又将匕首拔了出来割开了身下男奴的喉咙。

      匕首挥舞间带起两道喷涌而出的血柱,两名男奴在恐惧中双双死去。

      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女奴仿佛泄了气一般,匕首从手中滑落,身体也慢慢的瘫倒在地一动不动,只有胸口剧烈的起伏才让大家知道她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好,今天获胜的就是这个贱奴了”晋国商人朗声道。

      周围的燕国民众响起了掌声,欢呼叫好。

      燕国以武立国,自然崇尚武力,对于眼前的血腥场面,自然不会不习惯,反而激发起内心的兴奋。

      萧寒拍了拍洛兮颜,示意她完事儿了,可以看了。

      自三名奴隶动手的那一刹那,洛兮颜就将头埋在了萧寒的胸口,不忍去看。

      晋国商人向贩子头招呼了一下,自有两名身强力壮的贩子头将女奴拷上手镣,然后从笼子里向提小鸡一般提了出来。

      “好啦,精彩的表演就这样在意犹未尽中结束了”晋国商人灌了一口酒后接着道“现在谁想把这个东海贱奴带回家的?”

      周围鸦雀无声……

      “别看这贱奴瘦骨嶙峋的,刚才那身手你们也看到了,带回去看个家,护个院是肯定没问题的”

      说着,晋国商人将桌上的半个肉饼扔在了地上。

      女奴仿佛饿狼看到了羊一般挣脱掉贩子头的束缚后立刻扑向那半块肉饼,这突然间的前扑吓得周围的人立刻向后退了两步,只剩下萧寒和躲在他身后的洛兮颜站在女奴的面前。

      贩子头手中的铁链一拽,便将空中还未落地的女奴了扯了回去,女奴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但她毫不在意,她的眼里只有那近在咫尺却怎么也够不着的半块肉饼。

      女奴的手拼命的向前去抓那半块饼,可贩子头的力气太大,女奴怎么拼命去抓也抓不着。

      萧寒缓缓的蹲下身子将半块饼捡了起来,轻轻拍了拍肉饼上的尘土,将肉饼缓缓的递到了女奴的面前。

      女奴抬眼看了看眼前这位白衣胜雪,相貌俊朗的男人,然后快速的抢过他手中的肉饼,向自己的嘴巴塞去,吃相可谓是狼吞虎咽。

      “有出价的么?便宜卖了”晋国商人笑嘻嘻的扫视着周围朗声道。

      “前段时间,我们大晋国水师在东海和沧溟国打了一仗,抓了他们不少壮丁和妇孺,这沧溟国的人啊天生奴性,稍加调教便是最好的奴隶”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哟,放心吧,不亏的”

      晋国商人依旧卖力的吆喝着,可周围的民众依旧没有要出价的打算。

      开玩笑,这女奴这么狠,身手了得,要是没些手段恐怕还镇不住这女奴,到时候别说奴役她了,反被她奴役也大有可能。

      “好了,别再犹豫了,错过了这个机会,你们一定会后悔的”晋国商人有些不耐烦了,吆喝了这么久,还搭上了两个男奴,如果没人买的话,岂不是亏大发了么。

      “我要了!”

      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了中间的萧寒,幽姬眉毛一挑,显然是看不懂这混吃等死的皇子今儿上演的是哪一出。

      “萧寒哥哥……”洛兮颜眼巴巴的看着眼前的萧寒,自当是以为萧寒哥哥是要救下这个奴隶,果然还是善良的萧寒哥哥啊。

      “好嘞,这位公子果然有眼光,赶紧过来把钱交一下”晋国商人满脸堆笑的看向萧寒。

      周围民众鼓掌叫好,赞扬萧寒的勇气,但更多的却是幸灾乐祸。

      女奴抬眼深深的看了萧寒一眼,眼眸中掠过一丝异样的情绪,但这种情绪转瞬即逝,依旧是冰冷的模样。

      萧寒缓步来到幽姬的面前,就这样看着幽姬,默默都不说话。

      “干什么?”

      萧寒:?_?

      “你不会是想让我赞扬你的勇气吧?”幽姬眉毛一挑,眼神中已有一丝温怒。

      “借我二十两银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