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游记杂文>

      那纸人一直在登天观大殿外徘徊,直到天色快要放亮的时候,这才不得不离开。

      而杨恒在纸人离开之后,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同时杨恒心中也有些后悔自己在异界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把那个鬼婴带在身旁。

      如果那个鬼婴和自己一起穿越回了现代,凭着这鬼婴的威能,那个纸人恐怕也不会是对手。

      杨恒虽然叹气,但是知道今天白天自己有事情要干了。

      因为杨恒知道这个纸人一定是被人驱使,他既然今天晚上没有达到目的,保不齐第二天还会来袭,自己恐怕要做些防备。

      杨恒现在也是十分的烦恼,在古代的时候他遇到了那一个鬼物,不得不逃回现代,结果回到现在又没几天,又有这纸人来袭,自己的运气怎么这么差?

      杨恒一直在登天观的大殿之中,等到天色放亮,这才给三清祖师上了一炷香,对三清祖师在昨天晚上的庇佑表示了感谢。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就又一头钻进了那个藏風雨文学中,他今天要想一个办法来对付那一个来袭的纸人。

      最后还真让杨恒找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布一套大阵在自己道观的院中,敌人一旦来袭,他就启动大阵,到时候就将这个人困在阵中。

      不过在这个时代,能够真正布置阵法的人已经不多了,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也就是杨恒能够穿越异界,凭借异界的灵机,修炼出了法力,能够画符捉鬼,布阵擒敌。

      杨恒在这本道书之中挑了半天,终于是挑中了一个他心中满意的。

      杨恒挑中的这个阵法叫做七杀锁魂阵。

      大家听着名字就知道这不是一个善阵。

      这七煞锁魂阵是一个非常恶毒的法阵,由魑魅魍魉魈魃魋这七煞困守,一旦被困在阵中,就会夜夜对拘留在法阵内的亡魂进行噬心摧残,直至魂魄飞散,就如同人遭受千刀万剐的酷刑一般,不会立刻死去,只会慢慢的熬干你的生命,这种法阵要求施法者必须具备非常高的法力,否则根本无法驱动七煞前来锁魂。

      而杨恒经过《太乙金华宗旨》筑基,又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锻炼,要说法力在现代社会也是数得着的。

      因此现在的杨恒,已经可以勉强驱动这七煞锁魂阵。

      接下来的一天,杨恒没有一点儿闲的功夫,整整一天都在三清大殿之中画符。

      这画的符箓乃是七煞锁魂阵的根本,乃是要召唤天地之间散乱的七煞之气,附在符箓之上。

      除此之外,他还要制作七个阵眼。

      大部分的情况下,这阵眼需要用玉石来做,但是杨恒,一个是没有那个钱,第二个是没有那个功夫。

      因此他随便的在观中找了七块青砖,然后在上边刻下了符咒,就算是这一次的阵眼了。

      办完这些之后,杨恒又来到大殿外的小广场上,按照北斗七星的方位将这七块青砖,依次埋在地底下。

      办完这些之后,杨恒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到了这个时候阵法已经成了大部分,剩下的就是在晚上开坛做法,让北斗七星的星力降临到大阵之上,到时候这七煞锁魂阵就成了。

      杨恒刚刚松了一口气,就觉得肚子开始咕噜噜的乱叫,到此他才想起来自己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还是水米未进。

      没办法,还是先顾着自己的肚子吧,于是杨恒匆匆的关了观门,小跑着来到山下的徐家堡,在那个小吃店的老板娘那里大吃了一顿。

      然后又和徐家堡的老支书聊了半天,直到太阳落山,他才重新回到了登天观中。

      回来之后杨恒也没有功夫闲着,他先是把自己房间中的那个桌子拿了出来,充当供桌。

      之后又把自己准备的一些小零食,比如说沙琪玛什么的,随便的摆了几盘子当做贡品。之后杨恒便开始做法。

      杨恒手中拿着从异界来的桃木剑,站在供桌之前,但是口中默默地念动咒语,然后在供桌前院,舞着宝剑走起禹步。

      禹步是道士在祷神仪礼中常用的一种步法动作。传为夏禹所创,故称禹步。因其步法依北斗七星排列的位置而行步转折,宛如踏在罡星斗宿之上,又称“步罡踏斗”。

      原先杨恒是不会这种步法的,不过这几天杨恒在网络上查了查,终于是知道这个步伐的大概,正好今天第一次施展出来。

      而杨恒所施展的七煞锁魂阵,使用这种步法最为灵验,可以让施法的人迅速得到七星的神力。

      随着杨恒脚踏禹步挥舞宝剑,天空中的北斗七星好像突然亮了起来,与杨恒在大院中的七煞锁魂阵开始互相的呼应。

      杨恒看到这情况知道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他立刻取出了一张符箓插在桃木剑上,在天空中摇了一摇,然后在旁边的蜡烛中点着。

      这张符箓立刻就化成灰烬,但是其中的一股灵光,却落在了院中相应的位置上。

      就这样杨恒连烧七张符咒,这七张符咒的灵光和院子中的七个青砖构成的阵眼,完全的融合在了一起。

      在完成这一切之后,杨恒是满意的点点头,今天那纸人不来便罢,要是来定然让他尝尝自己的厉害。

      杨恒这边准备好了,几十公里之外的吴三女也没闲着。

      昨天吴三女的神魂附在那纸人之上,来到登天观找杨恒的晦气,结果却发现登天观的三座三清祖师,却是灵光直透天际。

      而那个欺负了自己女儿的臭道士却躲在大殿之中,这让自己附身的纸人不得寸进。

      今天吴三女,再一次开始做法,由于有了昨天的事情,她今天做法的时候更加凶历。

      只见她从随身带着的瓷瓶中取出了五种毒物——青蛇、蜈蚣、蝎子、壁虎、蟾蜍。

      这五毒分别代表着佛家的贪、嗔、痴、慢、疑。

      吴三女就是想用这五毒代表的红尘之气,前去消磨大殿之中三清祖师所遗留下来的灵光。

      只见吴三女仍然是按照昨天的步骤,将那纸人祭炼完成。

      然后就召唤五毒,附在了纸人的身上,突然吴三女拿起了一只棒槌,直接就砸死了附在纸人身上的五毒。

      这个五毒身上的粘液和尸块就这么附在纸人身上,让这纸人开始泛起了一丝的惨绿。

      接下来吴三女再一次分出一丝神魂附在了纸人身上,然后驱使的纸人离开的别墅,直奔登天观杨恒这里。

      在离登天观还有几十丈的时候,这纸人停止了前进抬头向登天观内观望,只见那里三道灵光直透天际。

      看到这种情况,吴三女心中也有些筹措,要知道她也是走遍了大山南北,见过了无数的佛道庙宇。

      但是真正有这样灵光的,却只是凤毛麟角。

      大部分的佛道寺庙只不过是靠着众生的信仰香火,才能勉强维持那一丝丝的灵光。

      甚至有的寺庙道场,直接就灵光湮灭。

      不过今天自己早有准备,这灵光虽然利害,今天恐怕也伤不到自己。

      因此吴三女再一次飘呼呼的向前,很快就再一次从门缝之中进入了登天观。

      巫山女进得观来,发现今天的情形和昨天一样,那个臭道士仍然在大殿之中盘膝而坐。

      吴三女今天来了也不客气,立刻就催动法术,让这纸人变成了金甲神将。

      而吴三女的动作,现在一切都在杨恒的眼前。

      他见到那纸人,变成金甲神将之后,便踏着大步直奔大殿而来。

      而这一次这金甲神将不光放着金光,在他身上还有一股惨绿色的气息,不停的在抵挡从大殿中放出的灵光。

      杨恒见到这种情景,马上就为自己的先见之明,点了一个赞。

      看今天的这情况,来袭的敌人,已经对三清祖师的灵光有了一定的免疫力。

      如果今天自己还像昨天一样,把希望全寄托在三清祖师的灵光上,恐怕就有自己好瞧的了。

      杨恒坐在大殿上,紧紧的盯着那金甲神将,只见他几步就跨入了自己所布下的七煞锁魂阵。

      到了现在杨恒直接就从地上跳了起来,然后抓着桃木剑来到大殿的门口。

      “天灵灵,地灵灵,五雷三千将,雷霆八万兵,大火烧世界,邪鬼化灰尘,如有法力大,扫尽千邪万鬼精,玉皇赐我天下名,赐我铜甲铁甲斩妖精,若有强人不服者,弟子观请五百蛮雷火烧身,恐有前师与弟子刁幻者,押到万丈金井去藏身,若与弟子争刁,幻想脱身万不能,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

      随着杨恒咒语念完,那地上的七块青砖所化成的阵眼立刻放出了光芒,然后连成的一片,将在阵中的那个纸人所化成的金甲神将困住。

      而被困在阵眼中的吴三女,见到这种情况也是一惊。

      不过她很快就镇定了下来,要知道自己所施展的法术可不是一般。

      它是脱胎于道教的黄巾力士法,虽然没有黄巾力士那样的神通,但是也有一丝威能。

      在这个末法世界,只这一丝威能就能够纵横南北。

      而吴三女就是凭着这门法术,在苗疆地区威名远播。

      因此吴三女现在的振奋精神,运用她从鬼神那里借来的神力,开始想要闯出阵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