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浦惠理子sprd

      尤其是外面的那层鱼皮,经过高温熏蒸,已经让它变成了爽滑的流质脂肪,差点没把他的舌头也滑到肚子里。

      “哦卖嘎,我似乎被那些号称美食国度的法国和日本骗了很多钱。”

      汉斯深吸一口气,抬头狂呼好吃。

      下午两点,汉斯挺着圆滚滚的肚皮,蹒跚走出海鲜酒楼大门。

      原本他还想继续去钓石斑的,但被马远航的一番话打消了念头,他准备驾驶游艇到礁石滩附近,潜到水底,去找另外一种东西。

      因为马远航告诉他,在中华美食中,海鲜中的鳌头永远都是鲍鱼。石斑在鲍鱼面前,就跟炸鸡腿和石斑一样天堑之差。

      望着驾船离去的汉斯,马远航笑骂一句吃货。

      鲍鱼必须风干后才拥有绝顶美味,而起近年由于过量捕捞,浅海中已经找不到野生鲍鱼的身影。

      在路上劝了他半天,汉斯这小子硬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没办法马远航只好交代他。

      找不到也不打紧,只要是海底贝类,交给大厨们照样能烹调出珍馐美味。

      吃货走了,马远航下午也没事情干,索性让龙飞虎将“风云号”开过来,载着自己去海中采集铝土矿。

      现在“风云号”已经开采了二十七吨湿漉漉的铝土矿浆,由于是海底作业,铝土矿里夹杂着不少黑色的沉积物,堆在货舱中,就跟墨西哥湾泄露出的原油一样。

      “风云号”开采铝土矿到没什么稀奇,还是传统的绞轮加传动斗链。倒是它冶炼铝土矿的方式,很奇特也很先进,货舱内自带的传动链,先把矿浆传送到一个力劈啪啦闪烁着妖冶电弧的设备中,海水蒸发,矿浆变成了棕黑色沙砾。

      这些黑色沙砾继续被大功率电流电解加热,熔点为六百六十度的铝元素化为半液态的熔水,和杂质沉淀物形成两种截然不同的物质。

      再将它们一起送到旁边密封容器内,分离提取,最后纯度为九十九点九的铝液,流到凹槽中,被自带的冷却系统迅速冷却为铝锭。

      按照这个数据计算,铝土矿每天大概能开采一百五十吨,可以提炼出五十六吨纯铝。

      回收成能源点为五十六点,刨去风云号自身消耗的十个能源点,和每天卖掉的二十吨,大概一个月就可以积攒到可以冲到第四阶段的能源点。

      第四阶段的船体有点太好办啊,光指望铝外壳是不行的,必须开采些铁矿、铜矿之类的品种,搞成合金外壳。

      “还是太小了啊~”

      马远航望着源源不断被开采上来的铝矿直挠头,年轻人都爱冒险和剑走偏锋,老是让“风云号”窝在这里采矿太没成就感了。

      开到别的国家地盘,盗采他们的矿物才有乐趣。如果能顺便搞点海底古董之类的就更妙了。

      可第三阶段的“风云号”太过渺小,还不能潜水,不说无法躲过巡逻艇或者雷达搜索,就算侥幸驶到人家家门口,总不能盗采个百十吨再折回来吧。

      暂时不能去别的国家盗采他们资源,那是不是可以扩展一下其它赚钱法子呢?

      快到吃晚饭的点儿,汉斯操着他那洋泾浜的汉语打电话来说,他目前在船埠的东南方向。这里到处都是暗礁、暗礁下更有数也数不清贝类。

      今晚他要在那边过夜,不把附着在礁石上的贝类一扫而空不罢休。

      汉斯说的地方马远航知道,那里还有个很拉风的名字——蛟龙潭。

      蛟:龙之属也,体黑无爪。

      古时传说那里住着蛟龙,常常顶翻大船,而将船上的人吞噬。

      到了近代,香江把那里划成禁航区,严谨五百吨以上的船只过往此地。

      因为那里有没有蛟龙不知道,反正暗礁到有无数,涨潮时还好。

      落潮时,暗礁距离海平面最近的地方只有一米,大船从上经过,绝对有死无生。

      像个唠唠叨叨的长者一样,马远航叮嘱他没涨潮时,最好不要发动游艇,还要注意那里的礁石分布。

      汉斯满不在乎的说上帝与我同在,我有耶稣庇佑。

      “船撞沉了有你哭的~”

      马远航暗暗腹诽一句挂掉电话,转头向龙飞虎下达指令:

      “把收集到的铝全部转化为能量点。”

      “好!”

      龙飞虎永远都是那副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脸孔,马远航恶意地想着,龙飞虎要是个女人,肯定能博个冰山美女称号。

      然后又雇了辆重卡,带着兼顾财务的叶青以及刘小磊,把二十吨铝锭送去出售。

      完事后,打了辆车回别墅。当的士行驶到红绿灯底下等红绿灯时,马远航发现右边靠海滩边有一家餐馆的生意十分火爆,还隐隐有让人垂涎的香气飘到路边。

      马远航伸长脖子张望极目远舒,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色铁艺栅栏,大门上方的拱形招牌上挂着【海角海鲜烧烤餐厅】,四名年轻的女迎宾站在门口不停欢迎客人。

      透过铁艺栅栏,马远航发现这家餐厅完全是坐落在沙滩上,一溜排海景白色凉亭。

      凉亭装修风格时尚新潮,白色主调的桌椅,伴着凉亭顶部的柔和灯光,透出淡淡优雅和慵懒,特别小资。

      而那些香气,便是从客人的餐桌上飘溢过来。

      一块火山岩雕琢的薄薄岩石架在烤炉上,随着火苗的舔卷,岩石上的油汁和海鲜直冒青烟,勾的人食指大动。旁边空地上,摆着盛放各式水果盘饮料果汁,还有形形色色海鲜的长桌,客人可以随意动手。

      刘小磊狂咽口水,他对海鲜烧烤最没有抵抗力了。马远航然后迅速掏出电话,准备拨给鬼佬小汉斯,他不是在蛟龙潭大捉特捉海洋贝类嘛,如果拿过来烹制成岩石烧烤……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等待音响了四十多秒后,给出这样答复。

      绿灯亮起,的士司机驾驶的士拐到海鲜烧烤餐厅旁,又打了便电话,依旧无人接听。

      马远航狐疑的挂掉电话,这厮是触礁沉船了呢?

      还是扎在海底没游上来呢?

      这事有点奇怪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