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访客

      极东支部和神州这边的距离还是蛮远的,这个综合了接收与发送的机器是联系德莉莎唯一的办法。

      “喂,你们到九幽了吗?”防水的器材在这一刻显得尤为重要。显示屏亮起,显示出一只手握着茶杯在喝茶的德莉莎,放下手中的文件看向了流云这边。

      “刚刚解决完崩坏兽群,才发现姬子有危险,符华和琪亚娜正在前往支援,我这边在报告完也得赶紧进去。”长话短说,流云将这边的情况转述了一遍。

      “什么!”一口将喝进去的苦瓜汁喷了出来,德莉莎蔚蓝色的眼睛中写满了不敢相信,两位A级女武神居然还遇到危险了,这得是什么情况?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只不过我现在得争分夺秒的行动起来了。”

      “喂,流云别冲动,连A级女武神都翻车的情况,你一个女武神候补冲什么冲,等我支援。”

      “以休伯利安的速度我很快就可以抵达战场……你别意气用事啊!”

      话还没有说完,流云已经从显示器的画面中消失了,留下德莉莎一个人在电脑屏幕前大声喊道。

      “传我命令,休伯利安准备出发,女武神出击准备。”

      拎起桌子底下的犹大,坐在学院长办公室的德莉莎手指轻轻点动,下达着一个又一个的命令。

      “姬子,你可别死了啊……”微风吹起办公室的窗帘,也吹起了盖住德莉莎眼睛的刘海,眼底,一种担心的神情被迅速压了下去。

      穿着修女服的德莉莎从比她人还高的椅子上跳下,伸出的白嫩手指停在了两个名字上,雷电芽衣、布洛尼亚。

      停了五秒,德莉莎还是点了下去,但是德莉莎也在装备库点了一下,两套女武神装甲被送了出去,目标正在圣芙蕾雅休息的两位女武神候补。

      …………

      海底洞穴之中。

      说是海底,但是进入洞穴的一瞬间,流云却发现洞穴中出现了地面,而洞穴的入口则是形成了一种小湖泊。

      它直接连接着海底,但是又没有让海水灌进来而是被限制在这个小湖泊的范围,看上去显得很是神奇。

      将身上的深海作战服脱下,流云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比氧气罐中的空气要新鲜不少。最关键的是,双脚站立在地面上,让流云感觉舒服不少。

      活动了一下筋骨,流云观察了一下这里的构造,蔚蓝色的海草散发着点点荧光,将这个空间给照亮了起来,不少石钟乳倒立在顶上,让这里看上去更像个溶洞。

      而最引人注目的,是那矗立在空间正中央的古石碑。石碑之后,是数条歪歪扭扭的小道。

      来到石碑前,复杂的文字出现在了流云眼中,和之前帛书上记录的字体是属于一种字体。

      “皇帝文字吗?”头疼的挠了挠头,流云头疼的原因就是自己看不懂皇帝文字,而且洞穴中也没有任何的脚印,根本不知道姬子和琪亚娜她们在哪里。

      如果班长看到这个的话应该会获取什么信息,但是流云现在感觉很是抓瞎。

      系统:“咳咳。”

      流云:“嗓子不舒服?吃药。”

      系统:“咳咳!”

      流云:“说。”

      系统:“石碑资料,拿去。要不是怕你完不成任务,我才懒得给你呢。”

      “系统,你也太可爱了吧。”

      挑了挑眉,流云轻笑着说了一声,随后伸出手点开了系统给自己翻译过来的皇帝文字。

      “可爱什么的,知道就好了嘛,说出来人家会害羞的。”

      “系统,你知不知道你用机器化的声音说这句话有多渗人吗?”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流云对着系统一字一句的说道。

      “……,再见,友尽!”好不容易出来冒个泡,结果还这样说自己,系统表示很气很气,想打人。

      “呵呵。”

      笑了笑,流云将目光放在了面前的蔚蓝色光幕上,系统很贴心的翻译成了流云最熟悉的简体中文。

      后世的有缘人,我是神州部族的领袖炎帝神农氏。我的妻子姬轩辕,用自己的生命将危害神州大陆的怪兽蚩尤埋葬在这里。

      无能为力的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用这些石碑来记录她的事迹,希望后世的人能够记住她的牺牲。

      在一年前,世界因为巨大的怪兽蚩尤而陷入毁灭的危机,我的妻子留下了她最亲密的伙伴和爱宠精卫鸟,然后独自带着轩辕剑潜入了深渊,打败了蚩尤。

      在那之后,我们尝试过各种办法去寻找她,可惜一无所获,甚至精卫鸟也因此力竭身亡。

      直到不久,我终于找到了这个地方,只不过这里只有战斗后的痕迹,根本没有蚩尤与她的身影。

      找不到遗体,找不到代表她的轩辕剑,更是一点点线索都没有找到,所以我立了这块碑,一方面是为了让后世的人能记得她,另一方面,也让它代替我守护着这里。

      看完这段神农氏的话,流云的目光越过石碑看向了石碑后的岔路口,四条岔路,说实话流云并不知道该选择哪一条。

      但是,流云决定赌一赌。自己的恩赐技能中有一个是‘天命的圣者’,可以获得上天的庇佑。

      手掌向前平伸,一根小木棍出现在流云的手中,向上一抛,小木棍不偏不倚的落在地上,指向正前方。

      …………

      幽暗的溶洞中,赤红长发的姬子睁开了眼睛,微眯着的金色眸子闪过一丝迷茫,感受着身体上的疼痛,姬子挣扎着起身。

      “你醒了吗?”

      一道虚弱的男声在姬子的耳边响起,回过头看向声源,姬子看到了牧月忍冬,准确的说是被石堆压起来的牧月忍冬。

      “头可真疼啊。”努力的对姬子露出一个笑容,被碎石堆压着的牧月忍冬痛苦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都说了让你别跟过来,现在迟了吧……”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姬子坐了起来,看了一眼牧月忍冬,姬子很快就转移了目光。

      在姬子的目光中,牧月忍冬的脸上已经出现了死士化的情况,两三道纹路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把药吃了吧。”伸手点动头上的头盔,将头盔里的药物给牧月忍冬丢了过去。

      “你一个没有接收过女武神改造的普通人来这里,不变成这个样子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而且这个药根本救不了你,你也就还有几个星期的命了。”

      说到这里,姬子的目光暗了一下,接着就开始寻找自己的武器,总不能让牧月忍冬一直被压着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