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暖雅图片

      江畔的山顶上,望着似乎无尽的江水和极远处隐隐的山峰,彭世月埋怨道:“你倒是会怜香惜玉,好好的蟒舟送了人,我看你如何过江。”

      朱天赐笑道:“你不是说可以做个木筏么?”

      “你又不是不知道,妖灵山里草多藤多,就是缺少高大的树木,用枯藤编成舟筏不知需要多久。”

      “没关系,我有耐心,反正咱们有足够的时间。”

      与溪云溪玉分别之后,两人并没有去望月坪,而是径直向北,行了足有六七十里山路,按彭世月的解释,他们比不了那些用飞行法器过江的人,只能以舟船渡江,从这里横渡,抵达对岸,正好差不多就在无望山口。

      朱天赐也问过他的合伙人,为什么不能从其他的地方进入妖族领地,彭村长说,无望峰不仅极高,而且上面极寒,根本不是正常人能承受的,而且上面天地精气几乎没有,连施展法力都很艰难。

      接下来,两人不断地收集较大的枯木和老藤,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造了一个藤筏,并用藤蔓纺织了两只大桨,歇息了一晚后,乘筏过江。

      两人的水性都不错,但划船的经验却很少,刚开始的时候,配合不好,弄得像船的藤筏在江水中团团转圈,但两人都是聪明人,很快就找到诀窍,你一桨我一桨轮流荡水,使藤筏平稳地向前航行。

      飘行了约十余里之后,彭世月说道:“忘了告诉你了,这浩江里也有妖兽。”

      朱天赐猛地一颤:“什么?”

      “水妖虽然不多,但并不是没有。”彭世月眼有忧色:“运气好的话,咱们可能碰不到,平安到达对岸。”

      “也就是说,运气不好话,还要对付水妖?”

      “不错,问题是,你猜,咱们这次的运气好还是不好?”

      “我哪知道!”朱天赐忿然道:“你怎么不早说?”

      “早说就有用吗?”彭世月反问,“我原本是不想说的,但我想咱们这次运气真的不妙。”

      朱天赐吃了一惊:“为什么这么说?”

      彭世月用手一指:“你看。”

      朱天赐望去,只见远处江面之上,似乎向上涌起一股喷泉,相隔约有十里都能看到。

      “那是什么?”

      “龙吐水。”

      “什么,你是说江里有条水龙?”

      “不是水龙,是一条大鱼。”

      “吓我一跳!原来只是一条鱼,我还以为是龙呢!那样的话咱们只能先避一避,返回去等它离开再过江,一条鱼而已,有什么好担心的?”

      “你可能猜不到这条鱼有多大。”

      “能有多大?”

      “看它喷水的高度,这条鱼的身子至少比你的那条大蟒长度还宽。”

      “啊!”

      朱天赐无比的震惊,那条妖蟒足有近百米长,那条大鱼如果有这么宽,恐怕就能将藤筏和两人一口吞下!

      这还叫鱼吗?

      “走,咱们划回去。”

      “我也是这个意思。”彭世月悻悻地道。

      两人开始往回划。

      彭世月不时地回头,过了一会儿,沉声道:“你看,那水注也正向这里来,妖鱼发现了咱们!”

      “啊,快点划!”朱天赐又惊又急。

      “恐怕不行了,它比咱们快得多。”

      “那怎么办?”

      “弃船吧!”

      彭世月说着,猛地一跃,跳向江面,藤筏陡然一沉,江水从藤条间隙灌进来,再看彭大村长,却没有落入江水之中,而是踩着江面速度极快地向东奔去。

      “卖狗的,水上飘!”

      朱天赐没想到他的合伙人还有这一手,向西望去,只见一条水浪已经快速接近,已经在二三里远的地方,当下不敢再耽搁,纵身而起,发动了疾风术。

      很快,他超过彭世月,在空中招了招手。

      彭村长一脸的郁闷。

      飞了约五六里,朱天赐法力耗尽,向江中落去,这时回头望去,却再也看不到他们的藤筏,江面也平静了下面,那条大鱼似乎并没有继续追来。

      彭世月仍在江面上狂奔。

      朱天赐很是服气,老彭比他更耐久!

      虽然这水上飘的功夫想必也是种法术,但不仅消耗法力,也颇费力气,彭村长显然比他体力更好。

      “扑通!”

      朱天赐落入浩江之中,江水冰凉,激得他一个冷战,急忙服下一粒精元丹恢复法力。

      不一会儿,彭世月飞奔过来,脚下一缓,也沉入水中,急促地喘息起来。

      朱天赐哈哈大笑:“你怎么不跑啦,接着跑啊!”

      彭世月喘了好几口气,才愤然道:“你就会看我的笑话!”

      “彼此彼此。”朱天赐笑道:“歇会吧,大鱼不见了。”

      彭世月摇头:“我猜,它不会那么轻易罢手,或许正从水底向咱们潜过来。”

      朱天赐一惊:“那怎么办?”

      彭世月脸上阴沉:“实在不行,就干掉它!”

      “我可没这本事,看你的了。”朱天赐急忙推脱。

      “你这小混蛋!”彭世月骂道:“我看你干掉那条大蟒跟玩儿似的,一条鱼而已,你怕什么?”

      朱天赐忿然道:“我是被妖蟒吞进肚子里好不好!当时差点死翘翘,可不敢再玩一回鱼腹求生。”

      彭世月无奈地道:“好吧,咱们先歇一歇,如果它真追来了,咱们接着逃。”

      他也取出一枚灵丹吞服下去。

      过了一会儿,周围并没有什么动静,但江面似乎在快速上涨。

      彭世月陡然变色:“快走!”

      他纵身冲出水面,踏浪而行,速度比之前更快。

      朱天赐已经猜到,大鱼可能就在他的脚底板下面,正向他冲来,他顾不上在水里,立即发动了疾风术,带着一团水花冲上半空。

      这时,一张足有几十米宽的巨口破水而出,像个地狱裂缝一般,张开一个大大的黑洞,向上吞噬而来,边上有两排森森的利齿。

      “我日!”

      朱天赐暗骂,在水中发动疾风术,大大迟缓了他的速度,眼见无法避开,他心中一横,引动丹田精气团。

      极暴技+寒冰术!

      一道极寒的蓝白之气向下延展开去,然后朱天赐被一大团坚硬的冰块撞得高高飞起,接着再次坠入冰凉的江水之中,只觉疲倦之极,只想睡去。

      他强打精神,再次服下一枚精元丹。

      上次服下的精元丹的精气还没有完全化开,再服一粒不仅浪费,可能还会有冲突,但他已经顾不得了。

      这时,彭世月听到后面的动静,奔跑中转头,然后拐弯,绕了个圈又奔了回来,纵身一跃,跳到一座小型的冰山之上,向下看着被冰封在里面一动不动的大鱼,啧啧大赞:“就知道你有绝招!老舍不得拿来用,现在可好,咱们有船了,不用再废力气回去造木筏了。”

      朱天赐倒被自己的杰作惊得呆了,他是担心普通的冰盾术挡不住这么大块头的妖鱼,才不得已引动极暴技来增幅,目的只是不让大鱼吃掉,先过这一关再说,哪想到极暴技竟然有如此的威力,竟然将整条大鱼做成了一个巨大的冰盾,足有直径上百米的大冰坨。

      看来这段时间他的功力又有所增强。

      他慢慢游到冰坨边上,伸出手:“拉我一把。”

      彭世月顺手把他拎了起来,笑道:“消耗不少吧,别担心,有我呢,你就好好恢复。”

      这种情况一看就明白,想必是施展了某种增幅秘技,过后总有一段时间的虚弱期。

      朱天赐担心地道:“冰块终究会化开,没有桨,咱们怎么划过去?”

      “放心吧,看我的。”

      彭世月说着,手一推,一道劲风卷起巨大的浪花,同时将冰山推得向西飘去。

      他解释道:“这种手段消耗不小,我原本是想等必要时再用,现在不得不用上了。”

      朱天赐暗赞,这种风系法术并不是很高明,却很实用,看来这位彭村长为了此行进行了充分的准备,他一言不发,站在冰上冥想,努力压服体力乱窜的精气。

      同时服用两枚灵丹果然不行,会造成精气的混乱。

      彭世月每隔一会儿,就发动一次法术,给冰山加速,缓缓向西飘流。

      如此行了约三个小时,冰山已经渡过一半的浩江,西侧的山峰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看不到顶。

      朱天赐慢慢地缓过来,但法力全无,已经发动不了法术。

      之前的危险时刻,他也想着用牛妖的妖丹来发动极暴技,使自己好保留足够的战力,但当时太急,根本来不及,他只好使用自己最熟悉的自身丹田精气茧。

      现在,他有些发愁,就算顺利到达对岸,又如何登上山口,无望峰山口显然不可能与江面平齐。

      虽然他还保留着利用牛妖妖丹发动极暴技的机会,但那是来救命的,不能轻易动用。

      这时,脚下的冰坨已经慢慢溶解,里面的大鱼的眼珠已经能缓缓转动。

      朱天赐不耐烦地喝道:“别动,不然我先宰了你!”

      大鱼的眼珠立即停止翻动。

      朱天赐倒是一乐:“这是一条高级妖鱼,已经可以听懂人言,说不定不久就能化形,成为鱼妖。”

      彭世月嘿嘿笑道:“这样也好,省了麻烦,我原本打算,如果它不老实,就打个洞进去,把它鱼鳔取出来,当成鳔葫芦舟,看它这么听话,就免了吧。”

      他这是故意吓妖鱼,如此庞大的坚冰,打个洞进去并不容易。

      朱天赐跟着大笑,心情舒畅了一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