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十年app十年出品入口

      听完女儿的解释,北原贤人愣了片刻,不敢相信的又问了一遍。

      “我毕业后没去上大学?”

      “对!琴音姐说过,爸爸明明拿到了东艺的录取通知书,但不知道为什么,却在最后关头放弃了升学,高中毕业就踏进社会工作。”

      北原贤人慢慢拧紧了眉毛,这很不对劲。

      依他的计划,绝对是铁了心要上大学的,如果一个普通高中生不上大学,又没有一技之长,家里还没资本支持创业,口才再不好,做不了销售,那么毕业以后,基本只能去餐厅等服务行业打工,或者送送外卖,靠卖力气挣钱。

      北原贤人自持上辈子的音乐特长,就算不上大学,也有能力做音乐家教,但高等艺术院校出身的音乐老师,和高中学历的音乐老师,哪个竞争力大,哪个挣钱多,一目了然,这才是他铁心上大学的核心动力。

      很奇怪,奇怪至极。

      北原花谷担心的看着爸爸,倒了杯温水。

      “未来的爸爸,很可能在剩下的高中两年遭遇了一件事情,所以才放弃了升学。”

      “如果可以找出令爸爸放弃升学的事件,并阻止它发生,爸爸未来的命运就能彻底走上另一条路,才能找到打破命运引力的机会。”

      北原花谷顿了下,慢慢露出了遗憾的表情。

      “但花谷不知道爸爸高中时代的具体经历,琴音姐断断续续吐露过一些,可那时候花谷还很小,已经记不清楚。”

      “不过花谷会努力试着回想。”

      北原贤人看了眼时钟,已经夜晚十点,“早点睡吧,这些事以后再说。”

      北原花谷轻轻点了点头。

      虽然搞明白了命运引力的前因后果,还知道了些未来自己的状况,但带给他的疑问却更多了。

      未来的自己,三十岁了依然单身,穷困潦倒,生活堪忧,并且那些黑历史,还疑似被人挖了出来。

      各种意义上,都可以说是人生大失败。

      北原贤人一时间也想不出个头绪,索性不再去想,日子总是要过下去,暂时走一步看一步得了,管它什么命运引力还是什么万有引力,既然已经知道了未来,他不信还能再翻第二次跟头。

      十三年后的车祸固然要担心,但如果只顾十三年后的事情,不考虑眼下实际,与杞人忧天有什么区别。

      花谷把吉他抱过来,“爸爸,再弹一首就睡觉。”

      他爽快的答应女儿,稍一考虑,为女儿选择首即使从没接触过古典乐的人,肯定也在生活中偶尔听过几次的曲目。

      《阿罕布拉宫的回忆》,此曲堪称古典吉他手的轮指噩梦。

      全曲采用轮指技巧长达四分钟,给人以“珠落玉盘”的听觉享受,所以也被称之为珍珠曲。

      曲子看似不难,没有用到复杂技巧,无非a、m、i指的快速弹奏——所谓的a、m、i指,即是无名指、中指、食指的指法简称——只要基本功够扎实,即可初步的“正常弹奏”。

      但想做到非常流畅、通透、圆润,表现出“大珠小珠落玉盘”的珍珠之音,那就非常不容易了。

      而如果更深一层,想演绎出阿尔罕布拉宫,历经沧桑,光芒不再,那份丝丝缕缕忧伤与凄凉,难度更是非同小可。

      总体来说,这是首入门难度不高,但却值得每一位职业古典吉他手去付诸一生埋头练习的不朽名曲。

      北原贤人抱起吉他,信手弹来,这首曲子他弹过不下一千次,所有细节早已稔熟于胸。

      淡淡哀伤韵味的琴声融化进空气里,他思绪不由慢慢飘了起来。

      莫名的想起了老唐。

      老唐是他上辈子的养父,爵士乐老炮,先锋爵士音乐人。听老唐朋友说过,老唐当年还做过川音学院的爵士乐教授和西方音乐史教授,后来查出晚期癌症,才选择了辞职,遵从男人的浪漫,一把年纪居然跑社会上玩起了乐队。

      受老唐影响,他从小就接触音乐,老唐喜欢爵士乐,但他更喜欢古典乐,高中毕业便下了学,加入老唐乐队,陪他走完人生的最后时间。

      直到老唐走的那天,告诉他,希望他能去大学完成学业,他也很听话,老老实实履行老唐的临终遗言。

      虽然下学多年,文化课不行,但作为老唐的亲传弟子,凭借自身出色的音乐素养,和一手漂亮的古典吉他技巧,嗯,老唐那些神出鬼没的人脉也很关键,最终被上音学院破格录取,成为现代乐器和打击乐器系的一名大一学生。

      之后嘛,稀里糊涂就开始了这一世的人生。

      不知不觉,四分钟的曲子很快结束。

      北原贤人收回思绪,放下吉他,轻轻揉了下女儿的小脑袋,“快去睡觉。”

      ......

      “起床了爸爸,已经七点二十分了呢。”

      酥酥麻麻的温热气息流过耳孔,北原贤人慢慢睁开眼。

      七点二十分?

      我不是为了给花谷做饭,定了六点钟的闹钟吗?

      北原贤人坐起来,疑惑的摸起手机,花谷嘿嘿一笑,撒腿跑下楼。

      她什么时候给我改的时间.....北原贤人无奈的叹了口气,瞥了眼枕边早已叠好的衣服,动作麻利的换衣下楼。

      一如昨天,花谷已经站在灶前忙碌,听到脚步声,她侧过头,朝北原贤人露出两个灿烂的小酒窝。

      离家上学前,花谷同样又一次叫住了他,爬到椅子上,给他正了正根本不歪的领带,柔声细语道:“路上要小心。”

      “花谷在家等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