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所伸手在线

      一股股能量从眉心涌入体内,苏弦就感觉整个身体在燃烧,想要反抗,却发现自己要被禁锢住了,这时明晨说道:“不用紧张,我不会害你的,只是给点东西。”

      这几天明晨在与玄月的聊天中知道,星灵诸王都有一种能力,是一种被称为“赐福”的能力。这世间所有的力量都来自于“不朽丰碑”,而继承“不朽丰碑”核心能力的诸王,自然也可以做到。

      诸王将自己的力量注入来人体内,让力量与之融合,融合后就会获得与赐福诸王相应的能力,同时各项能力都会有质的飞跃,被赐福的人就被称为“神眷者”,而神眷者才是诸王真正的心腹。

      目前明晨还为真正觉醒力量,对于这种能力的记忆,也是微乎其微,所以现在的他做的“赐福”是不完整的,但是还是或多或少的有点提升,之所以会这么做,也想到苏弦可能要面对很多敌人,想让她提高点自保能力,同时也是留一手保险,万一要是对方起了歹心,反过来伤害自己与孩子们,也好有一个应对。

      良久后,明晨将手从苏弦的眉心拿开:“感觉怎么样?”

      缓过神的来的苏弦,立即查看了自己的身体,随后惊喜的说道:“这也太神奇了!”

      说完抬头看向明晨:“阁下您到底是什么人?”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已经不是人类了!”

      ······················································

      与此同时,陆继庆与史鸿海正在垃圾处理站里,听着手下的汇报,今天下午大量侦察员来到此处,展开了地毯式的搜查,结果还是一无所获,对此状况陆继庆与史鸿海,决定亲自来看看。之后二人到来后,就再次查探了一番,也是毫无发现。

      听完汇报后史鸿海说道:“还是没有什么线索,难道她真的已经离开这里了吗?”

      “不可能!”陆继庆立即否决道。

      “她一定还在这里,目前看来她是一直在转移自己的据点,这样我们才一直找不到。”陆继庆继续分析道,他始终肯定着自己的判断。

      一旁的史鸿海眉头紧锁:“老陆,你的理由是什么?”

      陆继庆回道:“直觉!”

      闻言史鸿海立即瞪大双眼:“胡闹!老陆。你太武断了。”

      “我没有胡闹,我是认真的。海哥相信我。”

      史鸿海有些犹豫,不知道该说什么:“可是......”

      陆继庆坚定的说道:“我不能让大伙都白白的牺牲,那个异人我一定要抓到,所有的异人都该死,你难道不行给小张他们报仇吗?”

      良久后,史鸿海叹了一口说道:“好!我就信你这次。那接下来怎么做,现在线索都断了?”

      “我在想如果我的推理是对的话,那那着些人转移的时候,一定留下了线索,即使是他们离开时会处理痕迹,但下一定会有他们遗漏的东西。”陆继庆边说边四处张望,这次他要一个人去勘察,即使要花再多的时间他也不在乎。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陆继庆已经不知道自己寻找了多久,史鸿海也一直被在他的身旁,现在他只能相信自己这位战友,最终陆继庆在一片废墟前停住了,史鸿海疑惑的看着这片废墟说道:“这队废墟有问题吗。”

      陆继庆没有说话,而是上前在这片废墟中翻找,见状史鸿海立即跟了上去,刚想询问事情的原由,就听陆继庆传来无比兴奋的声音:“我找到了!海哥!就是这个!”

      “你发现了什么?这个废墟和其他有什么不一样吗?”看着这片没有什么特别的废墟,史鸿海实在想不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陆继庆立即拿起一块铁皮残块说道:“这片铁皮你看出什么不同吗?”

      “这就是一股普通的铁皮啊。”

      “不!他很特别。这块铁皮的正面,布满了污渍与铁锈,但是他的另一面却很新,如果是这里废弃的铁皮,那它的正反面应该都是锈迹斑斑的,而且不单单是这一面,这片废墟中所有的铁皮,都是这样的。”陆继庆指了指身后的废墟,将自己的分析说了出来。

      一旁的史鸿海,目光突然明亮了起来说道:“这些铁皮是搭建简易铁皮房的材料,也就是说,这里之前有一座铁皮房。”

      陆继庆说道:“没错,而且还是近期被破坏的,也就是说了有人想掩盖,这里有人生活过的痕迹。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那些异人的据点。这个就是对方遗漏的线索。”

      想到这史鸿海还是觉得有些心里没底:“那你有多少的把握?就算事情就像你推理的那样,我们接下该怎么做,我们还是找不到他们。”

      将手中的铁片扔到一旁,陆继庆用十分严肃的眼神看向史鸿海:“等!”

      “什么?”

      陆继庆继续说道:“现在正如你所说的,我们没有线索去寻找那些人,并且他们可以提前转移据点,也就是说那些人可以观察我们的动向,形势对我们很被动,我们能做的事就是等待,等他们露出破绽。”

      史鸿海无奈的谈论一口气:“哎!现在也只能这样了,那要在那里等啊?”

      陆继庆双眸微咪,转身看向身后的废墟说道:“就在这里!”

      ·····················································

      第二天清晨,明晨拖着疲惫身体回到了住处,昨晚明晨又是隔断空间,又是“赐福”,这一系列的事情让明晨消耗大量精力,现在明晨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看了一下空无一人的大厅,明晨径直走到沙发上躺下,想了想这个时间玄月应该还在睡觉,自己就不去打扰对方休息了,不然容易有生命危险,随后明晨就闭上双眼,进入了梦乡。

      明晨醒来后发现已经是傍晚,晃了晃还是有些昏沉的脑袋,迷茫的看了一下四周,明晨觉得有些怪怪的,感觉少了一点东西。

      “不对啊,玄月居然没有叫我起来给她做饭!什么情况。”

      想到这,明晨立即明白是那里不对劲了,于是明晨起身走向自己原来的卧室,来到门口发现房门是已经打开的,向屋内看去屋内空无一人。

      “什么情况?她是出去了吗?”

      对此明晨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倒不是担心对方安危,只要她不想,这个城镇是没有人能发现她的。

      难道她开始大破坏了,一想到这明晨浑身一个激灵,赶忙走到窗边,查看了一下外面的情况。从窗户向外望去,街道上一片祥和没有任何骚乱,见状明晨立即松了一口气,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不过现在也不是苦恼这些的时候,因为目前有一个问题,他必须马上解决,那就是汉斯之后生活的补给品,明晨不知道该去哪寻找,虽然城镇灾后重建了一段时间,但是目前还是禁止个人购买大量物资,这下明晨就有点犯难了。

      实在不行就只能去隔壁城镇采购,不过这样的行为容易让人起疑,更何况自己之前还是官方的怀疑对象,一般这个时候明晨就会找莫天擎,让他当一当自己的挡箭牌,但是这几天这两兄妹,被他们父母带去集训了,这让明晨一阵无语,无奈感叹:“这两兄妹,平时不怎么需要的时候天天来,现在到了需要他们的时候,又不见踪影。”

      不知不觉天色逐渐变暗,也到了吃晚饭的时间,饥饿感不断传来,明晨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便走向厨房准备给自己做一点吃。

      一阵忙活后,一顿简易的晚餐就做好了,明晨也随便帮玄月做了一份,坐在餐桌前明晨看着自己做好的晚餐,却迟迟没开动,他在想要不要等一下玄月回来再吃。

      这个念头刚一出生,明晨浑身打了一个机灵:“我去!怎么回事啊!我为什么会这在意她啊?”

      这时明晨脑海突然涌出一个片段,这是一节正常的班会课,班主任正在对着全班同学说话:“如果某一天,你们在为一个人的举动而茶饭不思吗,在为一个人的言行而心神不宁,那么恭喜你!你恋爱了!”

      明晨:“.....................................”

      明晨十分焦躁的搓着自己的头发,他现在有些抓狂了,为什么自己的脑子会冒出这个记忆,“爱情”这个事情太荒唐了,这个想法简直疯狂。

      良久后,明晨也冷静了下来,开始思考自己对玄月,到底是什么心态,或许是星魂的原因,亦或者是自己记忆的原因,自己对玄月就是有一种莫名亲切感,很难想象自己居然和一个刚刚认识的陌生人,如此放的开。

      自嘲的笑了笑。或许自己真挺在乎她的吧!想想自己在遇到玄月之前,每天也是一个人回家,可能是一个人久了吧,已经习惯孤独。直到那天一个人的出现,就这样闯入自己的生活,从那天起生活也不再怎么单调,自己也开始慢慢改变许多。

      “或许我已经习惯她在自己身边吧,现在又回到从前的生活,还真的有些不习惯啊。”

      将做好的晚餐放入保温箱中,随后明晨就披上外套走出来大门。

      “哎!都这么大的人了,吃饭还要人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