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士网

      穿过廊桥,孟川已经是吓得脸色有些发青了。

      他这副状态让夏凤都有些担心,建议孟川不要再进行下去了,雨雪砚在一旁也表示同意,别因为逛个鬼屋把命给逛没了,那就闹大笑话了。

      然而“猛男”孟川死活不同意,坚决地要去鬼怨楼看一转,克服自己心中的恐惧。

      看着他这样坚持,夏凤都也不再说什么,而是对雨雪砚点点头。

      雨雪砚见夏凤都点头,也不再劝下去,大家都快是成年人了,既然你做了决定,之后的后果就得自己承担。

      三人朝着鬼怨楼所在的区域走去,穿过长长的地道,来到一大片灌木草地,在那灌木草地末端是一座五层高的木楼,在黑暗的环境中显得格外的阴森。

      那一楼门前还有一棵苍老的槐树,明明什么都没有,但那槐树上的几片叶子却无风自动,摇摇欲坠。

      三人走在着没有虫鸣,没有鸟叫的寂静环境中,心中都不由得有些打起鼓来,好像下一刻就会有什么东西从黑暗中扑出来。

      慢慢走到楼前,只见那一楼入口的木门上斜划着几道歪歪扭扭的带血痕迹,夏凤都仔细观察,那一条条划痕赫然组成了几个大字:活人莫入!

      夏凤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他总觉得那痕迹不是用东西刻出来的,更像是一个竭斯底里里的女人用她的手指抓成这样的。

      不过他没有把自己想法说出来,他怕说出来孟川今天真得躺在这儿走不动道了。

      三人没理会那门上的字,将门推开便向楼里走去。

      这鬼怨楼的玩法就是找到这楼里怨鬼产生怨气的原因,结果三人在一楼晃悠了好一阵,什么也没有找到,连鬼的模型人偶都没一个。

      聚在一起,三人有些面面相觑,夏凤都有些无奈,按理说以他和雨雪砚的心细程度,这种简单的游戏只要有线索马上就会给他俩给串起来。

      结果呢?连一个线索都没有,从根本上杜绝了两人发挥才能的可能性。

      “去二楼吧,现在什么也找不到,只能往上走着看了。”雨雪砚摊了摊手道。

      夏凤都和孟川对视一眼,都点点头表示同意,按方向提示走到楼梯口,三人才发现这楼梯口竟然也有扇门,三人将门一推开,赫然发现根本不是楼梯,而是一面巨大的镜子。

      “这提示也是错的。”夏凤都翻了个白眼,敢情弄半天他们连进二楼的入口都还没有找到。

      雨雪砚刚要接话,孟川却盯着镜子突然一声尖叫,只见那镜子中的孟川竟然开始笑了起来,那嘴角裂开的弧度让人触目惊心。

      夏凤都和雨雪砚连忙朝着镜子中的自己看去,结果更加离谱。

      镜子中的夏凤都坐在地上,正将手伸进自己的肚子,一把扯出肠子后直接便朝着嘴里塞去,像极了饿死鬼。

      而镜子中的雨雪砚,爆开的眼睛中一只只小虫不断从里面蠕动着爬出,两只手直接大把大把地将连着头皮的秀发给撕扯下来,血沫漫天飞舞。

      两人看得有些倒胃口,只感觉肚子里的酸水一个劲儿地往喉咙里边冒。

      “走走走,”夏凤都强忍着想要呕吐的冲动,拉着孟川就往外走,雨雪砚也赶紧跟在两人的后面。

      说实话,夏凤都这些习武之人谁没见过血,都做好了杀人的准备。

      可这恶心的有点过头了,哪有特么自己吃自己肉的。夏凤都有些佩服一楼的设计,从游客在什么也没有发现而放松警惕,判断只有下一楼才会有线索,从而轻易地让人相信了那一个个通向所谓的楼道口的暗示。

      这一连串的设计完美地把握住了进入这里的每一个人的心理。

      ……

      在三人强忍着恶心往上走时,三楼的某个角落里,一个黑袍男子拿着一把细小的笔刀轻轻抹除着骨珠上的镇封符文。

      只是那画面有些奇怪,那黑袍每次快速地刻下一笔,就会立刻转头干呕一声,就这么反反复复地进行着这两个动作。

      “呕!”男子再次干呕一声,抹了抹微微泛泪的眼眶,从骨珠上除掉了最后一个符文,随后便拿着笔刀对着脖子一抹,化成一摊如墨的影子。

      只见那骨珠在最后一个符文消失的瞬间炸裂成粉末,一团血雾突兀地出现在黑暗中,越来越浓……

      ……

      另一边,夏凤都三人也已经来到了三楼。

      刚进三楼,孟川就摸了摸手臂:“我怎么感觉这第三层格外的阴森啊。”

      雨雪砚也皱眉道:“我也是,那股心神不宁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夏凤都没说话,只是看着两人点了点头,示意他也同样如此。

      “注意一点吧,这第三层,有古怪。”雨雪砚压低声音提醒道。

      夏凤都依旧是微微点头。

      但他自己内心非常清楚,他心中的不安恐怕要比两人强得多,只是他并没有把那股子没有源头的焦虑说出来。

      夏凤都很清楚,在这种环境下显露出胆怯,只会加深同行之人心中的恐惧。

      三人小心翼翼地四处搜寻着,这时,夏凤都向着左前方随意地瞥了一眼,整个人都僵直在原地,心脏开始不争气地快速跳动起来,一瞬间,脸上冷汗密布。

      孟川和雨雪砚顿时发现了夏凤都的不对劲,也顺着夏凤都的视线望了过去,这一眼下去两人和夏凤都无二,身形同时顿在原地。

      远处是一道瘦削的红白相间的身体,红是肌肉,白是筋膜,那椭圆的脑袋上长着两对黑色的眼睛,头顶着一个由骨架层叠交错而成的斗笠。手中还拿着两把骨头做的弯刃。

      “那是真的吧。”夏凤都轻声说道。

      孟川之前还怕得不得了,结果这时候见到真鬼了反而淡然起来,反正估计是难逃一死了。

      孟川咬牙切齿地说道“夏凤都,你真牛哇,买个软玉能买到真的,来鬼屋游玩也能遇见真的。”

      夏凤都脚步微微后挪:“碰见真的和我有什么关系,与其在这里怨天尤人,还不如想想怎么办吧!”

      孟川一看夏凤都脚上的微动作,顿时心领神会,身子也开始朝后仰:“那你说怎么办?”

      “怎么办!跑!”看着远处的恶鬼猛然抬头像三人的方向望了过来,夏凤都大喝一声,带着孟川转身就跑!

      至于雨雪砚,就算再聊得开也不过是今日一见,萍水相逢的人罢了,至于她的身份,留给那个鬼去猜吧。

      此时的夏凤都瞬间便做出了决定,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