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app不能用了?下载

      司机不说话,还是通过后视镜和她对视一眼。

      这一举动让陈安墨彻底确定了自己身处在一个怎样的环境下,她赶紧去开车门,但是现在哪儿还有机会啊,两边的车窗早就锁死了。

      “救命啊,救命啊。”陈安墨拍打着车窗朝着外面歇斯底里的叫喊。

      下一刻,半开的车窗也彻底关上了。

      陈安墨吓得腿都软了,她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居然会发生在她身上。

      车子在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停下,旁边的草长得都要有人这么高了。司机开门把陈安墨拖下去,她那点力气的反抗基本可以忽略不记。

      “我求求你放过我,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我把我所有的钱都给你,求求你别伤害我。”陈安墨哭得泣不成声,死死扒住车门不放。

      天真的小女孩以为拿出自己所有积蓄就能逃脱魔爪,殊不知,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妹妹你别着急啊,哥哥我马上就来满足你。”恶心的男人冲着陈安墨笑,色迷迷的眼神一个劲的往她身上扫。

      陈安墨再次看到他这笑才反应过来,这哪里是笑得憨厚啊,明明就是不怀好意的奸笑,她当时怎么就眼瞎没看出来。

      趁着恶心男人脱衣服的空挡,陈安墨猛地推开他就要跑,男人被推的一踉跄,摔倒在地。可是穿着高跟鞋的陈安墨刚跑没两步就被后面的男人追上来了。

      “你这个贱人,居然敢推老子,我看你就是欠教训。”变态司机说完就甩了陈安墨两巴掌,打的她脑袋晕乎乎的。

      他上手就要来把扒陈安墨的衣服,陈安墨那点力气根本就阻止不了,很快她身上那件薄外套就被扒掉了。她里面穿的那件短袖,此刻也快被撕得稀碎了。

      陈安墨用尽自己身上每一分每一点的力气去抵抗。这期间坚硬的拳头五次砸在她身上,她的头被按在地上摩擦两次,两边脸颊被打得火辣辣的疼,强壮的身体压住她的手,她似乎还听到了咔的一声,胳膊处传来了锥心的疼痛。

      陈安墨眼泪都哭干了,她绝望的闭上眼睛,逃不出去了啊。

      然后她并没有等来她意料中的施暴,反而是远处传来了打斗声。

      哦不,应该是司机一个人被打。

      得到解救后,陈安墨缩着身子躲在一块大石头后。

      灰暗的灯光下,陈安墨看不清那个救她的人是谁,只知道他出拳的动作干净利落,招招狠厉,在陈安墨看不到的角度,这个男人看向司机的眼里全是毁灭的疯狂。

      司机像个沙包,被他一下又一下的拳头打在脸上,没一会那个司机就被打得鲜血横流,一动不动。

      陈安墨在石头后面看完整个过程,说实话她没想要组止,就算是闹出人命。

      毕竟这荒郊野岭的,她被强奸了没人会知道,同样的一个人死了也不会有人知道,她凭什么去同情一个要毁掉她一生的人。

      最后踢了那变态司机一脚,确定他还没彻底没气,男人走到陈安墨身边想去拉她起来。

      陈安墨往后一退就要躲开他的手,男人不介意的收回手:“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

      等这个男人蹲下来和陈安墨同一条水平线了,她才看清楚这个救她的男人是那天在公司被她泼了一身咖啡的男人。

      她后来打听到,他叫蒋森尧,是蒋氏集团老板。

      待她眼里没了惧怕之色,蒋森尧才脱下衣服包裹住她,把她从地上扶起来。

      “你别怕,我现在送你回家。”蒋森尧对陈安墨的一言一行极尽温柔,看向陈安墨的眼里全是暖意,刚刚那个嗜血般的男人像是个错觉。

      陈安墨身上的衣服早已没多大作用,炎炎夏日就算是在夜晚也不会太冷,但陈安墨此刻就是感受到了如冬日般的寒冷,这件衣服给了她最大的温暖。

      陈安墨跟着蒋森尧上了车,车子平稳的行驶在大路上,直到进入市区满大街的霓虹灯光芒四射,陈安墨才从紧张的心情中放松下来。

      “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蒋森尧开口,把陈安墨的视线从窗外拉到了他身上。

      “一直往前开。”哭的太多了,陈安墨的声音都是沙哑的。

      蒋森尧没有只言片语是询问刚才那件事的,这让陈安墨着实松了一口气。

      一路上在没有什么话说,蒋森尧倒是转过去看了她好几眼,但她无一列外都在看窗外。

      “停车。”等到了一个不太繁华的街道,陈安墨才叫停。

      这个时候她才敢直视蒋森尧:“今天真的很谢谢你。”

      陈安墨眼眶里蓄满泪水,两个大眼睛看着蒋森尧真诚的表达谢意。两个小脸被打得微肿,红通通的挂在陈安墨脸上,看的让人心疼。她知道他这种人什么都不缺,除了说感谢,也真的找不到还有什么能表达自己谢意的。

      陈安墨小脸精致,因为先前的事脸上沾上些污渍,特别是鼻尖上的一点泥渍,让她看起来特别像只受了委屈软萌软萌的小猫。

      窗外霓虹灯照进来,五颜六色的映在她脸上,衬托得她像只被主人抛弃的小野猫,等待着被好心人收养。

      “没事儿,你回去好好休息。”蒋森尧又有片刻愣神了。

      陈安墨下了车就快速的往前走,消失在一个拐角处。

      彻底看不到她的身影了,蒋森尧才开着车子离开。

      过了几分钟,确定蒋森尧真的走了,陈安墨才从拐角处重新走出来。看了眼他离开的方向,朝着另一个地方走了。

      十几分钟后她在一幢老旧的楼房处消失了身影。

      陈安墨在南城的家在这幢楼的第三层,五十平的户型,两室一厅一卫一厨,她和另一个女孩子一起租住。

      打开门屋子里漆黑一片,墙上闹钟在三点整的地方响了一下。陈安墨没开灯靠着感觉寻到自己的房间,一走进去就马上锁上门。

      陈安墨的身子靠着门板慢慢滑下去蹲在地上,她把头埋在臂弯里,压抑的哭声渐渐响起来。

      大学毕业后她不顾父母的反对留在了寸土寸金的南城,一路顺风顺水还进了南城最大的公司,今天应该是她22年人生中最大的挫折了。

      果然,痛苦的事总比快乐的事更能让人记住一辈子。

      翌日,陈安墨起的很早,也可以说她是一晚没睡,从凌晨三点睁眼到早上七点。

      脸上的红肿好的差不多了,遮掩了下满脸的疲惫,早上八点半陈安墨就到了公司,打过招呼就做到了位置上。环顾四周,办公室的人都来齐了,今天她是最后一个进来的。

      秘书办就在总裁办公室的外面,设有两个分区,行政部和管理部。行政部有三个男助理两女个秘书,出差跟随,酒局挡酒,协商文件,策划活动,可以说无所不能。

      行政部的人高学历,高颜值,高工作效率,总之就是很厉害,陈安墨就很向往成为那里面的一员。

      她所在的管理部负责接待客人,管理行程,协调时间,整理资料等琐事,管理部本来是三个女秘书的,但在陈安墨来之前,她们一个生孩子去了还没回来,一个被调到其他部门去了。现在只剩下一个陈姐和她这个因人手不够捡漏而来的人了。

      陈安墨最钦佩秘书长赵悦冉,哈佛毕业的高材生,情商高智商高工作效率高,长得漂亮身材还好,27岁就做到了秘书长的位置。

      赵悦冉比陈安墨还早的就来了,坐在离总裁最近的地方已经开始一天的工作了。

      有着这样一个秘书长做榜样,陈安墨突然就觉得嘴里的早餐不香了。最后再吃一口,就扔进垃圾桶出了茶水间。

      陈安墨想快速投入到工作中,奈何昨天的事对她影响太大,在她做事的时候时不时的冒出来打扰一下。

      她不知道那个司机死没死,一整天都在关注社会新闻,要是被人发现他死了,迟早都会查到她这儿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