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牌屋第三季迅雷下载

      不敢贪杯误事,至申时唤了茗烟儿回了府。

      刚踏入二门,便听屋内一阵吵闹。原是贾玉琅的奶嬷嬷,赵婆子正板着脸叉着腰和晴雯对势起来,实力不相上下。

      只见一会功夫,晴雯就败了阵仗,委屈着说:“我才来多久,哪晓得什么赵嬷嬷,王嬷嬷,我只管屋里。爷说了少不得一样,便是桌上一盏茶,一块饼也不行,赵嬷嬷有理,等爷回来诉去便是。”

      赵嬷嬷一听这丫头难缠掘强,登时不满,喷着唾沫登脸直啐:“以前琅哥儿屋里的丫鬟,哪个敢这般跟我讲话,我三五月才来一趟,如今儿拿点饼,吃几口茶也舍不得了。还没当姨娘呢,倒是比姨娘脾气还大了,后边儿的赵姨娘,都不同我这般说话,我且告了太太去,这样的丫鬟,哪留的。”

      贾玉琅最是烦这些鸡皮小事,也对这个赵嬷嬷没什么感情。敢情这府里奶大哥儿的人物,都真当自己是半个娘了不成?他宝玉让的这些,我可让不得。

      便是直接往里走,横着眉毛,冷冷看了一眼,赵婆子一见玉琅脸色不满,嘴里的大火也退了,往门后一靠委屈道:“琅哥儿,回来了…”

      “怎么回事?”贾玉琅没有理会婆子,反先问了晴雯。晴雯红着眼,把事情道了来龙去脉。又让她去里屋烧茶,等晴雯走。

      这才略带怒气对着赵嬷嬷说:“我当什么大事,晴雯说的不岔,全是我说的。别管什么太太,老太太,我屋里的丫鬟,谁敢撵了去?嬷嬷也别倚老卖老,吃口奶就当自己是菩萨供着,吃谁的奶不是吃,没事就去了吧,你老已经修身养性在外,又有两三个孙儿。下次再欺负我屋里人,我顾不得往日恩情,先折了你孙儿的腿。”

      赵嬷嬷一听,忙回了好几个是是是吓的脖子一缩弓背而逃。

      见赵嬷嬷走了,晴雯方抿嘴笑着出来:“还是二爷唬的住人。”说着已经倒了一碗茶递来。

      又转身取了剑,这剑已经开了刃,不过终究是个小孩玩物。比不得真正宝剑顺手,也就拿来练练用,太轻了一些。

      每日一早除了把系统任务完结,便是等着倪二消息。一月如梭,转眼到了月底。

      贾玉琅是被“叮”的一声,唤醒的。

      比起上一个月,自身的力度和灵巧度有了大幅度提升。普通人一拳挥来,在他眼里如同放慢了几十秒。

      【霸王枪二十六路】

      至于这次的奖励,则是一本霸王枪谱。屋里有个兵器间,正巧有一把梨花枪,倒也顺手。捡了一处无人地,先把越女剑耍了一遍。在细细琢磨霸王枪谱。

      莫约看了半柱香的时间,记了一些招式,这才起枪刺出。

      这枪法精湛,每一页都配有图画招式,每看一页来就仿佛图里的小人如电影般在眼前灵动起来。

      有了感觉,又试了拦、拿、扎、挑、刺、穿、劈、横扫、回马枪、等单招。配合自己的力度,枪出如镖,扎枪一条线。枪摆龙蛇现,连环银光刺,尖挑破山河,跳劈开三路,一扫定乾坤。兴致一起,便是把这些招式在口内念着,耍的有模有样起来。

      “气达聚枪顶,横管如风雷。”停步收枪之际,一股短劲儿回抽,只听“啪”的一声,梨花枪段为两截。

      果然这等奇书绝术,这些凡兵冷器撑不住。就连那把开刃宝剑,在耍了一段日子下来,也是缺了好几道口子。

      唯一的好消息是,倪二那边终于安排妥当,共收了五个孩子。皆养在京城一间三进小院里。请了一个有些名气的镖师教养。

      贾玉琅去时,正巧五个孩子在扎马步,踢腿训练。见他来,倪二笑着迎了,又对那镖头介绍。

      镖头姓肖,今年三十五左右,生的高大威猛,黝黑粗犷。三年前伤了双手胫骨已经使不出力,如今已经不在这行里混饭。寻了个给赌坊看摊子的活儿,倪二常出入这些地,与他熟。便请了来,每日教个一二时辰。听闻这少年公子乃是荣国府里的哥儿,肖大忙拱手不敢大言。

      随意说了几句。

      贾玉琅又把重心看在几个孩面上。五个孩子年龄最大的十二,最小的九岁。身材黄瘦,脸庞凹陷,身上新旧疤痕触目惊心。因为每日训练,又是滚地又是翻高,一脸的黑土白灰已分不清模样来。又问倪二,这些孩子家世如何。

      倪二不曾说谎,把几张卖身契拿了出来,照着人一一说:“这孩子家里是大同来的,两年前遭了贼寇,死绝了,就剩他一个成了花子,也是个毅力强的。一路捡吃挨饿,寻来了京城讨活。今年十二,这一个今年十岁,家里娃太多,又是个哑巴,周岁就丢了的。这个…………”

      贾玉琅听得仔细,见几个孩子有些怕他,眼神闪躲着不敢瞧。

      又对这些孩子说:“跟了我,以后吃香的喝辣的,现在苦是苦了点,日后苦尽甘来。难道还有人想一辈子当花子,或者被人卖来卖去,只要忠心,什么事我都好说。你们有些人有家仇,以后跟我立功,成为堂堂男子汉,那些个贼寇杀个痛快。”

      又对倪二说:“还劳烦倪二兄请个婆子照顾,给他们洗洗,吃饱一些,就这瘦皮猴,一拳下去就没了。”

      “以后我每月来查看一次,不听话的,表现不好的,就哪来回哪去,可不像这般有吃有住舒服。”

      稍大的那孩子听了,犹豫半响鼓着勇气说:“以后跟了爷,当真为我报仇杀贼寇?”

      “你倒是有勇,不假!”贾玉琅略带欣赏看了看这个最大年龄的孩子。

      这些孩子名字都是什么狗儿,柱子,草根什么的又不好记住。心下取了一些好记得,从第一个最大的一一说:“以后就按年龄来,你叫阿大,啊二,啊三,啊四,小五。你们以后就是亲兄弟一般,要互相信任帮助。”

      几人忙点头应下,话说贾玉琅真不会取名字,这样方便记。交待清楚,又同倪二出门吃了酒。

      遂想起晴雯的事来,反正也是闲着,先给晴雯过个生日。至于生日蛋糕,有鸡蛋面粉糖,制作也不算难。

      倪二得知,贾玉琅买鸡蛋,面粉之类的东西,要在安置几个小娃那厨房倒腾什么蛋糕。心下对这个贵族少年更是捉摸不透起来。

      进厨房这事,连他这种人都嫌弃,贾玉琅还有厨刨兴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